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周易参同契-无名氏注

2015-5-1 18:18|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5580| 评论: 0

摘要: 周易参同契注   经名:周易参同契注。原题无名氏注。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参校版本: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子部道家类所载俞玫《周易参同契发挥》(简称发挥本)。
周易参同契注
  经名:周易参同契注。原题无名氏注。二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参校版本: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子部道家类所载俞玫《周易参同契发挥》(简称发挥本)。
  周易参同契注卷上#1
  无名氏注
  周者,乃常道也。易者,变改之义。言造大还丹,运火皆用一周天,故日周易者。汞为日,南方离火属己,太阳之精为青龙。铅为月,北方坎水属戊,太阴之精为白虎。亦为丹砂为日,汞为月,故日月为易字。参者,杂也,杂其水、土、金三物也。同为一家,如符若契,契其一体,故日参同契。昔真人号日《龙虎上经》。龙者,汞也,汞是水银之别名也;虎者,金公也,亦丹砂。赤色日赤龙,汞白色为白虎。水银为湿银,故称白#2虎。后魏君改为《参同契》,托在《周易》,谓《易》者有刚柔、表裹、君臣、父子、水火、五行,其神丹不出阴阳五行,所以托於《周易》也。经者,常也。常经圣人传授,故日经也。所以,凌阳子於崆峒山,传与徐从事,徐从事传与淳于君。淳于君仰观卦象,以器象於天地,配以乾坤;以药象於坎离,配以#3水火,则为日月;以鼎象於大白,亦为镇星;以炉为城郭;余六十卦以定升降消息、阴阳度数、二至加喊、翻转鼎器,所以便造篇名《五相类》,类解前文,集后一卷,并前三卷,以表三才、鼎药,以象三光。第一卷以论金汞成形,日月升降;第二卷论增喊、十月脱胎;第三巷淳于君撰,重解上、下二巷,疑于始传魏君。
  乾、坤者#4《易》之门户。
  乾、坤,谓鼎器也。乾为上釜,坤为下釜。《易》者,金汞象於日月,以为药物。又《运火诀》云:乾,形西北,借阳而居阴位;坤,形西南,借阴而居阳位,故乾借阴,坤借阳。乾借阴者,谓乾五月,一阴爻生;坤借阳者,谓坤十一月,一阳爻生。故乾发火,而坤直至震来受符,终乎十五日;后即坤发火,亦终十五日。乾出坤入,开闭鼎器,故为门户,二义俱通用也。
  众卦之父母。
  谓乾、坤为六十四卦之父母,故大丹非鼎器不能养成。《说卦》云:乾为父,坤为母;乾天,坤地。宇宙之内,莫非乾、坤所养也,万物皆由天地阴阳而生长,故日父母。
  坎离匡郭,
  言伏汞为丹,上安水,下安火,亦将鼎时蘸水,令受水火之气。故歌云:上水成汤,流珠彼防是也。亦谓药物,坎是金公,离是朱汞,以二宝为丹,用水火匡郭上下釜也。谓匡是辅故辅之二义通也。
  运毂正轴郭为器,牝牡。
  毂,器也。故乾为阳,牝为上。盖坤为阴,牡为下。鼎釜,谓运火转其鼎器,如日月在乾、坤之内轮转,又似车轴而转也。
  四卦为之#5崇钥。
  四卦者,乾、坤象器,坎、离象药。崇是器,钥是鼎。四边安纽关钥,令牢密也。故云:索,喻器也;钥,喻关也。老君日:索,肴也;钥,笛也。喻笛空心以鼓,口肴气而吹之,成官商之语辞。言鼎内空象如笛,用肴火气而运之,如气吹笛。
  覆冒阴阳之道,
  阴阳,是金、汞二药。冒,喻在鼎内用金花等急按之。覆,藉上下冒者,谓之牢固际。故乾、坎为阳,坤、离为阴。故日:阴阳之道,如钥运肴火气乃成丹。
  犹御者之执衔辔。
  是守御鼎器,恐有走失。衔在口关须密闭,在固际牢如辔,在手以运之,故不停者。
  有准绳,正规矩,随轨辙。
  绳者,界。伴随十二时转,如车轴转也。轨辙,轴也。准平常令轴逐平,故随轨辙而转也。
  处中以制外,
  谓鼎在炉中得外火制之,又药在鼎中得外火水所制,故云处中以制外也。外须牢固际,乃调水火以相伏制,四义通也。
  是故在#6历纪。
  纪,月也。若论上六十年为一纪,为月言历。六十卦为一纪,为旦暮运火常用一卦,经历十一月而成一转丹。
  月节有五六,
  五六,谓三十日成一月。每月一开看观,淘研重入鼎中,而成第一鼎大丹也。
  经纬奉日使。
  言运火依奉,晨使是择日,经是秉持也。纬五星,言秉持皆依星宿。故月受日化,化生万物,所以择元日垦宠,火日杀汞,成日合捣,收日炼治,闭日入鼎,建日祭炉,王、相日服药,十一月上元日发火者依逐甲。假如冬至前后见甲子为上元,又见甲巳之日,故取夜半时发火也。
  兼并六十四卦#7
  兼并,是夜也。谓一依逐甲计五十日,有六十日行六十卦,一时行一卦,并前在乾、坤、坎、离四卦,成六十四卦,是一日运火,一月亦用六十四卦。一日用二卦,谓从《屯》、《蒙》所起也。一日用六十四时,时者,谓五日一易符,以折论入小时,计有六十时。
  刚柔有表裹。
  乾刚坤柔,是阴阳之运动。束为表,是子终於巳;西为裹,是午终於亥。又阳为表上,盖阴为裹下。盖又刚是外器,柔是内药。言三义俱通。
  朔日一《屯》直事,
  言一日有一直事、一直符也。震是朔一日直符,为坎在上,震在下。坎是药汞,震是鼎从子至午,器仰是《屯》卦直事。震是直符,即是一日用事。一月亦然。后十一月,坎卦用事。坎有三爻,上下二爻是阴,中一爻是阳。十一月阳爻於盛阴中生,外制二阴爻令入,阳爻令出。至五月,离卦用事。离有三爻,上下二爻是阳,中一爻是阴。一阴爻於盛阳中生,阴制於阳屯,阴出阳入,故旦用《屯》者也。
  至暮《蒙》当受。
  暮用艮在上为直符,坎在下,《蒙》卦。从午后至子,转器向下成《蒙》卦,卦直事,故云《蒙》受。昼夜十二时,六时艮《蒙》,六时震《屯》,故昼《屯》夜《蒙》。所以用《颐》为鼎器,上艮下震,故山雷日《颐》卦。用坎为药,坎是水银,在震艮中也。
  昼夜各一卦,
  言一日十二时,昼《屯》夜《蒙》,各用二卦。一月即用六十卦。
  用之有次序#8。
  言一日、一月、一年,皆行用六十卦。一月从《屯》次《蒙》,二月从《需》次《讼》,以次尽终乎《既济》成丹,故云次序。前论昼《屯》夜《蒙》者,即是反转鼎器。后论次序者,即是依卦据爻用火数也。
  《既》《未》至晦爽。#9
  《既》是《既济》,《未》是《未济》。言既济为水在火上,谓汞属坎,本是阳而居阴位。阴中有阳,喻朱砂是太阳精,居南属离;离,阳中有阴,故离属阴,是阴居阳位。今变为汞在北方,朱砂南方,位变汞为朱,令北归南,令复本位,故为既济。未济者,火在水上,本未伏位为水银,本是朱砂生,属离,今为阴,居北,今未归南,未位本体,故云未济。又谓运六十卦,起《屯》、《蒙》,终《既》、《未》,二卦至月晦及月朔更循环。爽,明也。其二卦乃是一阴一阳之道。
  终则还复始#10。
  言《既》、《未》二卦,一月讫至后月,亦从《屯》起,次《蒙》,终《既》、《未》二卦。十二月皆然。是十一月《坤》、《复》卦起,至月末,后月朔,亦从《复#11》卦终。是月末始为月初,一月讫更依前起是也。
  日辰为期度,
  一日行十二时,取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足日之,一日辰谓十二辰。又用二卦,卦有六爻,一爻、王一辰,所以用《屯》、《蒙》二卦爻足十二时。
  动静有早晚。
  言动器皆据子午前后反复,阳动为早,阴静为晚;春夏亦为阳动,秋冬亦为阴静也。
  春夏据内体,
  言春、夏为阳,从冬至后十一月建子起,首左行四月,阳气终,为束方,为内是也。
  从子到辰巳。
  言发火从子起,左行终於辰巳,为阳气绝,汞死也。
  秋冬外当用#12
  言秋冬为阴,从五月夏至后,从午终亥,阴气灭。阴生於午,而终於亥,故象在外。西为外。
  自午讫戌亥。
  午起事讫戌、亥,阴道灭也。汞欲伏也,为亥子,为水神,坤黑色,亥正位。乾也,汞此伏也,经十二月俱终於乾位也。阴阳交通,初乾终坤,自然之理也,故大还丹成也。
  赏罚应春秋,昏明顺寒暑。
  春夏暑为阳为明,则赏用武火。秋冬寒为阴为昏,则罚用文火。昏谓夜,明谓旦,言一年及一月、一日皆应春秋,运火行器须顺寒暑。寒为文火,暑为武火。夏至后加炭用武火,冬至后灭炭用文火,故顺寒暑。
  爻辞有仁义#13,随时发喜怒。
  言运火皆据卦依爻辞,随卦之爻用火。火有仁有义,仁为文火喜,义为武火怒。又春夏为仁文火喜,秋冬为义武火怒,此是用文武火。故得其理则喜,失其辞则怒。如君得臣,万姓喜,风雨调;得逆馅之臣,则君常有怒,宇宙不安。丹道亦然。用文武之火,须顺其理。
  如是四时之气序。
  气者,火也。言今用四时火气使用,则四序气足。
  顺五行,得其理。
  顺五行气火,则得其理。夫合大丹大药,伏制成败在火。火若均调,文武得所,药则无火。火若不顺,药虽精华,即有飞散。故谓心勤务在火也。如国安万姓欢,立国不安即万物忧逐者也。
  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
  乾,天也;坤,地也,是鼎器也。设位,是阴阳配合也。《易》者,是日月,是药。药在鼎中,居乾、坤之内。坎为月,是铅。离为日,是汞。上日下月,配而为易字,喻於日月在其鼎中,故日《易》行其中。
  天地者,乾坤也#14。
  乾为天,上鼎盖。坤为地,下鼎盖。
  设位者,列阴阳配合之位也。
  言鼎唇作雄雌相合阴阳,是雌雄配合也。设位者,是炉上列诸方位、星辰、度数,运乾坤,定阴阳也。
  《易》谓坎、离。坎离者#15乾坤二用。
  言大丹同日月之精,故日月为易。坎月是金,离日是汞,故用坎离为药。乾、坤为鼎,故此四卦不同六十卦,而自一用也。亦云须水火上下攻之,运乾、坤之鼎,故二用也。汞居鼎内,事须水火而伏制成大丹。
  二用元爻位,
  言坎、离为药,乾、坤为鼎。其爻用位不同六十卦,而元爻位。
  周流行六虚。
  言坎、离二药在乾、坤鼎中,常被水火攻迫,运转飞伏束、西、南、北、上、下,故云六虚。六虚者,六位也。
  往来既不定,上下亦元常。
  言汞及反覆其鼎。一日十二时,六时向上,六时向下,元常定。言从子至午已下,言从午至亥上。阳往则阴来,阴往则阳来,反覆不定,故日上下元常定。言汞幽潜鼎内,上被水火攻,下被文武火迫,乃元常定而成大还丹也。
  幽潜沦匿,
  言金公潜匿於汞中,汞得金公而沦没。二物相伏隐於鼎中,故幽伏沦没也。
  斗化#16於中。
  斗者,言炉上着秤衡,如象天北斗。斗柄逐月建而转,一日亦柄指,一时一月亦然。假如上月末问开,即斗柄指子,后月指丑,起次顺之。其取时须定漏刻。又鼎运火亦然。言鼎象北斗而能运化。
  包囊#17万物,为道纲纪#18。
  包,言金花等能包於汞,如子遇母,龙虎相吞,故称为道。又用土、金花等为泥,包囊金汞内於鼎中。囊者,盛万物也。言其丹成后,号日紫金砂大还神丹,点化万物,枯骨重荣,土石为宝,人服成真,故为道之纲纪也。
  以元制有,气用#19者空。
  夫阳者是元,阴者是有。有是坎金,元是离汞。此乃坎离水火之位也。空,道也。道者,是空、虚、元之称.也,化而生万物。元者,谓阳形,人元见之,是为冲和气。有者,是阴凝滞不通,名日冲和二气相感,风雨乃成。故汞是阳而反归金。金者,正阳丹也。又其汞金是阴,以阳得阴,是名以元制有。气者火,亦属阳,其金汞得火而制伏,火即空,元药而成有,故日气用者空。
  故推消息,
  消息者,论阴阳升降。消时喊炭,息时加炭。升时器向上,降时器向下。
  坎离没亡。
  坎为金,离为汞。汞得金华相配,故没亡也。
  言不苟造,论不虚生。
  言留法传文,不苟谬而言,皆据阴阳爻象。金汞相亲,同类而生,故不立虚论,真说也。
  引验见幼,授度#20神明。
  言据爻象运火,每月验者皆有变,有通於神明,乃相教示。度者,法也。取其法则,而成大还丹。
  推类结字,原理为证#21。
  言大还丹,皆推阴阳以取坎离之象,结为易字而取同类者,金类汞以为一一三丹,非类元证验。
  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日月为易。
  言铅精象月,为坎,属戊;汞光象日,为离,属己,故引日月之精光,配而为易字。且阴阳二宝者,至九月、十月、十一月是坎戊之位,阴之极也。阴之精上升为月,属金,为水,故经中言金是九炼铅精金花也,非是用真金精也。经云:乍用道中宝,不用世中金。大丹若有金银杂,即不可服饵。但汞一味向成金丹,即是神药。虽云用九转银精,铅乃成灰矣。借银之气以阴助阳也。阳至三月、四月、五月是离己之位,阳之成也。阳之精上升为日,属汞,为火,故日月为易。丹若得金汞合之,自然精光变化。
  刚柔相合#22。
  坎阳汞为刚,离阴铅为柔,故阴阳相合而成大丹。
  土王四季,
  土者,华也,亦是鼎也。又日四黄属土,而王四季,此非黄土为鼎。若是用金铁鼎,即用黄土涂鼎内。生金,乃用也。亦金华,黄牙乃称土也。
  罗络始终。
  始是月朔,终是月晦,罗络是器也。又用黄土涂鼎内,上又涂金花、黄牙等,用黄土镇之。
  青赤白黑,各居一方。
  青是束方木,青龙,汞也。赤是南方火,朱砂也。白是西方白虎,金精也。黑是北方水,铅也。所以金汞各配居四方,又属戊己而居中官。
  并由中宫所禀#23戊己之功。
  言金汞二名而属四方,并属中官戊己,属土之所成。若正阳及独化之药,不要雄曾,唯任汞金相配,日久火养自化成丹。事须涂黄土,及镇土涂药,金花、黄牙可厚半寸。金花者,是真铅,铅入汞所成。黄牙者,是烧黄丹所作成。为坎铅属戊,离汞属己,正称戊己,故禀戊己,属土之功,化汞为丹也。或人云丹硫黄化汞为朱,号硫黄为上,应非。
  《易》者,象也。悬象着明,莫大乎日月。
  故日为朱汞,月属铅银。七十二石之中,莫过於铅汞,故得称日月之号,所以日月为易字,托於《周易》也。故夫子日:悬象着明,莫大乎日月也。悬象着明,至妙莫大乎《易》,故以《易》象於金汞。
  穷神以知化,阳往则阴来。
  穷神,火也。火化万物。阳往,是坤十一月一阳爻生,终坤至乾,乾则往。阴来,是五月一阴爻生也。故阳往则乾消,阴来则坤息。来者伸,往者屈。皆是加喊变卦运火也。
  辐辏而轮转,
  言运火转器,如车轮转也。辐者,谓三十辐共一毂。三十者,一月也。毂,器也。所以一月轮转鼎器也。
  出入更卷舒。
  阳出阴入,言出震成乾,入巽成坤。消即为巷,息即为舒。运火用丹成卦也。又法专法,每月开鼎,倍添生汞,令汞拨入鼎,计从一两起至一周年,若九转添拨法。后一年一火红赤色,至伏火,即镕成挺黑色,打碎重研入鼎。又火一月,至紫色即休。又有正阳法,以几铅汞等分,从冬至起,首夏至加火渐武,至来年冬至停,每一月一开看,知存亡。至一周,其汞独出铅上紫色,名日阳元正阳之丹。取此正阳,又重入净金花器。又经一月,紫色即了。又法一月一闲,出虎入龙,增龙喊虎法。龙是汞,虎是铅。花更着雄黄而重入鼎为丹。是三法,此《契》论正阳之法。
  卦#24有三百八十四爻,爻据谪符#25符谓六十四卦也#26。
  其六十四卦,有三百八十四爻象。一斤药,有三百八十四铢。计一日行一周天,小火气足。又计一周年,其药受大火气足,药已成也。象自然还丹,受太阳之气生焉。符者,言每日及月,皆用二卦。一卦直事,一卦直符。又符者,五符、金花等也。正云天地之符,金汞是也。谪者,度也。是《易》之为丹,用一周年成也。体运火,取周天度数,数足而为丹,其丹有二义。此《参同》说者,是半斤汞,半斤花,合为丹,用一周年成。若白雪,九转三年成专阳丹,上可百斤,下可一斤、二斤,十五月成也。
  晦至朔旦,震来受符。
  言月晦终坤,月朔变坤。一爻为震,震为直符,复为直事,当此一日十二辰转也。从子至巳,阳道已终,阴道已起,壬午发火也。又一卦当直终亥,每朔旦初一日即震动,如符如印,所使叉定也。
  当斯之际#27,
  接也。孔子日:天地洽合。是用火之鼎,密固其际。
  天地媾其精#28,日月相撢持。
  天地者,鼎也。精者,药之#29精华也。日月,金汞也。撢,探也。扶,持也。言二宝在器,当天地鼎器之间,运太阳之火而化,使日月之二药交媾精气,相探扶持成丹。如天气下降,地气上腾,日月相交,阴阳媾会,即有祥变而应丹道象。此谓震来受符、应命之时,刚柔交媾,金汞俱吐精华,系日月,天地媾精,万物化生。丹道亦然,皆禀阴阳而生。雄阳播玄施,雄阳是汞,玄是铅。铅精谓九铅之精,得火即成水。而入其汞,铅精即施而受其汞,汞得铅而布散入於铅中,待玲凝梼碎入於鼎中后,运火成大还丹。
  雌阴化黄包#30。
  雌阴,金公也。其金公得汞,猛火食顷而吐金华,号日玄黄之花。将此花烊包汞,入鼎得火之后,说说作声,重杳状似鱼鳞金花。而相拒声若定,汞即伏火,紫色即丹成,未紫更重烧,故下文云:说说如婴兄慕母,漏刻未过半,鱼鳞狎猎起是也。又《金碧中篇》云:此议者雄阳,即是雄黄。玄是汞,雌是雌黄。言将雄曾捣为泥上合盖,雌黄和烧誉石末为下合盖,皆和左味为泥,包裹乾汞砂如球子形,纳於金鼎中。不者一二四土器中周一年之火成,名日紫金还丹。然点化五金,服之长生。如论此《契》中不用雌雄,用铅精为根,养汞一味而成正阳,真一神丹也。神仙羽化。中篇云:将欲制之,黄牙为根。牙者,铅精也。下篇又云:挺除武都。是据此一句,不合用雄雌,只用铅汞二宝,故西国贵黄丹,中国贵朱汞为铅丹。中国所出,故号中丹。
  混沌#31既#32交接,权舆树根基。
  树者,汞也。根基者,黄牙也。权舆,始也。坤,鼎也。言汞得华、黄牙,混沌交接入於鼎中而自成丹,故万物皆因元始。元始是天地之气,乾坤所育,故乾坤为器,生长成丹。又云:坤是雌黄。混杂金为丹,故云根基也。
  经营养鄞鄂,
  言金汞得火一年、经状如严霜,亦似鱼鳞起。
  凝神以成躯。
  躯,体也。凝,言金汞得火,先液后凝,合为一体,而为神丹,故十一月一阳爻生。《易》日:初六,履霜,坚·冰,阴始凝也。故合丹起取十一月上元日子时一阳爻生。发火制於汞阴,被阳伏阴,故凝一体。
  众夫路以出,蠕动莫不由。
  言十一月一阳爻生,坤一爻化,为震,阳气动。震为雷,为春,垫虫皆动,莫不由阴阳之气也。喻汞为蠕,得太阳之火气。又一阳爻生之发火,汞又是拥阴阳感应,所以震动欲飞。众夫者,是众共造丹之首,所以其汞欲飞,被人众等将火所制。欲·飞欲伏,所以蠕出震,众动而不自由。喻於万物蠕蠢,皆由道之所生,所以仙人得丹,所化变为金骨玉体,莫不由丹之所化也。
  於是,仲尼赞洪蒙#33,乾坤得#34洞虚。
  乾、坤者,釜也。洞,炉也。虚宿火,言金汞得火,在器中通畅也。
  稽古当#35元皇,《关虽》建始初。
  元皇,是初皇太上元始皇老君所建,此神丹伏制之法。炼汞成丹,令人周易参同契注卷上长生,所服羽化。关者,闭也。睢者,汞也,亦号媳女。关闭汞入鼎中,文火养之,不令飞散。诗云:关关维鸠。雌雄相命,喻其汞得金花相和顺,是雌雄相命成丹也。若元雌雄,将何伏制变化成丹。雄者,汞也。雌者,铅精也。九元君日:单服其汞朱,名日孤阳。单服其铅花,名日孤阴。故铅汞相须而成丹也。又经云:几炼铅精,固我躯命,.;七返朱砂,变我常性。又云:化汞为丹,可坐玉坛。夫丹不得阴阳而成,终元得理;二味成丹同服,正合阴阳之道。经云:借铅气为丹,复须出铅。单服汞丹,亦当有理。若是九转铅花,即堪久服。若一转花牙为种理,然须出除铅,恐铅使人出铅法成砂,伏火后水团。药为团,用黄丹水波其砂,坐骯上四边,着火以鼓之,其铅自化。漏出其汞,独坐零珑,而坐出铅了;又入合中养六十日成丹,经紫色即休。又在合中,时以急火逼之,上安水盘,其药独坐中央,或吐出铅上,成铅饼,名日铅脱胎法。故云:用铅精为种。其汞伏化成丹后,自透出其铅,铅久乃为灰;或火太盛,其花牙化为铅裹汞,於中而自成丹也。亦止出铅灰上,罕见今人略得其法。云用七返朱砂,和九炼铅粉,入鼎而烧。不测其理,不晓阴阳,运火度数,汞即飞走。唯铅得在,色似黄丹,即云用汞伏火成丹矣。故令人服者,腰重体沈,瘦人衰阴,铃元长生之理。伏火试之即知。若铅火烧,即有汁朱生,玲之即软白而重。若伏火烧之,即与火同归本色,红紫如粉,指楷之入,故知所服非伏火汞不可服。夫大丹但从铅起,铅尽汞伏,即可服之。若不从铅,叉元得理。其铅须九转精花,非白铅也。若能七返,亦妙也。
  冠婚气相纽,
  言汞得铅伏,如夫妻。汞为夫,铅为妻,故为冠婚。气者,火也。得火即相合和,纽结如夫妻。会阴阳之气,乃得相交结。
  元年乃芽滋。
  元者,周年也。布六十日为一元。《逐甲经》云:六十甲子为一太元。其汞经一年火气,即阴阳交媾,因肇立形,萌芽乃生,滋茂成丹,赤索美理,谓汞从十一月起首,渐渐滋生也。夫运卦定元气者,五日一行旬,至十五旬,甲子是六旬六甲,讫一日又六十时。一日运行,亦须取一元气足也。
  圣人不虚生,
  圣人,言太上真人变化大丹,令人长生羽化。唯汞灵变,非圣人不能知,故立此法不虚生。
  上观显天符。
  言符者,直符也。徐真人仰观卦象,以定阴阳。言上釜底玄黑如天,下釜如地,中居日月,以表三才,故托显於天地、日月、星辰。故以□汞象日,以铅象月,以器象星,上下二釜以为天地。故大丹象日月之精,通自然变化,如符若契。故显天符。符者,天之信。故立《易》卦象焉。
  天符有进退,
  进退者,直符也。定阴阳,加喊炭数。十一月一阳爻生进,一阴爻退;至五月.一阴爻追,一阳爻退。退时喊炭,过一斤半。进时加炭,不过三斤。
  屈伸#37以应时。
  言朔至望伸,从望至晦屈。屈时阴消,伸时阳息。息时加炭,消时喊炭。火诀具明之。
  故《易》统天心。
  易者,日月也,是铅汞也。在於器中,器如天,故居天心。所以《易》统论天地之事,故立象以尽言,立言以尽意,此已前论。丹意从此以后,论火至丧其朋。
  《复》卦建始萌#38。
  《复》卦以明初起火,十一月坤卦一阳爻化为震《复》卦。始者,初也。初从《复》卦而起,渐立萌芽,而既生长,终於《乾》。
  长子继父体,
  既震卦以明其变。震,是乾之长子。谓坤一爻化为震,至四月成乾卦,故继父体也。
  因母立兆基。
  既坤卦以明其化。坤为震母,所以因母立兆基,而化为震。
  消息应锺律,
  黄锺,是十一月之律管名也,故黄锺是十一月一阳爻生之律息。至五月,应於萝宾之律消也。十二月二阳爻生,律大吕,《临》卦也。正月三阳爻生,律太簇,《泰》卦。二月四阳爻生,律夹锺,《大壮》卦。三月五阳爻生,律名姑洗,《央》卦。四月六阳爻生,阳欲绝,阴气兴,律仲吕,《乾》卦;是《坤》一爻生阳息也。至五月变《乾》阳爻,一阴爻生,律奠宾,《遘》卦。六月二阴爻生,律林锺,《逐》卦。七月三阴爻生,律夷则,《否》卦。八月四阴爻生,律南吕,《观》卦。九月五阴爻生,律元射,《剥》卦。十月阴气灭,阳气兴,应锺之律,《坤》卦。故阴为消,阳为息,轮环不息。运此二卦,寒爻看火,所以真人殷动属在於火,其火是阴阳之气也。故火急即药蝶而失,火缓又恐不伏,所以令消息应律候,则炭数,其药不失色而滋润。故一年用乾、坤二卦,二卦有十二爻,一爻主一月。又一月用二卦,主二日半,乾、坤各主十五日。又一日用二卦,一卦主一时。是故须消息年月,及日加喊炭数,应於锺律不失之也。
  升降据斗枢。
  从子至巳阳降,午至亥阴升。升之时鼎p向上,降之时鼎口向下。只论反轮鼎器,又是炉上安斗柄。随月建而顺转亦然,此月建及十二时着火。
  三日出为爽,震受庚西方。
  既震卦以明言月。初三日,月出西方庚地。爽,明也。庚属震,为坤一爻化为震,是一阳爻生,故震以明。初一日发火,阳火阳爻当得火气,汞一两变困。二日阴又起,汞又欲飞。三日阳爻又伏,汞又歌伏。十五.日内,汞一飞一伏。至十五日外,汞半伏,状如月圆满。稍乾,未全伏火。
  八日兑受丁,上弦平如绳。
  既兑卦以明其中。兑是西方金,其卦一阴爻在上,二阳爻在下。以二阳爻,故月八日月出於丁。丁者,兑也。言汞得八日火气,金汞相入成汁,而平未变化。
  十五乾体就,盛满甲束方。
  既乾卦以明其体。至十五日,火变坤至乾,故金汞十五日稍乾,就刚卦,如半月圆满。又其日日出束方,三阳爻足,故云满甲属乾也。
  蟾蚝与兔焕;日月两气双#39。
  蟾蛛是月精,铅是也。兔是日精,汞是也。言日月二精之气,故云双也。焕者,明也。言汞十五日虽乾,如水圆满明净,仍未矩火。若黄白一月伏火,若作大丹,其汞三百五十日伏火矣。仍未成丹,喻月水之精,不能自明,皆假日照。言汞虽灵,不得九转铅精,不能自伏火化成丹。故经云:覆鹞须得子,种禾须得粟,非类不生长。汞非铅为种不成丹,黄白'非金银所为句。而不成宝也。似兔日之精吐光射於月,故云兔焕明。
  蟾蛛眠#41卦节,兔者吐生光。
  纸,视也。铅视汞,汞即铅。视汞汞,即交汞,乃得铅。铅则吐光,得火已伏,俱吐精光,似月虽明假日所照,光射天下。至月晦,日月即同宿,二光并相映,不明名之变化。至月晦即相离,离而明。八日兔形消,十五日蟾蛛全视,故言焕。至十六日兔景消,吐去其光,故蟾蛛纸卦节。
  七八道以#42讫,屈折低下降。
  既此卦以明其阴阳之正位矣。十五日,其阳折损,月满则亏,形渐消灭,变乾为巽,折刚为柔。七八是十五日至望,亦如从、至中用此,故借此卦用以成乾卦象,故云乾以道讫从朔。
  十六转受统,巽辛见平明。
  既巽卦以明其喊。.至十六日,变乾一爻为巽卦。一阴爻生,变刚为柔,巽受乾化,故云受统。统,领也,是巽受领也。为月十六日,月出於巽,行至辛地,即乃平明。言至十六日,光明欲伏火而成其丹。
  艮直於丙南,下弦二十三。
  既艮卦以明其止伏。艮卦一阳爻在上,二阴在下。二阴爻生,其乾渐损变为艮。二十三日,其月行至丙,即平明。言汞至二十三日,如山不动,鱼鳞以成,若作黄白伏火。艮,止也。
  坤乙三十日,束北丧其朋#43。
  既坤卦以明其终。乾以损尽,三阴爻生,变而成坤。坤者阴,阴初坤属乙也。又其月三十日,月亏於乙地。乙是坤之位,而居西南。今见乙地束方,晦朔交分,从艮为坤,故日束北丧朋。《易·坤卦》日:束北丧朋,乃终有庆。庆者喜以阴就阳,喻铅汞得火交媾后,终成丹而喜也。若为黄白,是一月用功即了。若作大丹,即一年火气毕,小还丹成也。若是月,一月尽以变乾为坤,月月轮环,周而复始,终乎一年,即周天火气足。
  节尽相禅与,继际#44复生龙。
  节尽,是一月尽也。禅与者,是从月朔分。交爻之际,又从坤一爻生震,震为龙,故云生龙。是前一月毕,以将生汞添之。若是金丹,即添龙喊虎,入鼎重修。又重坤初六一阳爻,而起为`《复》卦,故坤节尽,震复受更,依前相继,坤际而起。
  壬癸配甲乙,
  甲是阳之始,壬是阳之终。乙是阴之始,癸是阴之终。乾主甲、壬,坤主乙、癸。乾知#45太始,坤代有终,以明变化一周旋也。亦为药物。甲乙青龙是汞,壬癸玄武为铅,以二物相配。
  乾坤括始终。
  言一年、一月、一日,皆用乾、坤二卦运火。言初发火从乾起坤,即是初起首也。常用此二卦,故乾为阴之初,坤为阳之初。乾生於始。始,初也。坤主於终。终,月末也。故用乾坤二卦,轮环相括结也。
  七八数十五,
  七八是十五日,即是汞得十五日火。
  九六亦相应#46。四者合三十,《易》气#47索灭藏。
  九六十五日,并上七八,合三十,以一月火运讫。《易》者,药也。德火运阴阳之气,月月渐灭藏,伏火也。故阳灭即阴藏,一月一周旋。故七为少阳,八为少阴,九为老阳,六为.老阴,四者合为三十,成一月,故有阴阳之气,而有灭藏也。
  象彼仲冬节,草木皆摧伤。佐阳请商旅,人君深自藏。象时顺节令,闭口不用谈。天道甚浩广,太玄元#48形容。虚寂不可睹,匡郭以消亡。谬误失事绪,言还自败伤。别序斯四象,以晓后生盲。八卦列布辉#49,运移不失中。
  八卦列布,炉八方。辉,火也。言太一炉布卦於八方,运火於十二辰。坎为阳中,阴为离中,不失一阴一阳之道。鼎在中,其运火转鼎,不失中也。故乾甲坤乙,天地定位,艮丙兑丁,山泽通气;震庚巽辛,雷风相薄;坎戊离己,水火不相射,所以日月行於八卦而经黄道,故不失中。
  元精眇难睹,
  元精,汞也。眇,纯粹精。喻金汞察阴阳二气,象色精微,是天地之灵。眇难绪,不可见也。
  推度效符证。
  言运火行卦,皆周天法度,以取真符为证。
  居则观其象,准仪#50其形容。
  象,谓日月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运火观鼎,不得失仪式。推阴阳之气,象时而动,故《易》者,观其气象,察.其成形,以为仪准。所以徐真人仰观卦象,丹道准此也。
  立表以为范,
  范,法也。·言炉上安筒。昼作十二辰形为漏刻。子时即鼠头,辰现以顺次见之。运火转,亦一辰一移,表於十二辰,不令有失也。
  候占#51定吉凶。.
  言依漏刻占候十二卦,以定吉凶。
  发号顺时令#52,勿失爻动时。
  时,谓十二时。令,顺四时,勿废其周易参同契注卷上号令。故春养秋成,夏长冬藏,刚极则亢,阴极则邪,一以贯之,莫失四时之道。若《巽》卦先庚,《蛊》卦先甲,言运火转器,皆依乾、坤二卦。又生变发动,顺时应令者也。
  上察河图文,
  文,天文也。河图,八卦也。言运火常察八卦所在,故《易》日:观乎天文,以察时变。
  下序地形流。
  序,置也。言上置炉电、药院等,须择名山,选於胜地,顺其地形水流,向利则吉也。
  中稽於人情#53,
  论合丹好道。稽,考也。同共营丹之士,须考其情。和纯志道,即可共为事丹道。
  参合考三才。
  三才,天、地、人也。夫合丹炼药,事乃非轻。上择吉辰,则其星象。下观其地,背阴向阳。中考人情,宜须温善。飞丹炼石,皆通神明者。不择地山,精损人。不定阴阳,丹有危败。自心有虑处,同伴亦疑。二人如此顺和,不可造次营合。故河洛出图,圣人所作如周、召相宅,营於洛、吶。三才若有备,叉元休咎。
  动则循卦节#54,节,
  言冬、夏二至。夏至后,依乾、坤卦,所以运火,皆据乾、坤爻动而变。
  静则因#55《象》辞。
  故《象》者言乎象,爻者言乎变,所以阳动阴静,因循卦节。言运火皆逐阴阳动静变化,如《象》辞动静。
  乾坤用施行,天下#56然后治。可不顺#57乎?
  言若依乾、坤运转,刚柔施行,何所不从。故乾道施仁,坤道施义,故天下理,四时岂不顺乎?如君臣有德施行万姓,宇宙之问,可不顺之安泰也。
  御政之首。
  御,统也。政,理也。首,始也。言常守御依理,存终始治也。
  管括微密,
  管,钥也。括,结也。微,细也。言固济如关结镍钥,令甚微细牢密,其精不失也。
  开舒布宝。
  言每月一开,研治陶洗。增龙,喊虎,涂土,更依前月。安布二宝,内於器中,日满开舒成丹。
  要道魁柄#58,统化纲纽。
  纽,带也。言炉上安秤茎,以北斗柄承其漏水。斗柄指月建,转斗鼎运火皆以助之。纽是斗边安之,又伏汞作乾银壶子,即着小长镍子系如带,常纽系鼎悬炉中汞。若欲走其镍,即动即须蘸水。又丹器若铄鼎日然,须蘸水者,西方之王,金得刚而制,喻将伏汞铃顺元失。又《易》者是变化之纲纽,还丹亦然。
  爻象动内#59吉凶始起#60。
  依爻象卦,顺阴阳而动。鼎内吉凶,起失顺之。
  五纬错顺,应而#61感动。
  五纬,五星也。言器为镇星,火为荧惑星。上安水为北辰星,金花为太白星,汞为岁星。四时若应,铃元动败,不以丹则元感应。
  四七乖戾,侈离俯仰#62。
  四七,二十八宿也。侈,奢也。人若奢佚不勤,药则离散。俯仰者,是.一日反鼎也。故运火须依二十八宿也。
  文昌总录#63,
  文昌者,言北斗边六星名,主六官也。几典录总称,诂问众星。喻丹道,皆依星象主之。
  诂责台辅。
  辅,是北斗辅星也。是鼎,言上安斗,下安鼎,象之北斗星台。三台,星名也。三钉,配合也。各有所主,令文星主也。
  百#64官有司,各典所部。
  部,管也。司,掌也。言烧大丹,皆取象天地、星宿、日月,各有所掌。管,典录者也。
  日合#65五行精,
  日者,汞也。汞感五行之精,上升为日。朱砂为火,火精化为青龙,为木精。水银为水精也。其汞形而白#66如银,号为湿银,为金精。化为金花,又为土精,故合五行精也。
  月受六律纪。
  月,金公也,属阴。阴六为纪汞,阳六为律调,金汞含阴阳之正气,故受律纪之德而为丹。
  五六三十度,度竟复终始#67。
  五六三十日,是一月也。取前日月,借五六之数以为一月,故每月看所以不过一月。度者,是度数。计一日、一月、一年,皆周#68天度数。一日行一度,三百六十日一周天。月一日行十二度。一云:十三度一月一周天。天则一日一夜行三百六十度四分度之一。一周天三十日,皆日月一合。正月合在亥,二月合在戌。左行,乃在十二月合在子。所以运火皆依二十八宿度数,遍历看之。终始者,是一月度毕,又一月起者。
  原本要终,存亡之绪。
  阳为始,阴为终。阳亢阴极,除邪则亡。原始反终,死亡之道也。物极则反,月尽复生,所以每月一开看,知存亡、得失、更续。绪,相添入更造也。
  或君骄逸#69,抗满#70违道。
  君是火,号日阳君。若文武不调,铃有抗逸於道。又君者为金,不得多分两者也。
  或臣怀佞#71行不顺轨。
  臣,阴水也。上安水当行。顺轨,令平而满。又云汞若多分两於雄黄,失切须慎之。
  弦望盈缩,乘变#72怯咎#73。
  言汞得火八日上弦欲平生,至十五日望欲乾成砂,二十三日下弦欲伏化,故金汞一月之问乃有盈缩。故象日月有盈反也。若不顺,即有怯咎。如君臣不务於道,如日月薄蚀,五星孛彗,天垂殃咎。若修丹泄秽,则神灵惩罚殃咎,故注精谨者。
  执法刺机#74,请过移主#75。
  言修丹运火,心不精勤,不执法录,致失机过。主者,汞也。心铃移动不在,如国有执正,忠臣见君有过,方便谏之,冀君应机移改。若丹衍不修精馑,神铃殃过人也。
  辰极受正#76,
  辰,北辰星也。言鼎如北辰星之不移正,受灵汞元不失。众星仰之,亦依日辰正位而行者也。
  优游任下。
  任下,火也。任火调适,汞在器中,.优游四时。又失文武不均,下火养之。火若急,即药飞有失。若在药,亦憔枯色弱也。喻如北辰为君受国,王理委以臣佐,优游百姓,如北辰众星所仰之。
  明堂政德#77,国元害道。
  明堂,言器也。火字于明炉,均调鼎器,坚固蒙密,即元害也。炉喻国,鼎喻君,以政德兴道,天下太平,国元邪害者也。
  内以养己,安静虚元。
  己者,药也。内,是器内。若内外安静,即能养成丹。元虚失如人凝淡,虚寂其心。安静,即内智自明养己。
  原本隐明,内照形骸#78。
  言金汞如日月为明,隐於鼎内。得火於金,成汁受於汞,形本为一体,白而且静,内当自照。火气足后,汞自吐出花居铅上,故见形骸。此是元阴之丹。若黄牙为根之丹,汞入花芽之后,研之成粉入鼎,如丹其花芽,得火日久,自为灰形,露出铅骸。喻如坐忘遗照,玄览澄凝,内照自见,五脏内朗,明彻而成道也。
  闭塞其兑,筑固灵株。
  灵者,汞也。株者,金花也。兑者,鼎口也。筑者,固际也。言牢固塞际口,莫令灵汞飞失。喻如人口为门,舌为钥。钥动即门开,口舌不慎,於祸而出。
  三光陆沈,温养子珠。
  珠子,汞也,亦名长生子,亦名流珠。三光者,日、月、星也。日为汞;月为金;星为鼎,亦为药。三光者,水、土、金三物也。陆沈者,火也。谓金汞得火,温养变成丹。喻三光者,人之三官。陆沈为六府。存三官之气,灌於六府,温养精神,神令不散,魂魄长存。丹道亦然。得四时之火,温养三光,神丹即成也。
  视之不见,近而易求。
  言汞在其内变化不可得见,其法在近而可易求。故《老子》日:视之不见,名日夷。夷者,希夷之道。故不可见,求之不远,心悟乃通。成准如银壶,伏汞为白,汞在壶子内。一时一分一四分度之一,每上鼎为一刻,一日一夜有二十四刻,一月有七百二十刻,计汞一·月死,伏火成宝也。此是分刻,非漏。一日,百刻也。其汞若伏,至月末其瓶通红,赤玲即白。如微有黑点,未伏此,作黄白法。其先结汞为砂入壶也。视之不见,为药即不可见者也。
  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
  言金汞得火温养。玉之所化,日月久后,火多渐渐成丹,紫色润泽,人之所服,达於肌肤。
  初正则终修,
  言月初正理入器,日终重以修理也。
  干立未可持。
  干,乾华也。言将本乾花芽研入亦可,火镕花成汁入汞。或先乾汞朱砂,皆立为本Q研入花芽等为末。如粉可持入鼎,不得其本为种类,万元一失,成丹之日入干持。成丹之日入干持,干也如人才虽干秀,道与行违,托意自裁,兼用势望,亦未可修於丹衍。故知修丹得本类,如元本难成。本,是金花、黄芽也。
  一者已#79掩蔽,俗人莫能知#80。
  一者,道也。故人知一,万事毕。一是水银,水银属北方水。水数一,一是法。又一是铅,铅黑属水,水数亦一。铅中有白金掩蔽,铅中子含其母二义,故俗人#81莫能知也。
  上德元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上德之人,元名之士;元为元事,元欲无思;心若死灰,形同枯木;坐忘内照,唯慕长生;不求利养,乃修丹卫;志在求成,唯在一心,不以察求诸事。下德之人,是显名之士,用为而求,口虽好道,心在黄白,唯贵名贵财,色性耽学,得丹方即显,且日使用而不休,泄漏天符,去道甚远。若修丹者隐德合道,即合大道,丹法铃成。露泄名丹,为科铃败矣。
  上闭则称有,下闭则称元。元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
  有者,药也。元者,空也。上闭称有者,是上釜则药飞上。下闭则下釜,即药空。以此返转鼎器,水奉上下,故神丹上居。上有下元,是其理也。
  此两孔穴法,吟气#82亦相须。
  言两孔穴是上下二鼎也。开闭汞於鼎中,得火气作呻吟声,故龙吟虎啸,龙虎在内,故内相须。从首至北,论以运火,卦爻鼎器,君臣道德,为此丹道,至尊至贵,故言君臣之德也。以下渐论丹意者也。
  知白守黑,神明自来。
  白是水银,黑是金公。金公守,得其汞,故神明自来也。
  白者金精,黑者水基。
  金精,汞也。为是金之孙,又号湿银,故曰金精。黑者,金公q金公属北方水,故日水基。白为、银,是一义。又金精者,是汞入金公中吐花,号日金精,亦名玄黄之花,亦名金花。故金公得汞,即金花之精流。见金公色黑,即汞之根基。而吐黄牙,名日金公。黄之花,亦号单门,亦名紫粉,亦号立制石,亦名石胆,亦名流珠,亦名秋石,亦名玄白,亦名黄轻,亦名天地之符,亦名天地之约,亦名河车,亦名金狗,亦云金虎,甚有多名,不能具录。所以合丹不得花牙为根。及涂鼎器,及覆藉固际等,万元一成。
  水者道枢,其数名一。
  为铅汞,俱属北方水。水数一,谓天一以生水。又道生一,一为五行之初,道之枢机,故用铅汞各一斤。据此经所说,用汞一斤,应天之度,应《易》之数,即是阴元之丹,以一斤为一剂。若用朱砂一斤,黄丹覆藉,名阳元丹。若专阳化之丹,即用黄牙。不者,金花一两为本,月月而添,九月计得三十斤,亦名特行九转法。故还丹之法,乃有数家,变转虽乃不同,造作还同一法。得理由人,并是大丹。但至伏火,即是上上神仙之药也。
  阴阳之始,玄含黄牙。
  为铅,属水,故称玄。矿铅内有黄牙,如金状,故号黄牙。
  五金之主,北方河车。故铅外黑,内怀金华。
  阴者金公,阳者汞。五金者,铅名也,亦金公也。金公者,铅名也。谓铅内怀五彩,造五色之金,故号五金,为汞之主,为属於水,能载丹船。又如车乘,故号河车。内有金色,故怀金花。若黄丹所化,玲凝如镜,打破如马牙,乃号黄牙。若贵黄牙者,未杯矿铅,是其金花与黄牙,虽俱出铅中,造作有别。金花者,是取九转铅去除,上如镜,计一斤铅投入汞四两。.一云二两。诸家所说不同,或云等分,或云四六,多应不尔,唯三四为宝。所以古人有秘,入汞唯须急下火半日,即金花吐状如云母五色玄黄,以铁七接取。若金花令色不变如金,即是汞花。若玲后色变带青,青即是铅花。其花不中,造亦元花出。有汞即有花,花尽更投汞,取足即休。亦云:不要九转铅,多应不尔。不者,亦须三转始可出花。若依此《契》云,即将其花一斤烊成汁,入汞一斤凝,捣碎入鼎。若专阳之丹,即将花以铅砂,郁一百日,令花赤色而褐,一两花入生汞一两,和研如粉入鼎。其郁花名日秋石,亦名立制石。作若特行将花涂鼎,唯入生汞,不限多少,亦得成丹。若作黄牙者,取京丹一斤入汞,四两寿州瓷,碗中唯火急鼓之,成汁如镜,即下碗玲凝如黄金之色,打破状如马牙,用亦如金花。余说多误也。其郁花牙须入铅砂中。炼金九转者,炒铅为砂,鼓砂为铅,如此九转,名曰九铅之法,未能具陈。玄含者,玄是汞,含为铅花,花为黄牙,故日玄含黄牙。
  被褐怀玉,外为狂夫。
  言铅外黑带黄,故如被褐。怀玉者,内白。如狂夫者,铅白如玉,如狂夫被褐,故日狂夫也。
  金为水母,母藏#83子胎。
  金者银,水者铅。铅中有银,以为铅母;铅是银子,故藏子胎。
  水者金子,子藏母胞。
  母是银,水是铅,银为子,故居藏母胎胞。故知其银是七宝之良媒,阴阳之骨髓。经云:莫败我铅,废我命金。莫破我车,废我还家。又云:若铅不真,使汞难亲。其铅若实,不失家臣。青腰使者,赤血将军。和合两姓,异族同群。所以大丹非铅不成。夫用铅须得错铅咸。白腻者,即出得花牙。杯了者,青淡元花也。玄铅青腰者,曾青也。赤血将军者,雄黄也。二家一是汞,一金花也。
  周易参同契注卷上竟
  #1因未得其他版本以参校,故暂以俞瑛《周易参同契发挥》四库本(后文简称《发挥》本)校勘其经文。
  #2『白』,原作『日』,据其文义改。
  #3『配以』,原作『以配』,据上文义例乙正。
  #4『者』,据《发挥》本补。
  #5『四卦为之』,《发挥》本『四卦』是与上句『牝牡』相连,『为之』作『以为』。
  #6『是故在』,《发挥》本作『数在律』。
  #7『兼并六十四卦』,《发挥》本作『兼并为六十』。
  #8『有次序』,《发挥》本『有』字作『依』。
  #9『晦爽』,《发挥》本作『昧爽』。
  #10『还复始』,《发挥》本作『复更始』。
  #11『复』原作『后』,据其上文义例改。
  #12『外当用』《发挥》本作『当外用』。
  #13自『爻辞有仁义』至『而《易》行乎其中矣』,此数句,《发挥》本缺之,乃四库本有遗漏矣。
  #14『乾坤也』,《发挥》本作『乾坤之象也』。
  #16『者』,原脱,据《发挥》本补。
  #17『斗化』,《发挥》本『斗』字作『变』。
  #18『包囊』,《发挥》本作『包裹』。
  #19『纲纪』,《发挥》本作『纪纲』。
  #20『气用』,《发挥》本『气』字作『器』。
  #21『授度』,《发挥》本『授』字作『技』。
  #22『为证』,《发挥》本『证』字作『征』。后文相同处不再注明。
  #23『相合』,《发挥》本『合』字作『当』。
  #24『并由中宫所察』,《发挥》本作『皆察中宫』。
  #25『卦』,《发挥》本作(易弋.『爻据谪符』,《发挥》本作『据爻摘符』。
  #26『也』,《发挥》本无之。
  #27『之际』,《发挥》本『际』字作『时』。
  #28『媾其精』,《发挥》本『媾』字作『构』。
  #29『之』,据其文义补。
  #30『化黄包』,《发挥》本作『统黄化』。
  #31『混沌』,《发挥》本作『浑沌』。后文相同处不再注明。
  #32『既』,《发挥》本作『相』。
  #33『赞洪蒙』,《发挥》本作『赞鸿蒙』。
  #34『得』,《发挥》本作『德』。
  #35『当』,《发挥》本作『称』。
  #36『以』,据其文义例补。
  #37『屈伸』,《发挥》本作『讪信』。
  #38『萌』,《发挥》本作『初』。
  #39『兔焕』,《发挥》本『焕』字作『魄』。
  #40『两气双』,《发挥》本作『无双明』。
  #41『纸』,《发挥》本作『视』。
  #42『以』,《发挥》本作『已』。
  #43『东北丧其朋』,《发挥》本作『东方丧其明』。
  #44『继际』,《发挥》本『际』字作『体』。
  #45『知』,据其文义补。
  #46『相应』,《发挥》本作『相当』。
  #47『气』,《发挥》本作『象』。
  #48『元』,《发挥》本作『无』。
  #49『布辉』,《发挥》本『辉』字作『曜』。
  #50『准仪』,《发挥》本作『准拟』。
  #51『候占』,《发挥》本作『占候』。
  #52『时令』,《发挥》本『时』字作『节』。
  #53『人情』,《发挥》本『情』字作『心』。
  #54『卦节』,《发挥》本『节』字作『变』。
  #55『因』,《发挥》本作『循』。
  #56『天下』,《发挥》本『下』字作门地』。
  #57『顺』,《发挥》本作『慎』。
  #58『魁柄』,《发挥》本『柄』字作『杓』。
  #59『动内』,《发挥》本作『内动』。
  #60『始起』,《发挥》本『始』字作『外』。
  #61『而』,《发挥》本作『时』。
  #62『侈离俯仰』,《发挥》本作『栘离仰俯』。
  #63『总录』,《发挥》本作『统录』。
  #64『百』,原脱,据《发挥》本补。
  #65『日合』,《发挥》本『合』字作『含』。
  #66『白』,原作『日』,据其文义改。
  #67『终始』,《发挥》本『终』字作『更』。
  #68『周』,原作『同』,据其上下文义改。
  #69『骄逸』,《发挥》本作『骄溢』。
  #70『抗满』,《发挥》本作『亢满』。
  #71『怀佞』,《发挥》本作『邪佞』。
  #72『乘变』,《发挥》本作『乖变』。
  #73『怯咎』,《发挥》本『恼』字作『凶』。
  #74『刺机』,《发挥》本『机』字作『讥』。
  #75『移主』,《发挥》本『移』字作『贻』。
  #76『受正』,《发挥》本『受』字作『处』。
  #77『政德』,《发挥》本作『布政』。’
  #78『形骸』,《发挥》本作『形躯』。
  #79『已』,《发挥》本作『以』。
  #80『能知』,《发挥》本作『知之』。
  #81『人』,原脱,据其上文义例补』。
  #82『昤气』,《发挥》本作『有无』。
  #83『藏』,《发挥》本作『隐』。
  #59『动内』,《发挥》本作『内动』。
  #60『始起』,《发挥》本『始』字作『外』。
  #61『而』,《发挥》本作『时』。
  #62『侈离俯仰』,《发挥》本作『栘离仰俯』。
  #63『总录』,《发挥》本作『统录』。
  #64『百』,原脱,据《发挥》本补。
  #65『日合』,《发挥》本『合』字作『含』。
  #66『白』,原作『日』,据其文义改。
  #67『终始』,《发挥》本『终』字作『更』。
  #68『周』,原作『同』,据其上下文义改。
  #69『骄逸』,《发挥》本作『骄溢』。
  #70『抗满』,《发挥》本作『亢满』。
  #71『怀佞』,《发挥》本作『邪佞』。
  #72『乘变』,《发挥》本作『乖变』。
  #73『怯咎』,《发挥》本『恼』字作『凶』。
  #74『刺机』,《发挥》本『机』字作『讥』。
  #75『移主』,《发挥》本『移』字作『贻』。
  #76『受正』,《发挥》本『受一字作『处』。
  #77『政德』,《发挥》本作『布政』。’
  #78『形骸』,《发挥》本作『形躯』。
  #79『已』,《发挥》本作『以』。
  #80『能知』,《发挥》本作『知之』。
  #81『人』,原脱,据其上文义例补。
  #82『昤气』,《发挥》本作『有无』。
  #83『藏』,《发挥》本作『隐』。
  周易参同契注卷下
  无名氏注
  真人至妙,若有若元。
  无是阳铅也,有是阴汞也。又银属阳宝,真人是太上宝人,知铅中有宝,化汞为丹者矣。
  髻霏大渊,乍沈乍浮。进而#1分布,各守境隅。
  大渊者,是烊铅成汁,投汞入铅汁,汞入铅中。乍沈乍浮,是作金花法,其汞入铅汁之中,分布铅内,所以被铅所守,不得飞出境隅,故知合丹先炼铅作花伏汞。又一解大渊者,是灰池杯铅取银。故经云:灰池炎灼,铅沈银浮。洁白见宝,可造黄。金。二义俱通。
  采之类白,造之则朱。铅为#2表卫,帛裹#3贞居。
  言烊铅成汁而白,入汞造作,色变如朱。铅为表上卫如帛,炼汞入内被裹漠之不得飞,故贞正而居,从白守黑。至此论造花牙,此后别陈入鼎。
  方圆径寸,混而相扶。先天地生。
  生,混杂也。谓汞入铅华中混杂相扶,后入玄白金华鼎中。汞是金体,方圆一寸,计重一斤,《契》中所用一斤也。先,作鼎也。上盖为天,下盖为地,故天地既立,万物生焉。宇宙之问,莫非天地所养,故道生天地。丹是於道,故须天地所养,所以先论鼎器而养成大丹也。
  巍巍尊高。
  言鼎在太一炉中、三台之上独尊,而故巍巍焉。所以道德尊高,巍巍焉然,故丹道至尊而高者也。
  傍有#4垣阙,
  垣墙,是太一炉也。言炉四面#5而开八门,而通八风。安十二突象十二时,窟象十二辰,乃有四层而应四时,故云垣阙者也。
  状似蓬壶。
  壶,鼎也。亦似投壶,瓶准如鼎,有数种。样似瓜形,亦得方作,亦得边,皆有取耳。着小长镍子用时,时蘸水及秤。若伏火为黄白,即作银壶。芦子径二寸,长一寸半,受一斤汞。蓬是炉。炉按五岳,似蓬莱山。
  环匝#6关闭,四通踟跚。
  环匝者,鼎四耳,或二耳。下关关之汞,居内踟跚不出。
  守御密固#7
  固是固际,守御是看火。昼不得怠慢,失固际最是急事。固若不牢密,药即走失尽。假在固密,精华若元,只有铅丹在耳。若银壶子不谨密,唯丹在,汞走尽。经云:六一者,以六及一为七合,固际如漆物,非乎七种泥。若八石、四神、金英、玉粉等。丹即誉石粉、赤石脂二味为上下,可使灰盐也。着此丹,唯在金花、黄牙。不者,铅、砂皆细研和酝如泥,用之上与盐灰。若银壶芦子,即用大鹏砂和瑜银末等,输下钢砂。余说云:不灰、木、戎、盐等。非也
  关绝奸邪。
  谓固际牢密,即无败亏。邪,飞失也。
  曲阁相通#8,以戒不虞。
  虞,失也。言作雄雌,犬牙相合。外着象鼻。殷动深嘱,务在牢密。
  可以元思,难以愁劳。神气满堂#9,莫之能留。守之者昌,失之者亡。
  神气者,火也。堂者,炉也。满者,武火盛满也。其火若盛,汞力难当,滑利莫过於汞,去之元踪,寻之元所,故须牢固际若密。鼎元穿穴损坏,得四时火性,文武应期,所以元诸多思。在即昌盛,成即为丹,失即消亡。几欲飞炼,先炼鼎器,后明固际,火气均调,勤心不怠,岂有损败也。
  动静休息,常与人俱。
  言反覆鼎器及运火,常须三人看守,故阳动阴静,或进退不得离炉,思有动乃元休息,故常与人俱。
  是非历藏法,内视有所思。
  历,遍也。言运火动气,皆历星宿藏法得所。又其室内须得清净,烧辟鬼,九炉画,五岳真形,八方真文,天童玉女,八公九真,十二神王,三大将军步虚坛八方悬镜,四面卓刀烧香,清净洁戒,及精思常存太上、九真八圣、玉女仙童、天兵力士。左右龙虎,前后朱雀、玄武,在一室之内。若得其丹妙理,不能绘画形象。有置太一炉,但清净思存众圣,随事炉电亦得。
  履行步斗宿#10,
  言房内坛中初发火,及雷雨恶风等,皆须禹步。步斗星,三步九迹。
  六甲次日辰。
  运大皆依十二辰次第,而转;历六十甲子。从先天至此,论鼎及固际运火作法,此再三深属者,又令人细心也。但初文后武,渐渐养火,即得不失。
  阴道厌一九,浊乱弄元胞。
  阴道者,阴元法也。一是铅精,属北方坎水,水数一。九者,汞也。汞为朱砂生,属於南方离,火数九。以烊铅精为水,投入炼汞相和,得乱汞压在铅,铅乃蔽其汞,在铅内如子居胎,不得飞遁,被铅胞包裹,或上或下,故云弄胞也。
  食气呜肠胃,吐正吸所邪#11。
  邪是铅,正是汞,气是火。言汞得火气相食乃成一体。故龙吐虎吸,言龙虎呼吸也。汞於铅内,故头呜肠胃。日满已后,其汞吐出铅上,状如朱砂,其色红紫,名日正阳丹也。俗喻人服气,吐死纳生也。
  昼夜不卧寐,阳明#12未常休。
  阳明,火也。言一年之内,上至三年,朝夜火不得休息。俗喻朝夜服气,元有休息。
  身体以疲倦#13,恍惚状若痴。
  言汞在铅花汁中,以经昼夜火稍,恍惚状若痴。伏亦喻人侍其炉火,日夜不休,以至痕倦,神情恍惚如痴。又作丹及黄白,皆先责汞结为砂,若丹用三年左味以入金花和支,亦入银器中支,续续向四边刮取乾汞,若黄白以对半入母同支汞以成砂,如石将砂入器中。一百二十日伏火为宝,以充用不堪为药,为有金铅故也。若作九转丹,支汞为砂,梼碎入鼎,五符覆藉。若此经正议如前。金汞入鼎,俗喻服气休根,精神恍惚,身体痴倦矣。
  百脉鼎沸驰,不得清澄居。
  言汞居铅内,在鼎中被火迫,常漫涌沸,汞驰入铅,百脉中不得清澄居。而俗喻从服食其气,咽元至此气,至丹田满,其百豚常若雷鸣,亦如沸汤,至久亦不得长生。虚动疲倦,不得丹服。神若如痴,终元长生之理也。
  累土立坛宇,朝暮敬祭祀。
  言丹院内立坛,朝暮祭祀。俗喻人求道立坛,对祭勤苦,亦不能得道。
  鬼物见形象,梦寐感慨之。
  言衍士恭勤炉火,常以精心,得鬼神见护,夜梦神感教汞也。亦喻人立坛祭祀,感得鬼见梦通,谓言得道也。
  心欢意喜悦#14,自为#15必延期。
  期,寿年也。为心身动苦得神助,心意喜悦。神丹一成,服铃延年不死。俗喻感得鬼见梦佑通,心将喜悦,言得长生。
  遽以夭命死,腐露其形骸。
  言汞一年伏火已后吐出铅上,伏死成丹,名日正阳之丹。故日伏火腐露其形也。经云:十月脱出其胞。是汞火足,脱出铅上也。俗喻人求道服气,休敉立坛勤祭,感梦神现,心怀其喜意,谓得长生之道。如此之辈,不免其死。不得大丹服之,终不免腐露而死者也。
  举错辄有为#16,悖逆失枢机。
  言伏汞为丹,悖不得理,辄自气意心赢,逆失枢机之秘法。若求法不明,费火丧财,遽失生路而夭其命。假得丹成,不晓出毒,辄为便服,为毒所中,亦丧其命。喻如人不得其丹理;徒费其功,服气立坛,终不免死,失其机要也。
  诸卫甚众多,千有万余言#17。
  言飞丹炼石千万余方,大丹之秘不过一二。具此《参同契》经内,亦说三二之法,但明其金石阴阳药性,但得汞伏火成丹紫色,即是大还丹药。任诸方所说,终不离铅汞。但学炼铅精,妙即是伏得汞也。元其种类,万元成日,乃妙者要务在由人制作。故知学道须广集经方,莫耻下问,道元不成也。若恃心高自执一理,叉不能成,成亦不妙。所以,其丹不出铅汞也。古歌日:白汞生朱砂,黑汞化黄丹。其中数九九,变化五三般。若至紫河车,黄金元处安。故知大丹不离铅汞,只是变化由人,且大丹若化得五金入汞成宝,始是大还丹也。罕见今人学得一法,制汞始至伏火即云大还丹。上更元法,甚愚甚愚。夫大丹,但莫着金银、石药等所杂,即是上元毒神丹。若杂诸石,只可治病,有毒损人,但调得铅汞,即是长生神丹也。又见愚人只得调铅制汞之法,云炒铅九转为丹,烧汞七返为朱,相和入鼎,雄雌所制,誉石固际,或黄丹荡治,亦有取银为末,用金为泥,将和雄雌曾等,飞炼入瓶。一年之火伏养,及其年毕,元有半成,唯有金银铅在,余尽为灰,灵汞独飞,更元一分。愚瞽之士云:是神丹服后不调,体沈腰重,忽有毒发,便当伤逝。即云犯触被神惩罚。据此不知药性,何大之甚?故人命至重,一死更元再生,服毒乃在其身,仙路如何可望。但明铅汞为丹,虽未至精,但得伏火,即是长生之药。虽知用铅仍不得,铅居汞内须去,铅尽然可服之。故暂借铅为根,岂应堪服?故知其法甚多,须广商量,不可造次,得一小法即将世法,言元过此法,乃非也。
  前却违黄老,曲折戾九都。
  夫飞丹炼石,起自黄老,次太上老君。九转者,是仙官调服丹学道之士名。戾九都者,仙官又是九教丹经,是老君度关授与尹喜说三化五转、九还七返之法及诸丹卫。非其一二,或前或后,不依科禁,故云前却曲折经法矣。
  明者省厥旨,旷然知所由。
  令学丹卫之士旷然明其法。多集仙经,自悟其理,故知其所由也。
  勤而从之#18,夙夜不息#19。经营#20三载,轻举远游。跨火不燃,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长乐元忧。道成德就,潜伏俟时。
  言好道之人,勤求丹衍,供侍炉火,朝夕不休,不敢怠堕,乃经三载得丹,成后服之得仙,道成德就。水火不害,坐在立亡,千变万化,役使鬼神,寿同天地,长乐何忧,潜遁人问,待时而仙也。
  太一乃召,移居中洲。
  太一是仙伯,中洲是仙官也。服丹之后,金骨玉髓,乃非凡体p及行阴德,精思坐忘,赛霞行气,太一使玉童、玉女取召入仙官也。
  功次#21上升,应受图录#22。
  言服半剂且住人闲,待功满三千,然后服尽一剂升天。录是仙人戒,图是五岳真形。图一斤为一剂,大还丹四两为一剂,此应是二斤药也。
  《火记》不虚作,演《易》以明之。
  火记者,谓大还神丹,象於《周易》,以明其用爻卦转鼎运火,故托於《周易》明迷其妙,而不虚作之也。
  偃月法#23鼎炉#24;
  炉,锅也。言鼎如仰月,亦如瓜形,亦有太一鼎也。
  白虎为熬枢。
  《草堂注》云:白虎为誉石。熬,煎熬也。言用誉石为汞之枢机。恐不然。为誉言至毒,若作乾汞为白,即用特生鹳巢中者,或用紫誉石及乌卓草为灰淋竟汞,不然三毒灰、五矾、二使药等。若大丹大药不应用誉石。据白虎者,又二议。若作白,即用银为壶芦子,号银为白虎。若依此《契》,白虎者是金花、玄白等,和酿研如泥,涂鼎,为汞之枢机也。熬,为火也。
  承#25日为流珠,
  汞是日精,因日而生,光明流转,滑利如珠,故日流珠。是铅入汞为九转,花承日为流珠。又将玄白釜盛汞为砂如珠,亦日流珠。汞是日精,故云承日。
  青龙与之俱。
  青龙是汞,汞属水,水数一?朱砂属火,火数二。二与一成三,三数属木,木位束方,故号青龙。将龙和流珠合为丹,故与之俱,前白虎俱也。白虎者,九铅精为汞之枢机。是熬铅也,化为汁投入青龙汞也,得火已后,吐花五色,名日流珠,一名天地之符。此符化重花汞为丹,名日还丹。《草堂》云:青龙是曾青。应不然。若作九丹,即先用曾青为水,此户经应不用。
  举东以合西,魂魄自相求#26。
  束方是青龙,属木,木#27主肝;肝是阳神,日魂,魂是汞。西方是白虎,属金,金主肺;肺是阴神,日魄,魄是铅。故以铅汞相合,故以魂魄相求。据经引束西求合,岂是誉石、曾青?
  上弦兑数八,下弦数#28亦八。两弦合其精,乾坤体乃成。二八应一斤,《易》道正不倾。铢有三百八十四,亦应爻之计#29.
  《诀》云:上弦八金,半斤汞也。下弦八金,半斤铅花也。兑主金,故二八应一斤。斤有三百八十四铢,象《易》三百八十四爻。汞为日,铅为月,日月为易字,故《易》不倾。应计汞本属金,汞中有金,金赤属南方,故号赤金。铅属金者,铅中有银,银白属西方,故称白金。又怀金花,故号金。又一释作白法,上弦兑八,下弦兑八,都十六两银为壶子作乾汞法。兑者,合也。故乾坤乃成。乾坤,器也。若正解,是作药斤两也。
  金入於猛火,色不夺精光。
  汞金之性,本元损折,得火不失精光。成丹之后,经火色不变,有杂即变。亦云金银为器,被火不损。又云着金银为丹,金不失,其性亦在。
  自开辟已#30来,日月不亏明。
  喻日月自从本有天地开辟已来,至今日月常明。喻药在鼎,每月一开之看,不有亏失也。
  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
  汞者,金也。体如金重,且其汞自有日月之形,在朱砂为日,在汞为月,故汞为日月为金也。罕见愚人执此金,议云:大丹用金。故不敢造,不知其金是汞及金花。古歌日:乍用还中宝,不用错中金。岂用真金银为丹?言用者甚误也。
  金本从月生#31,
  言金花本从铅生,铅是北方水,水为月,故金本从月生。金是铅花者也。
  朔受日之符#32。
  日是汞。谓《坤》卦皆从月朔一爻变为震,震为直符,《复》为直事。震为下器盛汞,故云受用朔。朝用震卦,暮用艮卦,所用一日及一月,用此二卦也。又议是汞入铅中而吐金花,名日天地之符,故日朔受日符也。
  金反#33归其母,
  言汞本是金孙,朱砂之子。朱是汞母,今烧汞成砂,变砂为金,故归其母。从金复化为砂,号日金砂。还丹道毕。
  月晦日包居#34。
  言月晦火气足是一小周天,阴阳数备即重开研治。又从月初一日起,重包裹居之。
  隐藏其垣郭#35,沈沦於洞虚。
  垣是太一炉,郭是太一鼎,虚是南方之火宿。谓金汞藏鼎中,得洞中之火,潜阴伏隐而未见,故日沈沦。
  金复其故性,
  言汞本属於金,今得阴阳火养化成金砂,故复其故性也。
  威光鼎乃嬉#36。
  嬉,美也。言丹欲毕,汞为砂,鼎药乃有光明威德,人乃嬉者也。
  子午数合三,
  子是水银,午是朱砂。朱砂属火,火数!一。水银属水,水数一。一与二为三,故合三也。亦是汞一名而有二号,居南北二方也。
  戊己号#37称五。
  戊是阳,属银。己是阴,属铅,是北方水,水数一。内有银,为白,金数四,以一及四,故称五也。亦金花於铅汞中,故称五是也。
  三五既和谐,八石正纲纪。
  三是水银,五是金花。上二释以三及五,故云八。及八月金王,故八石。世人不晓,云用八石为大还丹,甚误也。为汞得金,俱共和谐,丹之纲纪也、。
  呼吸相贪欲#38,伫思#39为夫妇。
  言汞属木,铅属金。金是木夫,木为金妇。龙呼虎吸,遂相责欲,勾制相伏,故以伫思相为夫妇。龙者汞,虎者金花,故知大还非阴阳同类而相伏。所以诸石傍助不入其汞,非金汞不可也。
  黄土金之父,
  黄土是金,为鼎内涂玄白、金花,号日金鼎。非是用金银为鼎,为土能生万物,金之是土生,故为金父。金者,是汞化为金砂。又议:号金化黄芽有戊己之号,戊己属土,用和汞及涂鼎内。又《诀》云:黄土者,雄雌枇流是也。为四黄属土,土王四季,元正形,因火立名,一王十八日,托在四季,用以为泥,涂於鼎内。此《契》宝不用四黄。
  流珠水之母。
  流珠是金花,水是汞。汞属水,故为水母。又流珠、金花之别名,得汞亦为汞母。
  水以土为鬼,土填水不起。
  《草堂注》云:用黄土填压上之多。不然,唯以诸诀皆云,用金五符等覆藉,不唯用土填压用亦得,故知土即是金花、黄牙等,水是汞。被土伏,故不起,非硫黄为土,用於化汞为朱。
  朱雀为火精,
  朱雀是火也。南方火之宿日精。
  执平调胜负。
  胜负是升降。升时加炭,降时喊炭。平平者,斗柄看斗所指定漏刻,如知时侯调火者也。
  水盛火消灭,俱死归厚土。
  水是铅,火是汞。言水得火,即烊成汁,故日盛也。汞入其中,得火汞死成砂,砂如土如灰,故归厚土是也。
  三性以#40合会,本性共宗祖。
  土是祖,金花也。一汞、二金、三朱,本是一宗。三性共奉土为祖,所以宗祖共相会也。
  巨胜以#41延年,还丹可入口。巨者,大也。大胜一切诸丹,故称巨胜。巨胜是日名,亦是还丹之别名,亦名十胜丹,亦名紫粉,亦号金砂,
  所以丹成服后延年益寿,入。长生不死也。
  金性不朽败#42,故为万物宝。
  汞本是金性,今化为金砂,此砂最尊最贵,万物之中上妙宝。乃化五金,所以金汞成丹,服之与天地毕也。其丹千变万化,人服之乃元休败,不死而得长生者也。
  卫士服食之,寿命得长久。
  言好道之人服此大还金丹寿长久,变形神仙飞空。
  土游於四季,守界定规矩。
  土者,黄土为鼎,或以铁鼎内涂黄土。及涂黄牙,及将覆黄牙藉,故能守界定於规矩,土为王於四季也。又土者,雄雌二黄也。故雄为将能守四夷,故云守界。界者,是色裹承汞也。规者,圆汞也。矩者,方金也。土能制也,故云界。二义俱通。
  金砂入五内,
  金砂,即大还丹也。言汞本是金体,经三年火及变为金砂。五内者,五脏。言卫人服金砂入五脏四肢。
  雾散若风雨。
  言凡人服金砂入五脏之内,流散若风雨,皆令堑死。为身宿秽,谷气不除,有七病、九虫、三尸等皆在,所以.堑死虫即苏,兼丹内或有誉石及雄黄曾青,并火.毒未除,故令堑死。亦有不死者,或是一年之药,及元别毒药,又人常行修德,休根日久,肠净脏净,故不死。故造大丹莫杂石药。若作黄白,及点化五金,制汞令乾。若元毒制,不能乾者也。
  黑需达四肢,颜色悦泽好。
  言服丹后,老得童颜,四肢润泽好,筋坚髓满。
  鬓发#43皆变黑,
  服丹后,白者变如黑。
  更生易牙齿#44。
  牙齿毁落者,叉更重生也。
  老翕复丁壮,
  言老仑反少归童,多力丁壮。六十日老人。
  耆妪成女。
  女是处女。服丹后,颜色如处女。老女日妪。七十日耆。九十日颐。
  改形免世厄,号之曰真人。
  言人禀阴阳精成。今炼阴阳精为丹,所以服丹之人改形易容,生羽翩,隐沦变化,役使鬼神,久视长生。阴阳不能陶铸,水火不侵。与死长辞,寿同天地,金骨玉髓,号日真人。此是大丹之功积元限,三灾不能害也。
  胡粉投炭中#45,色坏还为铅。
  此喻水银本是金。今烧叉成金,变金为砂,叉成金砂。还丹如胡粉,本是炒铅,和醉盐作,令安火上炒,铃变为铅。
  冰雪得温汤,解释成太玄。
  太玄,水也。如冰雪得阳,又化为水,自相制伏变化。又云玄伏金汞为丹,岂不成也?
  金以砂为主,禀和於水银。
  金者,久炼铅花也。言将铅出花,名日金砂。将砂和水银,亦烧黄丹为黄牙,亦名金砂。亦将黄丹鼓烧出铅,炒铅为砂,亦镕铅化砂,·为汁入汞,得理并通。不晓者云:将金银作末为砂入汞。甚非也。此是作勾留黄白法。若作丹,非金花、黄牙不成。《草堂》云:用朱砂,及用黄金和水银未能烊。
  变化由其真,终始自相因。
  言金与汞为真,自有变化为丹,终始自相因,非此真不入宝妙也。
  欲作服食仙,宜用#46同类者。
  若合大丹为汞,难制滑利。又属太阳,不得其铅金,终元得理也。其金属太阴,以阳得阴,乃为同类。夫大还丹者,象自然天生,还丹其自然,丹生於有砂之地,四千三百二十年即生,生时光明照山,彻於千里。至三元之日,上元紫微天官、诸天仙人、玉清仙官下探,非几世人之可得也。生时上有曾青,左有雄黄,右有一四二雌黄,下有金砂,南有朱砂,北有水银,为天地太阴、太阳冲气交腾。一千八十年则生金矿,矿一千八十年生丹砂,丹砂一千八十年生水银,水银一千八十年生自然还丹,合四千三百二十年。计一年十二月有四千三百二十时,一时为一年,故则一年火气成小还丹,二年火气成中还丹,三年火气成大还丹也。为用乾、坤二卦运火,其二卦有十二爻,一爻主二日半,二爻主五日,五日一行旬,合六十时。一爻三十时,二爻六十时,计一月三百六十时,象一年三百六十日也。是一月火气足,故一月一开。以此计一年,得四千三百二十年,火气足,故成大还丹。用三大元半及一小元,长十年火气,言於中有闰及大小月也,一千三百二十年为一大元,六十年为一小元,今造大还丹则此气计火数而造也。且朱汞专生以南,为南方向太阳,日气盛照生焉。《十洲记》云:若扶南林邑及五天竺国,朱砂状如瓦砾,今辰、锦州及五汉甚多。岭南外国,汞一斗一升始有百斤。若辰、锦州等汞,每斗一百斤也。据此,辰州、五溪汞为上也。其汞有生有熟,若天生流出者清而白,利堪为丹。若蒸烧水银为熟,白浊而钝,是赢烧之不堪入药也。只堪入粉家及金用,所以烧大丹大药皆取光明砂,自烧出汞乃为丹也。使丹砂大方三四寸,有文理似马齿,光明通彻日光明砂。如小兄拳似人齿,名朱兄。似粟米大者,名朱砂。外白内红,名日白马齿砂,但砂色紫。色赤光明者为上,次如石榴子亦可用,元石即并堪也。《五金诀》日:金得银而虚,银得铜而练,铜得铁而殊,铁得锡而俱;铜得汞伏而元忧,汞得金而濡,金得雄而事通,银得雄而始终;铜得雄而异性同,铁得雄而去危凶;金得雌制一时,银得雌变元疑;铜得雌成道去非,铁得雌自令坚持,锡得雌成珑令宜。故知物有同类,非类难伏,所以大还!丹非阴阳伏制,不成丹也。故经云:伏汞为丹,可坐玉坛。若独制汞为丹,为真一法,亦名如意法,亦名真一特行法。九元子日:不许单制。故用其铅为单制,汞名孤阳,事须阴药。又《诀》云:用银为同类。用银为末八两,汞七两,雄黄一两,每月除虎添龙。龙者生汞,虎者伏汞。乾银亦是好法。计大丹无理。又法用银器支汞为砂后,用雌雄曾流为泥,裹汞砂入银,合子中誉石、赤石脂,固际赤盐覆藉,名日特行。此法亦同类,多是小紫未审实,成不成叉有毒未审,堪久服否。又法有黄金和汞入雄,又法朱砂和汞每月添朱砂,名赤龙屡降,白虎饮之。又法朱砂和汞等分,每七日添生硫黄,待成砂入瓶,亦有用银、朱汞,一向十二月添雄修、赤盐覆藉,总为同类。若依此《契》,即非唯金汞为真同类。
  植禾当以粟#47,
  喻如种禾须得粟为种,作药须得铅丹为种,丹成后用丹为种,余非种类。
  伏鸡#48用其子#49。
  言伏鸡须卯,叉得鸡兄,故还丹须金花为同类叉成矣。
  以类转自然#50,物成易陶冷。同类易施功,非种难为宝#51。是以骛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水流不炎上,火黑不润下。
  言铅汞所合,事须谐和,后得丹成,复以丹为种,故以物转自然,成易陶冶。类若同,岂不成宝哉?不同类者,骛雀岂生凤,狐兔不生马,水流叉不向上,火炎必不向下,故知同类即成,非类不可。
  世问多学士,高妙美#52良才。邂逅不遭值#53,耗火亡货财。
  言世人多好学长生神丹,卫士志慕炉火,不遇明师示其真诀,自恃才高,学得一小法,以意为之,或云用金银,或云用雄雌曾、空朱等,或云一年,或云六十日,或云九转斤两不明,或伏得汞即言是大丹,或成丹而又不得伏火,或有败失怅望即休,或羞而不伏问於人,以此懈怠,经诀不明,进退狐疑,遂成败失,弃火损财,如斯之辈多矣。
  据案依托文#54妄以意为之。端绪元因绿,度量可#55操持。梼治羌石胆,云母及誉磁。硫黄烧豫章,铅顺.相炼治#57。
  言好道炉火之士,不得真诀,遇一小法,或寻古文及诸隐言,又执此《契》,云金是银,称水为木,云虎是誉,云龙是曾青,称土为雄黄,称金花为白银,号黄牙为硫黄,号秋石是誉石,称石胆云出蒲州,一云羌道。用碧翠者托意自能,强称我解,岂知神方秘重,隐乱真言,岂石胆出於铅中,秋石、黄牙俱出金公之体?《经》云豫章者,是道州,古属饶州豫章县,非今洪州。豫章为道、永等州,出朱砂、水银,今人将为用洪州。豫章之土为器,及捣云母、誉石、磁石、硫黄、石胆为丹,岂非大谬?托意为之,故《经》云:持之有法礼,则未忍悉陈程敷。岂秘直说也。如斯之士,未足可言。顽,水银之别名。
  鼓下#58五石铜,以之为尽枢#59。
  尽枢,器也。不知其理,妄将五金为鼎,岂有得耶?五星、五金皆出石中,故云五石。非鼓石能出金铜也。若伏乾汞为银,即须银器。若作丹,须土鼎。用铅不炼玄白,金花涂内即成也。
  杂姓不同种#60,安肯合体居。千举必万败,欲点反成痴。傲幸#61讫不遇,圣人独知之。秆年至白首,用索怅狐疑#62。
  物非种类,杂何可成?千举万败,至老不惬,心生怅望,犹自狐疑。又效幸不服膺於师,广集经诀及《参同契》,索尽财货,谬杂诸石,至老不可得也。
  背道守迷路,履径#63入曲邪#64。
  言人寻《参同#65契》及隐诀,云:法非在此中。不识真经,妄屈曲邪路,故把道守迷。此之谓欤。
  管窥不广见,难以揆方来。
  谓人执一法,或得一经一诀,即云妙。犹如管中窥明,岂是广见远方处来?
  若夫至圣,不过伏羲,始画八卦,效法天地。
  伏羲太嗥氏木德王,仰效天象,龙马负图,由河出现,而定八卦。后神农重其卦,引而申之为六十四卦。《系》云:天生变化,圣人则之。
  文王帝之宗,修而#66演爻辞。
  后周文王演《易》而定爻辞、丝言。
  夫子庶圣雄,记《十翼》以辅之#67。
  夫子是众圣之雄,故作《十翼》。爻辞、象、系、卦、象辞并前为十卷,名日《十翼》。后夫子赞《易》道,迷《象》、《象》,所以《易》者,微妙之宗旨,照玄志命之书,故在夏日《连山》,在殷日《归藏》,在周名《周易》,在汉名《太玄书》,在晋名《同林》。故丹道至妙,托《易》象焉。
  三君天所挺,迭兴更御时。优劣有步骤,功德不相如#68。
  言天下至圣元过伏羲、文王、孔子三君,是天下之挺,特画卦演爻作《十翼》,知盛衰,犹不敢御炉火,同彩不能明。何况几流而辄合造化?此道幽玄,亲承火诀,然可合之。又三皇已前人乃淳素五帝,已后世法日浇,所以古人用二味成丹,后人乃知众石。所以论其功优劣不相得也。
  制作有所踵,
  言制作自有踵,非类不成。
  推度审分铢。
  铢者,一斤药有三百八十四铢。应天度数,须审分铢,应度数也。
  有形易忖量,
  言汞得金花,为形为丹铃成,如作黄白用金银和汞易忖量也。
  无兆难虑谋。
  谋,计策也。兆,基本也。汞不得金,为基本难谋计,故水火有形尚不可调制;汞甚神化元兆,实难谋思也。
  造作#69令可法,为世定诗书。
  法,则也。言真人造作丹卫着於经方,在世人自不悟。诗是古歌,书是《参同契》,故《同契》详古歌,而造俱流在《契》。丹方了了,人自不明其理,谬自出意,犹如孔子删《诗》定《礼》,永为法则,故丹衍若不明《同契》之人,道铃不成,成亦不长,不得神妙变化之理。
  素元前识资,因师学悟#70之。
  素者,白汞、金、铅、汞也。非师不悟,所以徐君自言.因师始悟。今言《同契》及别经诀,多有隐秘,或前或后,故乱着文言,素既不明,皆因所学经师而悟者也。
  浩若寨帷帐#71,
  如旷野之中,而元帷帐。托空出意,而造何益也?
  暝目#72登高台。
  闭目自意,终元得理。如暝目上高台而元所见,如人好此丹道,见登於此,所费元成,暝目不悟。
  《火记》六百篇,所趣等不殊。文字郑重说,俗人#73不熟思#74。
  《火记》是丹经也。言神丹大药六百余条,虽有多方,其趣虽殊,终归一理。恐人不晓,故文字重重而说。何故不真说者?为神丹秘重,始不直说;恐泄漏天机,始秘此文。又恐长生之道绝,人不修道,谤世元有长生神仙之药。又其道在近,俗人自不熟思,使寻金汞阴阳,一金一石可晓者也。
  窃代#75贤者谈,曷敢诈为辞#76。
  辞者,经方、《同契》也。言我此书实说,不诈为谬,传於后代。诸贤窃心见之,须自思取悟。
  若遂结舌疮#77绝道获罪诛。
  始实说之,恐人不遵道,始结舌不言。又恐道绝获罪也。
  写情着竹帛,恐泄天之符#78。
  符,汞也。是天之心汞,又生五符也。
  犹豫独增叹#79悦仰缀思愚#80。
  谓始写情竹帛流文,恐泄漏不说,道绝获罪於身,故犹豫二途。思情缀录,故隐言乱说。
  始之有法程#81,未忍悉陈敷。
  言修治丹法,自有法程。未忍悉陈敷,露程数。
  略述其纲纪,开端见枝条#82。
  所作有法,未能尽说,略迷纪纲,开视枝条,敷露此法。故制伏之道,表以天心,立象以言,象若不立,.天心不可见,故以敷露枝条,知其表象。从此以后,直论金汞成丹,所以重程敷露其条也。
  以金为堤防。水入乃优游。
  金者,是九炼铅精金花牙也。以金花为堤防能制汞,其堤防是勾留法,能勾其汞,故日堤防。制汞成丹,非用金银勾汞,用即是黄白勾留法。又云用金为鼎,号日堤防,此是银壶子法。非丹所用,所以其汞得金花相入相谐元失,故日优游。本云水为木字,非也。云用曾青为木,未详也。
  金计有十五,
  用金花十五两。水银性燥难制,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爱好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健身爱好网版权所有 )

GMT+8, 2019-8-21 11:00 , Processed in 1.25684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