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赞灵集

2015-5-16 13:47|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5185| 评论: 0

摘要: 赞灵集   经名:赞灵集。撰人不祥。四卷。底本出处《万历续道藏》。
赞灵集
  经名:赞灵集。撰人不祥。四卷。底本出处《万历续道藏》。 
  目录
  卷一
  碑记
  灵济宫记重    修灵济宫记志铭
  重修灵济宫记   灵济真人序
  鳌峰神秀图记
  卷二
  表札
  贺真君褒封表   贺金阙瑞旦表
  贺玉阙瑞日一表  上元上真君表
  上真君祈安表   乡民保真君奏札
  卷三
  序疏跋文
  真君科式序    真君愿序
  重修灵济宫疏   徐仙翰藻跋二篇
  上灵济宫勑额文  上亲睦堂勑额文
  上燕喜堂勑额文  谢雨丹悃
  卷四诗
  诗
  上真君诗    谒灵济宫十二首
  夜宿灵济宫   宝殿十奇峰二十首
  真仙八咏图四十首
  赞灵集卷之一
  碑记
  灵济宫记二篇
  福郡之望邑曰闽,闽邑之望里曰积善。灵济王祠,盖一方之所仰焉,帱荫而庇福者也。初年徼福丐灵之人,尝有以鸾箕渍神者,一联之诗,数语之谶,事迹灵验,今犹记诵,而於文则未之闻也。至后乡人聚首祷于祠下,顾瞻庙宇,瓦桶腐圯,像图黯昧,因相谓曰:是可以致楬虔妥灵之意乎。谋一新之,而以箕卜神。於是剡剡扬灵,为文以示之,俾趣工焉。及工逸事遂,复有所谓神之告之,一言一话胥文也。嗣是而后,大篇短章,层见叠出。翼者肢熊,笔者腕脱,观者瞳眩。而神之文浩乎,汪乎,如存硕灵黄而注,渤澥邻之邑里,竞相传写。且敬,且疏,且驳,且愕,是岂烟火食者所能道一语於其间哉。闻之向者,勑额之请,神之姓字莫,或前知父老,取姓枚之。既知姓徐,而详则宝莫之闻。今也世美之源,灵迹之给,该且悉焉。神一而已,非固吝於前。是数年之请,而今焉为是,以震夫人也。毋乃斯文将兴,神预有以发其祥,而阐其灵耶。抑神之意化,有所为而为之也。噫,是当有以谅神之心者,如湍逆流,喧虺澎湃,终不若中流滔之无声。以文而示乎人,神盖得已而不容已者也。三代无文人,六经无文法。上圣大贤,凡其着书以垂世者,非乐为是之衒斋也。君臣之分微,孔圣是以有春秋之笔。仁义之迹熄,孟氏是以有七篇之书。王道果行,兰陵令之书,可不作也。礼乐且正,诗未亡,则文中子彭琴汾水之阳矣,元怪夫何有其化。今其传后不寄之文,奚寄焉。神之心,前乎圣贤之心也。为之碑,而使之以知履历。为之签,而使之以知吉凶。山川之堙微也,为塞中之文以辟之。风俗之薄恶也,为《梁父吟》,以讥之。敬念消亡,士风颓靡,为《绝笔吟》,为《非神赋》以警之。以至《 获麟》 之歌,自辩之文。变体之诗,雅正奇崛,千汇万状,如英章濩夏之迭奏於耳,如谷粟布帛之均适於用。文乎,文乎,篇章句读云乎哉。夫使居是里之人,诵神之文,鉴神之心。一乡之中,陶为道义。十室之邑,熏为忠信士焉。而学农焉,而耕工商焉,而役作贸迁辟争也,而礼逊嚚讼也,而友助游闲也。而力本则神,於是时,固可以游於圣,不可知之天矣。何以文为神之署,碑阴曰:余虽仿柳侯之万一,不得文公以记之,何以示来者。今观韩记之中,自子严父诏,妇顺夫指,与夫入慈孝,出友悌之外,无长语。是神所托於后之文公者,不过以扶世教为念也。欤,余袜线短能,何敢望文公之万一,鼋眼蜩螝,非敢呜於雷霆之下。顾念神自石晋开运,以入于闽。余之始祖,亦於五季由,固始而来闽。先代以来,或营其地,以建神之祠。或请於朝,而尚神之徽号。奉神之祀,兹有年矣。乡人复相同志,而成输换之事。来昆仍云冀神之庇,未有涯也。余欲无言,焉得而无诸。若夫神之姓氏之称世,系之美灵验之事与。夫庙宇创立,修葺之年月,备见於神自述之碑。非牛马走,所得以容其喙,是不过着神作文之意而已。俾一方之民,食我桑档,怀我好音。果胥而道艺,忠信之归,则瑶浆蠹勺不必实,醢豚甘鸡不必荐,溪毛燎水亦可答神之心也。无教,则神之惠。人之贶也,亦无穷气数,循环无往不复。神之文而发祥,阐灵於其前人,以文而蜚英,腾实於其后,将见天宠褒崇宣封,显赫神之荣也。(廴十朔)紫凌青,施金斛椒,人之盛也。于是之时,必有大挥如椽之笔,以记之事者矣,余行当拭目以俟。罔俾文公,专美柳侯。
  又
  闽踰峡江而南,有山竦杰曰鳌峰。山之南,灵济仙宫也。粤昔,丛祠阴迹显着,国用其勋,民赖其庥,徽号褒加,祭式惟慎,至於今日,倚欤,盛哉。历岁既久,庙之梁桶,侈剥不治,凭附丹青,渐已黯昧。时有乡民诣祠下,枚卜乃事,见而相谓曰:是不足以揭虔妥灵也,完而新之,具尚一乃心力。神喜其不婉婉,未下为文,以勉之。於是裒诚鸠费,戒工度材,各肩其事,有而无怠。门之隘者,广。池之涸者,聚。一木一瓦之坏者,易。彩以饰像,衣以章身。文曹武兵,亦加润色。威状赫赫,德扬明明。见者闻者,咸兹以恭。愿乐其施,而工告成焉,时则秋八月也。功不自有,归之於神荐。裸兴俯具事以告,怀柔显思,式告有相。载扬其灵,自序其所,出历三代。至五季以来,启烈寿后,所以委祉。今日庙食兹土者,有槩有详,而为之记也。同事者愕然,视悚然,诵芒芒然。笔且曰:向者勑额之请,卜姓曰徐。是犹隐於圣,不可知之矣。今乃知出於偃王之裔,信有验也。请神记之以石,昭冥冥而垂无穷。有是而后,文笔层现,易卦有签,断吉凶也。梁父有唫,亦劝戒也。非神有赋,昭冥漠也。塞井有入,辟禁忌也。若跋,若赋,若辨,若启、若曲,若偈,千态万状,愈出愈奇。如倚空之岩,崒嵂巍峭。如怒风之涛,汹涌澎湃。噫,何其文也。夫文也者,在天为奎壁之精,在地为图书之宝,在人为朝廷之瑞。今神也,恍惚之间,杳冥之际,影不可见,响不可闻,而乃显之以文,何也。聪明正直,粹乎其严。威灵气焰,赫乎其高。不可见,无所不见。不可闻,无所不闻。出乾入坤,穷今(廴十朔)古。察来彰往,显微阐幽。故能泄天精,裂地宝,发人瑞神之文,神之德,与天未丧。文地不爱文,使人得以展布斯文。神也,游於无声无臭之天,可也。不属之人,乃属之神,可叹也。夫鳌峰之精,龙首之英,必有瑰奇之士出焉。神其尚相斯文乎,不然何乃发其祥也。神之文曰:予所作,必有以为异日之验,进身之阶。神之诗曰:文章岂不贵,君子终豹蔚。岂我意哉。造化循环,无往不复,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可也。其词:
  鳌峰蜿蜓,灵济之宫。昭哉先烈,孝思偃王。
  施祠洪绵,血食一方。四民地利,胥赖其庆。
  怀柔左右,赫赫耿光。大掖斯文,以发厥祥。
  显相有严,报本孔臧。矢歌颂美。百世不忘。
  修灵齐宫志铭
  人之所事者,神。神之所依者。人。时值初吉景辰,神赫厥灵,剡剡为文,以任而任於同事者。祇栗厥戒,夙夜不敢忘怠。是以妆裹圣像,乃命司服,其饬衣裳。既就,神自作履历,刻铭诸碑。灏灏乎,噩噩乎,似非世俗语所能道。赫然惊人,其谁不敢不进其所有以为答。同事者谋曰:东西池涸矣,谁不足以壮祠宫之瞻视。外附之壁坏矣,诚不足以耸人心之畏敬。龙首之井,诚为风土之害,既废矣。今塞斯井,凿斯池,画斯壁,以媚神意,亦将有利於人,其宜乎。同事曰:可。文章东合二序之神,捷蒙尘久矣,时尚武事,有欲去之,而为尚武之谋者。其同事尝闻孔子有言曰:文章必有武备,武必有文备。夫文治武功,相资为用,此百世不易之道,其可阙乎。故上宰福禄三星之祠,下土辅国安民之像,先文后武,各得其制。同事又曰:可。外有门闾之故观,内藩翰之森严。檐版之丹擭辉煌,掖庭之粉黛冠绝。至於补葺罅漏,靡不究心。独二库卑污,不修且坏。乡民大惧,不任一日,复与同事谋诸神曰:从事於斯也,久矣,欲已之,而不能休,此意晓然,神其知之。告我以文曰:修庙难,惟义之归,敢不喻所指。於是椽栋之腐黑者,盖瓦之破缺者,垣墙之凸凹不齐者,俱治而新之。神於此时,再降之记,命库之名曰:堂东有亲睦,西为燕喜。俾凭附之质得以宣,其列美矣,茂矣,诸好备矣。虽曰同事者之所协力,是皆神之灵有以使其然而然也。及将次就诸,请其额于本路官总管张公铎,复尊祠曰宫。笔椽字斗,照人耳目。凡道路观者,车乘填塞参日,莫不张大称誉,竦然而增敬。东街之碑,神之所自序也。西阶之记,人之所以赞厥美也。神之文章者,诸宫曰碑、曰记、曰签、曰赞、曰文、曰赋、曰启、曰表、曰卞、曰议、曰序、曰颂、曰诗、曰曲、曰行、曰说,其有集行于世,焕然而可述也。灵济之封旌,褒前朝真人之号,道宣天休,厥德章明,垂誉终古。此黄发耆艾野夫版尹之所愿颂,非乡人一词之所能。既七日,复来与同事,谨以牲醑,用伸告成之礼。就位于庭,悚然深惟。三载考绩,亦既勤止。惟神念厥功,必有以相之,使乡人均蒙其福,世世承事,宁可不知所自耶。今欲刻诸石,以记其事。诚恐议者,以为专美之讥。姑志岁月于灵济宫,敢铭之曰:
  受职九天,惧灵下土。神笔惊人,沛然莫御。
  饬以衣裳,为身之章。亲睦燕喜,命名日堂。
  佣役征工,作新斯宫。四方云集,至日讫功。
  三岁考绩,各恭乃职。其难其慎,惟和帷一。
  神既安止,载人载喜。钦若兹教,是信是使。
  惟尔有神。福及吾民。天鉴厥德,锡号真人。
  图像辉彩,洋洋如在。尔民报祀。万世不怠。
  后之君子,无废成美。刻志于壁,以赞攸始。
  重修灵济宫记
  至元三十年十月,闽积善里,士交章君桂龙,以书奉灵济王庙记来曰:此神笔也,里有古庙而无碑,屋且圯。夏五月,沈君建翁修而作之,桂龙与周仝等共谋而成其美。八月,工告讫功。神赫厥灵,载降之记,将刻石,命里林迪功延年书之,且属予篆其额。春一不敢辞,署名惟谨。十二月,又奉古诗来曰:此神意之所记也,盍记诸。春一心已诺,而笔未暇。明年正月,亲来征诺,又出神所赐古今诗一篇,凡六十五韵。春一何与斯文,乃褥神之勤如此。昔江神尝揖王勃而告之曰:滕王阁将作序,子往赋之。时主人已宿构於其婿。勃之文乃出不意,岂当笔者固有数於其间耶。於是焚香叩齿,取记与诗,端诵数过,绝不类烟火食语,而作曰:异哉,夫以聪明正直为德者,神之分也。以威灵气焰动人者,神之余也。庙自石晋开运以来,厥惟旧哉,诸君精白承休者有年矣。今日之事,敢问其所以然。章君对曰:神之文,不但此记此诗而已,前乎数年,灵明尚閟,只联片字,时而出之。今剡剡扬灵,灿然有文,与人相接。其所指归,或勉以义,或诱以善,或劝以孝敬。至於遇事立言,则有《塞井》,文有《非神赋》,有《画士传》有《壁像赞》有《梁甫》等吟,有《获麟》等歌。若序,若跋,若启,若辨,若行,若曲、若颂,若疏,千态万状,愈出愈奇。闻其风者,赢粮而景从。苟以是心至神,各随其所。扣而告之,一话一言,胥文也。桂龙与建翁等陟降左右,靡不夙夜因事而谒文,因文而证事,得手应心,如契如券,故叶力於此,以对扬神之休命。予又作而叹曰:斯文其庶几乎,天降时雨。山川出云,嗜欲将至。有开必先惟鬼神者,得兆朕之先而文章者,神明之律吕也。自唐而后,国朝以科目取士,士生斯世,争以文呜。蜀之神有梓潼者,阐灵一方,专宰科名。九十四化之文一唱,蜀士敬之爱之,不啻如事父母。凡擢危科跻显仕,不敢曰己之能,必曰神之赐。由此它方之为士,在在尸而柷之。梓潼之香火,遂遍天下。徽号之加,莫尊焉。今日之灵济,即前日之梓潼也。梓潼显於蜀。灵济显於闽。九十四化之文殆不足过,将见神之香火,亦犹梓潼之遍天下,岂但剑惠於一方哉。然斯文与天地,并未尝一日泯没。暂晦者必明,暂否者必泰,故神有以发其祥也。神碑既立,里之人士欢欣鼓舞。时周君庄翕,实献碑阴之文,其言曰:岳之神,必降而后生。申莘之神,必降而后生。尹今将生乎,抑将生尹乎。斯言也,盖有以扶其手而擘其口者矣。地灵日彰,人杰日出,异时必将以文呜。国家之盛,非惟为人士贺,尤当为神贺也。神姓徐,生为人,殁为神,功在国,德在民。世美之源流,庙封之次序,悉已见於神之所记。此但书修庙,降文,立碑之槩尔。章君又曰:向日敕额方请之时,神之氏讳莫能前知,父老取姓,枚卜之得姓曰徐,从而名之曰望。望者,言其德可配於四望,秩而祭之,宜也。今神自言吾为江王,讳知证。吾弟饶王,讳知谔。式克正名,而知本始。予尝读五代史,至吴之世家,於齐王系之以感慨。方其与刘威,陶雅等,佐行密起淮南,盖一世之英雄也。及得政,如彼其专矣。然且奉杨氏诸孤而臣之,其视张文表之不事周保权,岂不相径庭哉。宇宙无穷,往事尘土,而有子二王流芳百年,庙食万世。呜呼,齐王亦不死矣。时上元前二日甲子记。
  灵济真人序
  神之氏讳爵里,载在五代史。晋开运之四年岁,真协洽皇灵,剡剡来降于兹,以羲历策之,历甲子二千之数有奇。嘉熙二年,蒙朝廷锡命,考之祭法,宜在祀典。每遇三元、八节、甲子、庚申、斗降之日,人之有事於神,宿戒斋祭纯素之道,惟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一其一,合乎自然而已。黄帝得之,以登云天。西王母得之,以坐乎少广。今神之精魄不爽其聪明,得之以与浮丘公王子,晋司马子微、冯大和诸人,周游乎无极之天。听之,不闻其声,其声挥绰。视之,不见其名,其名高明。四时得节,万物不伤,利泽施於天地,后世其孰能知之。昔南华先生举太宗师之言曰:有真人,而后有真知。属者恭遇三十八代天师,宣授太素凝神。广道真人,以其知之所知,每知之是为师乎。特为补奏天京江王,充九天金阙明道达德大仙显灵溥济真人,夫人许氏特授顺助仁惠仙妃。饶王充九天玉阙宣化扶教上仙昭灵博济真人,夫人陶氏特授善助慈懿仙妃。徽称赫奕,为龙为先,使在天之灵得以宣其烈。今日太平,物无违拒,肃雨又阳,咸若有答。乡士庶民,莫不忻忻然而踊跃,相与北向蹈舞、拜手、稽首,上祝圣寿无疆,且壹神德。愿垂表后,刻在金石,序之以诗曰:
  得一以灵兮,谓之神。神之为神兮,而能精。
  窈窈冥冥兮,无为无形。有性有情兮,与道合真。
  夫号真人兮,飞奏天京。特予功绩兮,播於金石。
  大仙上仙兮,升入九天。雨旸不愆兮,掌造化之权。
  尔民得保全兮,喜跃踊驱。执我豆笾兮,孰敢不虔。
  灵德之渊渊兮,具颂是宣。刻石永坚兮,何千万年。
  明远完教之玄法师福州路道录刘景福撰。
  鳌峰神秀图记
  闽城南,大江自西而东,曰峡江、度江。又二十里许,有山曰鳌峰。擅群山之胜,逮诸水之会,而祠在焉。其旁屋宇,星聚棋布。神依人之居,而岁时伏。臈牲肴粢盛,获食其土。人赖神之休,而长幼树畜,率无水旱灾殄之虞,获安其生。此神人,并立实阴阳至理,世不能废也。鳌峰二神,相传徐姓,南唐知诰诸弟,长知证,称金阙真人。次知夸,称玉阙真人。谓在唐世,尝将兵入闽过漳讨贼,次鳌峰,有功。仙在芝屿,天灯、天乐降其地,遂祠之。按史,知证,温弟五子也,封江王,改封魏。知夸,温弟六子也,封饶王,改封梁。闽国王延政、延曦弟兄不协,国日乱。唐遣其将查文逐之,乘胜克泉漳诸郡。不书王在行。御史失之欤?以鳌峰秀拔奇伟,山川融结,宜神所凭托。神拥山川,明丰而禳祈,祝祷,若神所答譬。玉在山,而木润。珠在渊,而水辉。厥理有繇,矧生功德。其乡殁,而祠之礼也。翰林待诏长乐高廷礼氏,其子熊,走祷祠下,肸响相通,如承面谕,(言十亢)征诸事,豪发弗爽。特诏因写鳌峰神秀图,以报灵贶,第征子记之,并述其槩,以告于乡人。
  水乐九年九月望日汉府纪善翰林院修撰儒林郎闽人王褒记。翰林院待韶长乐高廷礼画并书。
  赞灵集卷之一竟
  赞灵集卷之二
  表札
  贺真君褒封表
  伏吕天之文,曰凤篆龙章,其命有德神之名。在丹台玉室,何忧不仙。妙用不可以思议,舞蹈自形於手足。某申贺,恭惟九天灵济真人,好是正直,亶此聪明。默推生生化化之仁,尤得杳杳冥冥之道。克厥威,克厥爱,常怀儆戒之忧。惟其能,惟其人,果沐褒封之宠,众皆曰可。时懋乃功,谁无折屐之欢,敢效执鞭之贺。伏念某苇苕寄迹,草芥微生,惟适之安。仰圣庥之是,荷卷言所自,岂童子之不知。进表陈情,铭心知愧。伏乞俯垂高听,远察卑诚。爰剡剡以扬灵,乃禳禳而降福。其养民也惠,如雨露之所沾濡。诞我祝如何,与天地相为悠久。
  贺金阙瑞旦表
  伏吕一封九重天,荣授南昌之上宰。九月十七日,喜逢嵩岳之降神,里社交欢,人民胥庆。恭惟九天金阙明道达德大仙显灵溥济真人,好是正直,大以神通。与日月而并明,参天地之化育。五十五愿,发誓度人。四百余年,积功累行。惟德是辅,与道合真。施之万物得其宜,措之四时得其序。举皆蒙福,孰敢忘恩。同伸虎拜之诚,恭祝兕觥之寿。更冀积善乡一千余户口,俱托帡蒙。大圣朝亿万载,基图相为长久。臣下情无任瞻恋之至。
  又
  伏吕嵩岳储祥毓英才,而出将入相,风云庆会。为明神而辅国庇民,瑞旦届值於九秋事业,有光於五代。恭惟九天金阙真君,系出偃王,世封齐邑,庙食五百余年之盛,褒封三十二字之荣。灵贶孔彰,殊恩屡降。惟此鳌峰之地杰,荐臻虹渚之星流,庸举兕觥,用伸燕贺。伏念泰登仙版,职奉灵祠。凡居覆焘之间,莫匪帡幪之庇。良以感恩之有日,将何报祀於今时。晨香夕灯,常瞻烜赫。朝锺暮鼓,少备
  勤渠。不辞演潦之可羞,惟冀神明之来格。伏愿圣人在位,抚华夏於万年。神德彰灵,亨褒崇於千载。宫门肃静,闾里康宁。
  贺玉阙瑞旦表
  伏以雍雍在宫,肃肃在庙。主尔百神赫赫,厥声濯濯。厥灵相予肆祀,时则历多年,所式克至今日休。臣惶恐惶恐,顿首顿首。恭闻大而圣,圣而神。诚则形,形则着。来也无涯,去也无迹。视之弗见,听之弗闻。聪明正直,依人而行。远近幽深,知物之故。天地合其德,四时合其序。名声昭于时,利泽加於民。维桑梓则必恭,虽苹系而可荐。伏念醮首某等,与乡人处,忝儒者流,惟神其依,不言所利。雨旸时,若天且不违,况於人。老安少怀,民到于今,受其赐。士悦朝,农悦野,工歌肆,商歌尘。巍乎成功,何以报德。兹盖伏遇九天玉阙宣化扶教上仙昭灵博济真人庆流瑞旦,节应中元式月,斯生与天齐寿,让莱相独先於一日,踵康王犹后於八朝。其命维新,而民阶乐,聿庆嵩岳。降神之日,同伸华封,请祝之诚。桂魄初员,辉瑛东方之日。蓬仙不老,光联南极之星。岂若身亲见之,不知乎舞之也。伏愿在其左,在其右,在其上,不显亦临。俾以富,俾以寿,俾以昌,自今以始。臣下情无任瞻恋之至。
  又
  切以圣不可知,之谓神,感而则应。民到于今,受其赐,靡也可忘。式克至今日休,不敢启上帝命。臣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恭闻无形之表,至道之精。轩辕皇帝,启钥抽关,太上老君,传灯续印。德而不德,清虚怪,寂寂之无宗。玄之又玄,廓落达,生生之有妙。周流六虚而无息,主宰万物而不遗。巍乎,其有成功,无以称其威德。伏念臣志求诸道,材下於人。敷奏以言:方寸地之阶,愿借恪恭乃职,咫尺天之威不违。重念醮首某等,致力於神绥,我以福祠称灵济,名被显封赫厥,声濯濯厥灵,雍雍在宫,肃肃在庙,虽桑梓必敬,止维苹蘩可荐之。兹遇中元集福之晨,是乃上相诞生之旦。乾坤为瑞,闾里称欢。是月在中,式播嵩岳生申之咏。与天齐寿,同伸华封,祝寿之诚。兹盖伏遇昊天玉皇上帝玉陛下,总元范於十方,建大功於亿劫,无有远迩,均属照临。凡有血气,莫不尊用,敷肾肠历以告。臣尘凡浊质,夙夜小心,自惭蠢蠢无知,敢曰高高在上,斋戒沐浴以事帝。对越在天,聪明正直之谓神。虔恭在位,幸披云而睹日,如临渊而履冰。伏愿不闻,亦式不显,亦临有相之道。俾富而昌,俾耆而艾,用锡厥民。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之至。
  上元上真君表
  三阳开泰,适人事之肇。兴两阙如临,谅天心之可格。敷陈素愿,益茂洪禧。臣诚惶诚恐,蝢首顿首。恭惟九天二位真君,裔出偃王,世封齐邑。丕哉灵德,等乾坤覆载之功。用以济民,推雨露沾濡之泽。神通自在,正直无私。庙食今四百年,天封凡十六字。人所见恩,谁敢不敬。伏愿降尔遐福,载歌禳禳简简之诗。保我后生,爰咏蛰蛰绳绳之德。
  上真君祈安表
  咨寒怨暑,特小人见浅之谋。居安虑危,惟君子知几而作。虽自祷之久矣,赖有阴以相之。某申谢:恭惟九天灵济真君,德配乾坤,泽垂雨露,以显灵昭灵之德,推溥济博济之心。伏念某等,受廛为氓,聚庐托处。久席云天之庇,敢倾葵日之诚。弗克修持,未知惭愧。念震邻之警义,贵在於恤邻。然同井之安救,当防於入井必也先。事而能惧,庶其后患以无忧。更冀雨及我私,实颖,实栗,实坚。好锡用民福,曰寿,曰富,曰康宁。
  又
  神非类而不祀,以其能於捍灾御难。天作孽犹可违,宁敢稽於修斋执戒,拳拳唯谨,战战若惊。仰瞻灵德之在天,俯拜皇恩而感地。伏念某等,枌榆同社,桑梓连阴。自惭坐井以无闻,敬率居邻而有请,谓民情可见。昔曾闻己过之衍,何帝怒不回。今未免童蒙之渎,岂药大夫怪迂之方未尽。抑濮上人计算之私已萌,或饕餮如曹剧之无谋,或踪臾如子肠之尊大,谁敢执其咎,亦盍及而求征日咎征曰休。固当祷之久矣,灵之来,灵之至,毋乃亶其然乎。勉力而行,欲言恐僭。未能姚斌,当真之罪。天书译符,篆之文台。骀实沈是,谓之妖。神笔按春秋之法,氛授必去,邪妄必除。毋纵滔淫,恣生荼毒,吾所愿也,神其鉴之。兹盖伏遇九天金阙、王阙真君几前,乃圣乃神,允文允武。敛之,则有显灵昭灵之相。散之,则为溥济博济之仁。千百年之祀典森严,十六字之褒封侈大。威震雷霆之怒,五岳尘埃。功参日月之光,四方耳目。驱疠鬼於山之左,植保障於红之南。海宇澄清,里闬宁静。下救群生之疾苦,上休太上之慈悲好生之德。虽洽於民心,击壤之童,何有於帝力。伏愿息点捕劓,终终始始。各保安全,藏疾纳污。是是非非,更为覆护。莫效荐芹之敬,敢言结草之劳。
  乡民保真君奏札
  臣闻功谓道,在无极之始,冥冥窈窈,不识不知,非心思计度之所能也。自太真皇人紫笔定书,然后学道者得以探其源泄其流,撰成科典灵文、耳目斯世。今有神焉,以修斋执戒为功,以济生度死为誓,发为文辞,合於科典。凡曰长材秀民者,莫不口交诵之,其可稽於彻闻乎。切见九天金阙真人徐,九天玉阙真人徐,声名冠世,功德在民。内察其行,外观其迹。委是骨像合仙,有心积善建功,笃好三宝之士。若非宿幸缘会穷神而知化者,孰能与此。所着九真妙戒化文、九狱神灯科、格醮三界科、保马科,并出於太上玄言。究征摘实,自然成章。灵音啸泳,可以为活劫津梁。所谓闭门坐车者不计其岁月矣。外有灵济特醮科、本愿仪文七政灯科,非敢以为己,功,从民请也。臣性识疏愚,为言轻贱。考事察能,在臣识所当。申请敬加丹铅,去取编成一集,誊进在先。已蒙圣恩,将臣徐等诠补职任,跻进仙阶。今欲望圣慈允俞所请,再将臣徐等所撰科典,翻行三界,合属去处,各取遵禀,照验施行。不惟显灵济济度之功,亦可以张吾军而感慰东南民心之所望也。伏取指挥。
  赞灵集卷之二竟
  赞灵集卷之三
  序疏跋文
  真君科式序
  予尝以为,老子之道,五千言尽矣,后之学者,不以未能遍观而尽识也。惟汉天师之传得其宗,迄今一千二百余载,驰声耀誉闻诸四方。上而公卿,下而垊隶,欲寿考康宁者,莫不皈心而稽首。今明而为神,曰灵济真人,以凭附之质,用宣其灵,岂非夙幸得天师所授铅汞法,何一点之珠光耿耿不灭。回平作字,一言一话,焕乎其有文章。予始闻之若骇,且信旦疑。一日袖香而来,瞻仰祠下,载睹所作碑记、赞颂,仰非世俗语,疑乃信。独此书一帙,乡之士夫藏之甚慎,不轻示人。予索之久,始得之。焚香诵之数过,其为旨义,皆本於太上经典中抽绎出来,幽深明溥,与道合真。诸天隐梵,迭奏和呜。济度之功,誓弘海岳。神机玄妙,或隐或显,是岂浅学近智者所能议哉。虽然神而明之,存乎真人,予累欲序而跋之,诚恐识者有余食赘行之讥。若乎真人之德,揭若日月,后必有至人为之序,予略言其大槩云。正元三十年,上元将仕佐郎路学教授欧阳公柱芳跋。
  真君愿序
  愿者,真人之愿也,亦人之所愿也。一跪一拜,心之专也。心之专,善之至也。人性之善,犹水就下也。不善不改,是吾忧也;吾是忧也,此愿所以为善者。设是,岂徒愿文乎哉。仰观於天,得数二十五。俯法於地,得数三十。合而言,得数五十五。盖因此数,得以成其愿。若非与天地同功,安能至此。善,人天地之纪也,苟有一毫矫伪慢怠之意,非吾之所谓愿也,其可与善者同日语耶。《传》曰:善无常主,协于克一,此无他。始於是,终於是,不以半途而自画,斯为尽善而尽美矣。善者福之基,福者善之积。唐高郢有言:积善以致福,不费财以求福。福既可以不费财而求,则为善者可曰费财乎。见善以相示,闻善以相告,凡吾同志,当以此自相勉励,庶无愧於天地,亦无愧於真人,此又真人所大愿也。
  重修灵济宫疏
  按五代史淮南世家,齐王徐,有子江王、余王,即今金阙,玉阙二真人也。真人素善文词,灵感响应。东南之民,赖神之庇,何止曹龟。永乐庚寅岁大旱,方岳大臣,深以为忧。惟真人克期日降甘澎,独着灵验。达官士庶,佥以庙貌倾颓,不可不葺,於以苔神灵之景贶,敬裁短疏,遍扣高门,椽笔大挥,福有攸归者。
  伏以弃职归仙,千古文章光玉牒。驻兵除寇,万年香火奠金鳌。甘棠追召伯之思,芝草毓祖庭之秀。高其门,广其宅,依稀绣岭。宫前穆如在,赫如临。恍惚锦官城外云霞闲绕,玉窗深,日月平。临金阙,迥善祥,所萃长年生意。津津福禄攸绛,积善公候衰衰。为大方之柱石,作遐迩之权衡。趋吉避凶,宝笈琼书天上阅。彰善痹恶,金昆玉季世间游。岁时长是过庭趋,霜露劫怜仙屿近。天朝中贵灵方,药饵已先尝。海国居民得雨,枯苗还早熟。苔痕又见入帘青草色,半侵行履迹,风飘碧瓦。补天手重构新甍,雨洗颓垣度地基。仍乎旧贯,弗克奋无前之勇,曷繇成不世之功。如椽大笔不已书之,数仞宫墙俄顷成矣。左倍溪,右濑水,紫台咫尺列仙源。前玉几,后蜚蓬,文笔高撑牛女宿。一人有庆,万国咸亨。谨疏。博陵林汉孟撰。
  徐仙翰藻跋二篇
  君子遭世之理作为文章,用奋厥志,得以行其道,非幸也,宜也。世固可以智力而致理,欲志於道者,以文章而求效於当世,所必齐门。抱璞荆山,非不幸也,亦宜也。夫神之於昏默香冥之际,亦可庸乎。文章以惊动於人吁,岂不怪哉。《徐仙翰藻》之集记、赞、赋、颂,一编甚巨,斟酌其辞不滥,皆矫世激时之论。幽明隔涉,而仅有负俗累,不能无惑焉。愚意是乡之君子,有志於道,而遭夫理之世,其道宜,行而志不获夺,故假以文章神其说,执笔之顷,果无容力於其间。人也,神也,予不敢知否。则《河图》、《洛书》,将为羲姒出耳。用是得不系其说,而厕诸公之跋后云。
  又
  神非人不因,人非神不成。今人神之所交接,一言一话胥文也。文其神乎,神其人乎。《河图》、《洛书》似涉诡异,虽羲姒大圣人,以此征而信之,千百世而下,愚庸之性,其有为之疑且惑乎。以神之交读之,考其辞,靡不以圣贤之心为心,礼、法、刑、政,如视诸掌,何乃汲汲焉而为忧民也深。神乎,人乎,能不为之疑且惑也。寄鱼龙而助风雨,物情之论,盖亦有矣。愚故曰诚以明之,虽存乎神明,而诚之亦在乎人。苟一事之莫决,一辞之莫措,虽欲假其声於人,吾固不知其可也。执笔之顷,於予不得以逊其责,使黄锺大吕之不奏,瓦釜争呜,滔滔皆是,岂不为神之羞耶。《徐仙翰藻》乃,神之文集,既盛传於众,予岂得不玉辊而藏诸。
  上灵济宫勑额文
  伏以龙首轩昂,鳌峰竦杰。红尘化锦,好布坛场。青布成罗,果符谶瑞。一簇人烟,寰会千年。祠宇森严,彩画新,规模壮丽。恭惟灵济真人,神通广大,正直聪明。香火兴隆,事迹灵验。迩来化笔,焕乎其有文章。托此寓言,劝之必以礼义。碑铭建立,功德昭彰。昔膺勑额之荣,今拜天封之侈。名登仙籍,位列仙班。褒奖殊常,恩光甚宠。兹者伏遇总管相官高四品,福荫三山。有周公事鬼神之能,得孔子明郊社之义。考之祀典,锡以宫名。大笔如椽,大字如斗,使山川而改观,与日月以争光。里社辉煌,士民欢悦。诗曰:天封灵济位真仙,福我生灵感二天。榜额辉煌字如斗,宫门壮观万千年。伏愿金榜挂名之后,风俗康淳,乡闾忠美。士农工商均其福,雨旸寒暑协其时。岁岁丰登,人人富贵。更冀王封八字勑额,金书香火万年。年年上祝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亲睦堂勑额文
  伏以教序人伦亲睦堂,大书榜额字辉煌。而今风俗归淳化,万古名为积善乡。恭惟灵济真君,正直聪明。雍雍在宫,肃肃在庙。森严左右,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八字宣封,千年圣迹。既新斯手,乃建斯堂。民具尔瞻,貌威而重。风俗之淳,自今以始。孝悌之心,油然而生。伏愿挂额之后,上下和仝,幼有伦,长有序。里闾康宁,老者安,少者怀。诗曰:天理三纲及五常,教民亲陆建斯堂。尔民报事能如此,异日门旌孝弟坊。
  上燕喜堂勑额文
  伏以閟宫赫赫有神明,左右森严彩画新。保彼东方寿而富,鲁侯燕喜作宫名。恭惟灵济真人,清庙肃雍,维神显相。勑额金书八字,后宫粉黛三千。有翼有严,随祷随应,诸福毕至。少陈祀事之勤,吉梦追随,果获男见之愿。门闾壮丽,榜额辉煌。伏愿挂额之后,宜尔子孙,载命螽斯之德。永锡祚胤,妥歌既醉之诗。诗曰:鳌峰竦杰泄英灵,青布成罗识可凭。孔氏此时亲抱送,崇嵩神降果主申。
  谢雨丹悃
  乡民黄垣等,切念夏逢不雨,宜禳旱魃以潜消,灵降自天祇。伏□真仙而控愬,三熏三沐,载谢载祈,涓取五月十八日,敬发诚心,虔邀道众,拜请洪恩灵济真君,诣鳌峰龙漱潭,攀迎圣水。午时至宫安奉,遂蒙感应,西南腾云,未刻下雨。是夜开启道场,依科修奉,特设龙王浄醮,百拜朝天忏文。当夜甘澎祁祁,至二十日,大霶(雨十沱),田畴满足,特伸答谢。延奉诸真,仍设龙王,田祖诸品浄醮,关祝南辰北斗,列曜星灯,寅修醮礼,仰答真君。贡奉菲仪,大伸圆满,设醮谢恩。伏祈景贶,惟冀曰旸、曰雨,协二仪大顺之期。如茨,如梁,降百谷用成之瑞。亶估九重之至德,流入八表'之有秋。惧声沸击壤之歌,千千惟耦。圣寿享齐天之算,万万斯年。绥和动植之滋生,永乐雍熙之化恒。下情无任,不胜激切之至,敬意。
  赞灵集卷之三竟
  赞灵集卷之四
  诗
  上真君
  白湖赵迪
  方山之阳,有古神祠焉,世传以为五代徐知语弟兄,号金阙玉阙、二真人也。真人乃神明之冑,殁几五百载矣。其神之在天,犹不弃於吾民也,民之雨旸疾疫,咸祷辄应。迪不敏,欲拜祠下有祷焉,遂赋步虚辞以献之。
  圣人神明冑,神恓太罗表。绛节凌紫云,翠盖连碧莜。灵景无晦明,清虚何皎皎。瑞气玉洞浮,霞容绛林表。兹晨俨欲、临,鸾旌何缥缈。务我区中人,时为释纷扰。
  其二
  琳宫何苕荛,高挹翠微顶。英风百代灵,神光四时耿。备容更尊严,庙貌肃路寝。碧殿炉烟寒,白日栋、云冷。藐尔尘俗躯,何由达灵景。
  其三
  羽盖何翩翩,灵氛降丹阙。缥缈鸾凤音,凉秋散林樾。玉津流紫云,神霄飘绛节。羽衣星外沉,仙乐空中歇。太虚一寥寥,焂尔采霞没。惟听步虚声,空余碧桃月。
  其四
  棣华玉连枝,帝勑司我土。奖尔阴风来,飒爽降灵雨。疾疫赖神休,凶荒托灵御。机绒杳冥冥,翊运昭昭着。高寒太罗天,阴莹清虚府。王佩清霞裳,羽盖肜云路。冷然驭长风,将朝紫霞去。
  谒,济宫十二首
  左参政永喜杨景衡上清张真人奉命建延禧之醮于灵济宫,赋此以纪胜集。
  川岳扬灵泰运开,上清仙客降香来。
  天坛醮启云旗下,羽佩朝趋月殿回。
  胜会已欣登宝地,弱流未信隔蓬莱。
  临风愿借瑶台鹤,飞挫繁禧遍九垓。
  又          前人
  三山飞翠接鳖峰,紫府高寒遍太空。
  丹鼎光腾千嶂月,瑶台香度百花风。
  神功烜赫昭灵贶,帝德优崇锡口封。
  宫观何年兼,赐真时过白云中。
  又     右参政姑苏彭慎
  花簇香舆控紫鸾,洞箫吹下彩云端。
  九天星斗浮山殿,五夜风雷绕石坛。
  仙菜压枝丹荔熟,清阴满院碧梧寒。
  神功赫赫多灵贶,永赞皇图万世安。
  又       右参政李烨
  停胶偷暇谒神宫,石径演溪霭冥中。
  双乌隔窗啼昼白,群芳联砌吐春红。
  剖符当代膺王爵,捍患他时纪武功。
  灵阐一方垂惠泽,大昭世享固无穷。
  又       佥事凤阳周常
  一年两度到仙宫,种杏心诚在报功。
  妙药气看痊痼疾,灵符常见振疲癃。
  花衔洞口寻真鹿,雨暗峰腰听法龙。
  勒石颁衣绵血食,加封褒锡圣恩隆。
  又       左参政绍兴钱述
  暂停征骑陟鳌峰,再拜频思伯仲功。
  昔日干戈平祸乱,千年庙食享秋冬。
  词章应祷点奇验,灵济褒荣锡大封。
  护国庇民神力大,雨旸时若泽时中。
  又     兵科给事中三山曾记
  曾统天兵渡峡江,貔貅百万望风降。
  金鳌血食真无恭,玉阙丹书却有双。
  剑佩森严云缈缈,楼台矗沓石崆岗。
  英名不歇留今古,况复雄文冠海邦。
  又     户部员外绣江杨宁远
  山青水秀应玄机,天赐贤良镇渚矶。
  昏晓能明灾与福,毫厘判断是和非。
  祠堂古在三山外,灵贶分传四海知。
  王裔飘然入仙籍,流芳端的世间稀。
  又     刑科给事中山阴朱纯
  恭持玉节,遍历南闽。因过鳌峰洪恩灵济宫,载瞻载拜。礼竣惟时,庙官方率三五童子,羽衣鹤氅,乃邀至菊轩。饮茶清话间,因索诗以识敬谒之诚,遂辞,率成数体一律,以彰圣朝神灵之万一云耳。后者郢正,幸甚。
  恭持使节到南闽,得驻征车竭二真。
  翼翼庙庭千仞起,煌煌袍锦四时新。
  琼碑纪绩来天上,玉动腾光照海滨。
  祀典聿隆当盛世,拟同社稷万年春。
  又     户部主事沛邑孟式
  宣德壬子仲冬,钦承朝命,莅事闽藩,道经金鳌峰,愿瞻灵济宫祠赫然一新。良由二真克忠克孝,功施社稷,泽被生民。又能斡运化机,大阐灵贶,翊卫圣躬,是宜加以徽号,享祀无穷,以峇神庥。此皆圣天子仁德之至,春爱之隆与。天地相为悠久,岂偶然哉。乃拜手稽首,而赋诗曰:
  曾於青史见英雄, 兄弟同心树大功。
  已向生前偕尽孝,要知殁后复输忠。
  清宵好梦孚昭代,赤石奇方愈圣躬。
  庙貌尊严崇祀事,生灵千古仰高风。
  又     监察御史吉水杨政
  伯仲联翩葆大真,生膺王爵死为神。
  远驰玄翰传丹诀,大着殊勋动紫宸。
  仙籍崇阶褒锡重,鳌峰严祀礼仪新。
  香云飞出榕阴外,俎豆年年秋继春。
  又  奉使扶桑等国中贵官柴山
  承命统兵怀来,荒服上钦一人,下尽乃职,留止三山。久荷灵异兹者,敬捧华旛,赞扬圣号,以为淮海往回之祈。冀神鉴纳,尤肃礼仪。止於斋所胜境,有感於怀,遂联所搜,以扬神德。后之睹者,幸见郢於斯文。
  南闽之地多奇山,洞庭太华相回还。
  真龙隐处毓圣迹,浮光积翠盈林峦。
  真仙幽显不可测,默运天机播神德。
  上以灵丹卫圣躬,下施洪恩庇民厄。
  曾闻兄弟同孝恭,竭忠五代迈英雄。
  生为名臣死庙食,扬庥显迹当无穷。
  威灵庙貌世莫比,坐拥江南八千里。
  五云散尽露金鳌,泻下龙泉一泓水。
  予时领命怀外方,竭诚至此永灵章。
  但见幽禽对语苔,花滑风吹涧谷多。
  奇香君不见武陵,樊口清绝处江山。
  一见消尘虑何似,今朝咫尺间分明。
  得入神仙路华旛,一坚突名峰上迎。
  车马来长空有时,环佩九霄响一双。
  青乌呜天风噫职,斯境清不再有。
  顾罄衷诚莫杯酒,更冀炉烟永不磨,
  须等天长与地久。
  夜宿灵济宫
  白湖郭敬夫
  共到真仙境,清斋外竹房。梦回孤岛月,寒入一襟霜。
  夜气神鳌起,秋声瑞鹤翔。披衣不重寐,杳霭识天香。
  宝殿十奇峰二+首
  金鳌峰白湖郭廙
  金骜海上来,秀色钟灵异。仿髴苍龙蟠,飞腾彩云气。
  桂宇浮丹光,芝房隐仙秘。时瞻鹤驭回,天香霭空翠。
  又       陇西李叔义
  海上浮来一点金,拥成丹窟出云林。
  神栖占断钟灵地,能使真风播古今。
  白鹿峰     曰湖郭廙
  白鹿名山翠若堆,鹿随云去不知回。
  抵今乱石溪头路,犹想行踪寄绿苔。
  又      陇西李叔义
  仙鹿衔花此地过,因开禅剎绝岩阿。
  青山不改名犹在,长入林僧笑咏哦。
  文笔峰     白湖郭廙
  兹山凌空苍,削立三神峙。飞翠泻龙湫,犹涵墨池水。
  云迎笔阵回,星绕云光起。神机应发挥,长以献明主。
  又       陇西李叔义
  动势孤高耸翠华,望中浑讶写烟霞。
  谪仙梦断春风后,不识峰头几度花。
  莲花峰     白湖郭廙
  南望莲峰万仞秋,清沉玉井瑞光浮。
  悬知夜夜飘香处,散入琼仙十二楼。
  又       陇西李叔义
  玉井移根上翠峦,亭亭孤植出云端。
  真仙欲采琼芳日,浑作瑶池醉后看。
  飞蓬峰    白湖郭廙
  蓬壶世外峰,秀拔皆瑶草。飞出三神来,际此十奇好。
  天开白玉壶,夜照丹砂火。仙人如可期,披云事幽杳。
  又      陇西李叔义
  瀛海飞来第几峰,峰头晴削玉芙蓉。
  朝元仙客耽清赏,长上丹梯访鹤踪。
  贪狼峰     白湖郭廙
  斗际清辉不可攀,何年耸翠峙人间。
  金鳌一上遥相望,犹似蓬壶若个山。
  又       陇西李叔义
  四面攒峰列画屏,危标直上倚青冥。
  有时静夜红光焕,一道煌煌贯斗星。
  方岩峰     白湖郭廙
  方岩并崆峒,神秀端可挹。望若玄豹蹲,影倒澄江碧。
  上有茹芝翁,长歌坐苔石。子将拂尘衣,日与白云适。
  又       陇西李叔义
  绝顶浚空势若摧,鹤飞仙路净无苔。
  天风吹落悬崖瀑,散作岩头半夜雷。
  紫台峰    白湖郭廙
  翠壁丹崖接上台,春深缥缈紫云堆。
  玉箫谁弄台前月,应候鳖峰鹤驾回。
  又       陇西李叔义
  紫气蒙蒙扫不开,危基突出自天裁。
  佩环响落台前月,知是神仙跨鹤来。
  古城峰     白湖郭廙
  古城今几家,山空少陈迹。苔径
  绝香尘,烟崖敛寒色。风玲松桂潭,月
  上藤萝石。莫听乌夜蹄,令人感畴昔。
  又       陇西李叔义
  翠壁丹崖路不平,行人犹道古城名。
  风泉日送清泠调,不带梅花铁笛声。
  太平峰     白湖郭廙
  玉烛调光降九霄,千峰万壑度云谣。
  太平一曲谁同唱,好上金鳖百尺桥。
  又       陇西李叔义
  太平景象浩无穷,半落名山胜槩中。
  喜得神栖安此地,阴崖草木被仁风。
  真仙八咏图四十首
  鳖娇仙宫     白湖郭廙
  灵贶昭仙界,天香粢绮袍。花迎双彩凤、山拥一金鳌。
  桂阙凌云起,芝坛挂月高。神机涵宇宙,笔翰送波涛。
  玉洞对晨药。瑶台阿母桃。请看穹碣上万,古勅书褒。
  又        钓台李溥
  岧晓金鳌顶,仰视屹千仞。自从两仪分,不与君峰并。
  圣朝崇真宫,隶萼辉相映。神机达九重,睿藻垂双庆。
  云林隐天香,风泉杂仙磬。那能挹清芬,洗劫尘凡性。
  又       陇西李叔义
  琳馆中峰起,金鳌拥地迥。灵光天上合,褒锡日边来。
  丹凤脚瑶草,青重进羽杯。悠悠尘境外,佳气胜蓬莱。
  又        青门邵墉
  双阙巍巍远世氛,空香浮翠日氤氲。
  佩归月迥金鳌顶,乐动云随白鹤群。
  笔翰九天新宠沐,衣冠五代旧殊勋。
  遥瞻花萼相辉处,千载灵光产异芬。
  又        长乐陈棠
  琳宫标胜景,鳌背石坚牢。世治神灵阐,山环气象高。
  夜光腾贝阙,春色醉仙桃。旷古才英迈,荣封沐宠褒。
  龙湫飞瀑     白湖郭廙
  积雨过仙顶,飞湍带古湫。夜闻双涧落,晓入一溪流。
  影倒银河夕,声悬碧汉秋。高栖惊梦鹤,幽怪起潜虹。
  远踈锺度,还疑素练浮。鳌峰清听处,月在步虚楼。
  又        陇西李叔义
  灵湫经宿雨,飞瀑泻明河。霁色澄冰鉴,寒声出薜萝。
  乱松惊鹤梦,绕岸送渔歌。惧足溪头月,真仙几度过。
  又        钓台李溥
  六合看化始凿,辟由天工蜿蜓。
  蛰灵气,湫潭秘,鸿蒙银河天际来。
  倒挂千尺虹,上与星汉接,下与江流通。
  凉影美,新月寒,声逗踈风真仙。
  日醮赏清咏,谁能同。
  又        青门邵墉
  新霁灵湫逸兴多,飞流百尺泻天河。
  凌云宛若拖琼练,带月还疑散玉珂。
  乍起潜儿潭上听,还惊联雁日边过。
  朝来直上金鳌望,散作蓬壶碧海波。
  又        长乐陈棠
  寒流千尺下云梯,宛若瑶穹吐白霓。
  奇语蜿蜓敷圣泽,普为人世洗凡泥。
  竹岩霁雪     白湖郭廙
  万竿凌绝壁,六出霁冰花。色借吴盐莹,光分蒋径斜。
  翱翔宜瑞鹤,萧爽寂神鸦。一轶红尘香,千寻翠羽遮。
  郢人歌白雪,仙灶冷丹砂。却傍高真境,清芬仰棣华。
  又        钓台季溥
  隐隐栖真岩,积雪阀幽邃。修竹冻不开,千林失苍翠。
  晴光凝素华,腊朔惊寒吹。六出喜同云,色兆丰年瑞。
  仙居十二楼,琼瑶宛相对。一曲步虚词,锵锵玉声碎。
  又        陇西李叔义
  岩前云欲敛,竹外雪初乾。远映遥台晓,低笼翠袖寒。
  虚明云母帐,错落水晶盘。深愧尘缘薄,仙歌和独难。
  又        青明邵墉
  峰凝晴翠拂云端,六出飞花尚未乾。白鹤栖时浑不辨,青鸾隐处却同看。
  梁园赋就攀何及,郢曲才高和独难。更想双真归佩晓,天风远杂玉声寒。
  又       长乐陈棠
  竹倚灵岩胜,寒威瑞雪晴。鹤鸾无限绕,泉石有余清。
  梦落三湘远,神游万玉倾。隐人怀拆笑,路滑不堪行。
  仙屿灵芝    白湖郭廙
  一峰锺瑞蔼,百卉让仙灵。叶洒金茎露,香凝紫府星。
  汉池同哗晔,商谷自青青。岂并三花秀,仍兼九畹馨。
  浮光凌月殿,积翠敞云屏,肯许山人采,期延草木龄。
  又       钓台李溥
  伊昔肇真宫,瑞草产其处。九茎绚熙肠,三秀结华露。
  元气孕至和,灵根世稀遇。瞱瞱呈嘉祥,煌煌瑛仙屿。
  不让汉池生,宁疗商山茹。兆迹几何年,至今播芳(文十言)。
  又       陇西李叔义
  仙顶超群呜,灵芝异众芳。瑞移商谷秀,清夺汉地香。
  云叶春凝紫,金英晓孕黄。肯分尘世采,从此薄膏梁。
  又       青门邵墉
  蓬呜遥遥碧海涯,世人传此产灵芝。
  浮光夜落丹砂井,挹翠朝涵太乙池。
  鳌顶经残秋露馥,商岩歌罢夕阳迟。
  何由舍得为真秘,更上天坛一问师。
  又       长乐陈棠
  地产灵芝紫叶繁,仙人采秀得深根。
  愧予空老瀛洲下,安得名联四皓尊。
  青浦归潮    白湖郭廙
  遥浦青汀树,归潮白海门。多情环嵨屿,不舍见晨昏。
  冷蘸丹霞影,寒兼璧月魂。千家流故泽,一道自仙源。
  望极偏萦练,吟余半落(广十良)。尘缨如可濯,鳌顶谒洪恩。
  又       钓台李溥
  青浦潮初落,暮雨江上来。波光浄如洗,万顷无纤埃。
  石根蒲苇密,沙碛凫鹭猜。舟横两岸陋,路转群峰开。
  疏凿非禹迹,朝宗自东回。沧浪起渔唱,月夜绕仙台。
  又       陇西李叔义
  青浦行吟处,弥漫归早潮。舟横芳草偃,沙接大江遥。
  回岸虚潭嵨,危虹挂石桥。仙搓从此达,几度泛层霄。
  又      青门邵墉
  远浦苍茫日未昏,归潮一带似知源。
  晴看白乌余沙迹,暝洗青苔露石痕。
  乍入澄江还有信,欲分沧海总难言。
  观澜更上鳌峰顶,何处朝宗是禹门。
  又       长乐陈棠
  客行青浦近,云引去潮赊。怪木悬圩岸,闲鸥立浅沙。
  网收群钓罢,帆落一舟斜。伫看来满□,应乘博望槎。
  南塘过客    白湖郭廙
  迢递南塘路,萦回太乙宫。乱山看不尽,过客思无穷。
  乡国浮云外,关河夕照中。貂裘逢季子,马首望梁公。
  寄迹霜前雁,惊心海上蓬。亨衢从此达,谁问泣西东。
  又       钓台李溥
  闽州富山海,贾客争奔驰。营营贪利涉,来往南塘陲。
  蓬梗嗟旧迹,萍水惧新知。落日望烟火,寒风吹鬓丝。
  乡园寸心远,孤云伤别离。壶中日月长,应笑尘世痴。
  又       陇西李叔义
  闽南通驿传,利涉兢奔驰。赢马惊寒度,轻轺带月移。
  乡心萍梗迹,客泪海天悲。想得仙家乐,空怜浮世痴。
  又       青门邵墉
  旅思南塘野水深,依依烟柳碧阴阴。
  故园亲友知谁健,别路莺花倦独吟。
  雁断心悬青浦月,天空目送白云岑。
  停骖好谒真仙境,一问徽音抵万金。
  又       长乐陈棠
  车骑纷纭去复还,南塘有路入青山。
  幽芳可采鱼堪钓,何事劳劳不暂闲。
  木岭樵歌     白湖郭廙
  木岭横山峤,天风拂草衣。采云行诵处,竟夕浩歌归。
  野寺初残磬,人家半掩扉。数声秋漠漠,一曲月微微。
  柯烂何人识,山空听者稀。过传鳌顶上,老鹤祭清机。
  又        钓台李溥
  西冈掩寒色,木岭浮夕阴。几处樵人归,长歌发商音。
  款乃振林木,千岩落叶深户初疑黄乌弄,又讶清猿吟。
  碧涧杂幽听,白云谐素心。缥缈和仙乐,南下明月岑。
  又        陇西李叔义
  木岭开清晓,樵歌度碧林。依微山霭瞑,飒沓涧云深。
  恍讶溪猿啸,还惊木客吟。听来琳馆下,远杂步虚声。
  又        青门邵墉
  岧峣木岭抗浮尘,樵子攀登不厌频。
  耽读每惊山色晚,浩歌长喜月华新。
  数声惊起巢松鹤,一曲催归采药人。
  日暮鳌峰听渐近,恍疑仙佩下天津。
  又        长乐东棠
  樵歌声款乃,木岭思幽沉。送日随流水,盘云出远林。
  巢栖惊鹤梦,洞隐骇龙吟。余息沧浪调,闻之一振襟。
  锺山雁塔     白湖郭廙
  孤峰浮紫翠,七级竞蘩华。迥卓龙天近,遥连乌道斜。
  留题皆国土,问劫等河沙。影倒维摩室,香分太乙家。
  夜灯然锜树,晓座落昙花。我爱观先达,芳名耀碧纱。
  又        钓台李溥
  锺山卫真境,屹立清江濆。浮图倚层巅,七级凌空云。
  高标出沙界,华构超尘氛。题名联凤侣,飞佩来鹤群。
  久怀紫霞想,永愿扬灵芬。未能接丹梯,景仰徒朝曛。
  又        陇西李叔义
  锺山环宝地,雁塔倚层巅。灯影秋云外,铃音夕照边。
  香名题俊士,雅梵集龙天。几欲投清赏,何年谢俗缘。
  又        青门邵墉
  名山宝级隔尘纷,迥对真官山白云。百和炉香风共远,九天锺磬夜初分。
  花窗梵语空中静,桂籍名登海内闻。拟欲怀人一清眺,寒声又听雁离群。
  又        长乐陈棠
  七级浮图鲜色新,锺山擎翠势嶙峋。题名自古多才彦,能使前人觉后人。
  赞灵集卷之四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爱好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健身爱好网版权所有 )

GMT+8, 2019-8-26 15:21 , Processed in 1.07584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