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和集

2015-4-12 21:04|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7552| 评论: 0

摘要: 中和集   经名:中和集。元李道纯撰。六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中和集
  经名:中和集。元李道纯撰。六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中和集叙
  维扬损庵蔡君志颐,莹蟾子李清庵之门人也。勘破凡尘,笃修仙道,得清庵之残膏剩馥,编次成书,题曰《中和集》,盖取师之静室名也。大德丙午秋,谒余印可,欲寿诸梓,开悟后人。余未启帙,先已知群妄扫空,一真呈露。谓如天付之而为命,人受之而为性,至于先天太极,自然金丹,光照太虚,不假修炼者,漏泄无余矣。可以穷神知变而深根宁极,可以脱胎神化而复归无极也。抑以见道之有物混成,儒之中和育物,释之指心见性,此皆同工#1异曲,咸自太极中来。是故老圣常善救人,佛不轻於汝等,周公岂欺我哉。览是集者,切忌生疑。当涂南谷杜道坚书于钱塘玄元真馆。
  中和集卷之一
  都梁清庵莹蟾子李道纯元素撰
  门弟子损庵宝蟾子蔡志颐编
  玄门占不旨
  动静无端
  太极图   
  阴阳无始
  释曰圆觉,道曰金丹,儒曰太极,所谓无极而太极者,不可极而极之谓也。释氏云:如如不动,了了常知。《易·击》云: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丹书云:身心不动以后,复有无极真机,言太极之妙本也。是知三教所尚者,静定也。周子所谓主於静者是也。盖人心静定,未感物时,湛然天理,即太极之妙也。一感於物,便有偏倚,即太极之变也。苟静定之时,谨其所存,则天理常明,虚灵不昧,动时自有主宰,一切事物之来俱可应也。静定工夫纯熟,不期然而自然至此,无极之真复矣,太极之妙应明矣,天地万物之理悉备於我矣。
  四正中直
  中和图    
  发无不中
  《礼记》云: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未发,谓静定中谨其所存也故曰中。存而无体,故谓天下之大本。发而中节,谓动时谨其所发也,故曰和。发无不中,故谓天下之达道。诚能致中和於一身,则本然之体虚而灵,静而觉,动而正,故能应天下无穷之变也。老君曰: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即子思所谓致中和,天地位、万物育,同一意也。中也、和也,感通之妙用也,应变之枢机也。《周易》生育流行,一动一静之全体也。予以所居之舍,中和二字匾名,不亦宜乎哉。
  委顺委图
  身心世事,谓之四缘,一切世人皆为萦绊,惟委顺者能应之,常应常静,何缘之有。何谓委?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何谓顺?顺天命,顺天道,顺天时,顺天理。身顺天命,故能应人;心顺天道,故能应物;世顺天时,故能应变;事顺天理,故能应机。既能委,又能顺,兼能应,则四缘脱洒。作是见者,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照妄图
  古云:常灭动心,不灭照心。一切不动之心,皆照心也。一切不止之心,皆妄心也。照心即道心也,妄心即人心也。道心惟微,谓微妙而难见也。人心惟危,谓危殆而不安也。虽人心亦有道心,虽道心亦有人心,系乎动静之间尔。惟允执厥中者,照心常存,妄心不动,危者安平,微者昭着。到此有妄之心复矣,无妄之道成矣。《易》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太极图颂
  中○者,无极而太极也。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一阴一阳,两仪立焉。○者,两仪也。○者,阳动也。○者,阴静也。阴阳互交,而生四象。○者,四象动而又动,曰老阳;动极而静,曰少阴;静极复动,曰少阳;静而又静,曰老阴。四象动静,而生八卦。乾一兑二,老阳动静也;离三震四,少阴动静也;艮五坎六,少阳动静也;兑七坤八,老阴动静也。阴逆阳顺,一升一降,机缄不已,而生六十四卦,万物之道至是备矣。上○者,气化之始也。下○者,形化之母也。知气化而不知形化,则不能极广大。知形化而不知气化,则不能尽精微。故作颂而证之。
  颂二十五章
  道本至虚,至虚无体。穷於无穷,始於无始。
  虚极化神,神变生气。气聚有形,一分为二。
  二则有感,感则有配。阴阳互交,乾坤定位。动静不已,四象相系。健顺推荡,八卦兹系。运五行而有常,定四时而成岁。
  冲和化醇,资始资生。在天则斡旋万象,在地则长养群情。
  形形相授,物物相孕。化化生生,奚有穷尽。
  天下万物生於有,有生於无。有无错综,隐显相扶。
  原其始也,一切万有,未有不本乎气。推其终也,一切万物,未有不变於形。
  是知万物本一形气也,形气本一神也。神本至虚,道本至无,易在其中矣。
  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人物居中,自融自化,气在其中矣。
  天地物之最巨,人於物之最灵,天人一也。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变在其中矣。
  人之极也,中天地而立命,禀虚灵以成性。立性立命,神在其中矣。
  命系乎气,性系乎神。潜神於心,聚气於身,道在其中矣。
  形化则有生,有生则有死。出生入死,物之常也。
  气化则无生,无生故无死。不生不死,神之常也。
  形化体地,气化象天。形化有感,气化自然。
  明达高士,全气全神。千和万合,自然成真。
  真中之真,玄之又玄。无质生质,是谓胎仙。
  欲造斯道,将奚所自。惟静惟虚,胎仙可冀。
  虚则无碍,静则无欲。虚极静笃,观化知复。
  动而主静,实以抱虚。二理相须,神与道俱。
  道者神之主,神者气之主,气者形之主,形者生之主。
  无生则形住,形住则气住,气住财神住,神住则无住,是名无住住。
  金液炼形,玉符保神。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命宝凝矣,性珠明矣,元神灵矣,胎仙成矣,虚无自然之道毕矣。
  大哉神也,其变化之本欤。
  画前密意
  易象第-
  易可易,非常易。象可象,非大象。常易不易,大象无象。常易,未画以前易也。变易,既画以后易也。常易不易,太极之体也。可易变易,造化之元也。大象,动静之始也。可象,形名之母也。历劫寂尔者,常易也。亘古不息者,变易也。至虚无体者,大象也。随事发见者,可象也。所谓常者,莫穷其始,莫测其终,历千万世,廓然而独存者也。所谓大者,外包乾坤,内充宇宙,遍河沙界,湛然圆满者也。常易不易,故能统摄天下无穷之变。大象无象,故能形容天下无穷之事。易也,象也,其道之原乎。
  常变第二
  常易不变,变易不常。其常不变,故能应变。其变不常,故能体常。始终不变,易之常也。动静不常,易之变也。独立而不改,得其常也。周行而不殆,通其变也。不知常不足以通变,不通变不足以知常。常也,变也,其易之原乎。
  体用第三
  常者,易之体。变者,易之用。古今不易,易之体。随时变易,易之用。无思无为,易之体。有感有应,易之用。知其用,则能极其体。全其体,则能利其用。圣人仲观俯察,远求近取,得其体也。君子进德修业,作事制器,因其用也。至於穷理尽性,乐天知命,修齐治平,纪纲法度,未有外乎易者也。全其易体,足以知常,利其易用,足以通变。
  动静第四
  刚柔推荡,易之动静。阴阳升降,气之动静。奇偶交重,卦之动静。气形消息,物之动静。昼夜兴寝,身之动静。至於身之进退,心之起灭,世之通塞,事之成败,皆一动一静,互相倚伏也。观其动静,则万事之变,万物之情可见矣。静时有存,动则有察。静时有主,动则可断。静时有定,动罔不吉。静者动之基,动者静之机。动静不失其常,其道光明矣。
  屈伸第五
  暑往寒来,岁之屈伸。日往月来,气之屈伸。古往今来,世之屈伸。至於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皆屈伸之理也。知屈伸相感之道,则能尽天下无穷之利也。
  消息第六
  息者,消之始。消者,息之终。息者,气之聚。消者,形之散。生育长养谓之息,归根复命谓之消。元而亨,易之息也。利而贞,易之消也。春而夏,岁之息也。秋而冬,岁之消也。婴而壮,身之息也。老而终,身之消也。无而有,物之息也。有而无,物之消也。息者,生之徒。消者,死之徒。自二气肇分以来,未有消而不息之理,亦未有息而不消之物。通而知之者,烛理至明者也。
  神机第七
  存乎中者,神也。发而中者,机也。寂然不动,神也。感而遂通,机也。隐显莫测,神也。应用无方,机也。蕴之一身,神也。推之万物,机也。吉凶先兆,神也。变动不居,机也。备四德,自强不息者,存乎神者也。贯三才,应用无尽者,运其机者也。
  智行第八
  智者,深知其理也。行者,力行其道也。深知其理,不见而知。力行其道,不为而成。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深知也。自强不息,无往不适,力行也。知乱於未乱,知危於未危,知亡於未亡,知祸於未祸,深知也。
  存於身而不为身累,行於心而不为心役,行於世而不为世移,行於事而不为事碍,力行也。深知其理者,可以变乱为治,变危为安,变亡为存,变祸为福。力行其道者,可以致身於寿域,致心於玄境,致世於太平,致事於大成。非大智大行者,其孰能及此。
  明时第九
  通变莫若识时,识时莫若通理,明理莫若虚静。虚则明,静则清,清明在躬,天理昭明。天之变化,观易可见。世之时势,观象可验。物之情伪,观形可辨。丽於形者,不能无偶。施於色者,不能无辨。天将阴雨,气必先蒸。山将崩裂,下必先隳。人将利害,貌必先变。譬如巢知风,穴知雨,蛰虫应候,叶落知秋。又如商人置雉尾於舟车之上,以候阴晴,天常晴则尾直坚,天将雨则尾下垂。无情之物尚尔,而况人乎。今人不识时变者,烛理未明也。
  正己第十
  进德修业,莫若正己。己一正,则无所不正。一切形名,非正不立。一切事故,非正不成。日用平常,设施酬酢,未有不始於己者。一切事事理理、头头物物,亦未有不自己出者。是故进修之要,必以正己为立基。正已接人,人亦归正。正己处事,事亦归正。正己应物,物亦归正。惟天下之一正,为能通天下之万变。是知正己者,进修之大用也,入圣之阶梯也。
  工夫第十-
  清心释累,绝虑忘情,少私寡欲,见素抱朴,易道之工夫也。心清累释,足以尽理。虑绝情忘,足以尽性。私欲俱泯,足以造道。素朴纯一,足以知天。
  感应第十二
  寂然而通,无为而成,不见而知,易道之感应也。寂然而通,无所不通。无为而成,无所不成。不见而知,无所不知。动而感通,不足谓之通。为而后成,不足谓之成。见而后知,不足谓之知。此三者,其於感应之道也远矣。诚能为之於未有,感之於未动,见之於未萌,三者相须而进,无所感而不通也,无所事而不应也,无所住而非利也。尽此道者,其惟颜子乎。
  三易第十三
  三易者,一曰天易,二曰圣易,三曰心易。天易者,易之理也。圣易者,易之象也。心易者,易之道也。观圣易,贵在明象,象明则入圣。观天易,贵在穷理,理穷则知天。观心易,贵在行道,道行则尽心。不读圣人之易,则不明天易;不明天易,则不知心易;不知心易,则不足以通变。是知易者,通变之书也。
  解惑第十四
  气之消长,时之升降,运之否泰,世之通塞,天易也。卦之吉凶,爻之得失,辞之险易,象之贞晦,圣易也。命之穷达,身之进退,世之成败,位之安危,心易也。深造天易,则知时势。深造圣易,则知变化。深造心易,则知性命。以心易会圣易,以圣易拟天易,以天易参心易,一以贯之,是名至士。
  释疑第十五
  变动有时,安危在己。祸福得丧,皆自己始。是故、通变者,趋时者也。趋时者,危亦安。通变者,乱亦治。不失其所守者,困亦亨。不谨其所行者,丰亦昧。晦其明者,处明夷而无伤。恃其有者,居大有而必害。至远而可应者,其士省也。至近而无与者,其意乖也。至弱而能胜者,得其辅也。至刚而无过者,有其道也。益之用,凶事济难也。睽之见,恶人免怨也。不怕其德者,无所容。不有其躬者,无所利。独立自恃者,无功。恐惧修省者,获福。益於人者,人益之。利於人者,人利之。信於人者,人信之。惠於人者,人惠之。畏凶者,无凶。畏眚者,无眚。畏祸者,福必至。忽福者,祸必至。予所谓安危在己,复何疑哉。
  圣功第十六
  圣人所以为圣者,用易而已矣。用易所以成功者,虚静而已矣。虚则无所不容,静则无所不察。虚则能受物,静则能应事,虚静久久,则灵明。虚者,天之象也。静者,地之象也。自强不息,天之虚也。厚德载物,地之静也。空阔无涯,天之虚也。方广无际,地之静也。天地之道,惟虚惟静。虚静在己,则是天地在己也。道经云: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其斯之谓欤。清即虚也,虚静也者,其神德圣功乎。
  中和集卷之一竟
  #1底本为『王』,疑为『工』,当改
  中和集卷之二
  都梁清庵莹蟾子李道纯元素撰
  门弟子损庵宝蟾子蔡志颐编
  金丹妙诀
  金丹图象说
  左四图法象,显明至道玄玄之旨。
  安炉 撑天拄地太模糊,谁为安名号玉炉。曾向此中经毁炼,出无入有尽由渠。
  立鼎 不无不有不当中,外面虚无裹面空。决烈丈夫掀倒看,元来那个本来红。
  还丹 威音那畔本来明,昧了皆因着幻形。若向丹中拈得出,圆陀陀地至虚灵。
  返本  道本无为法自然,圣人立象假名圈。平常日用全彰露,打破方知象帝先。
  二药图诀
  取出 中画,补 还复乾。纯阳命本固,无碍性珠圆。受触全天理,离尘合上禅。采铅知下手,三迭舞胎仙。
  诀口
    喻譬
  火候图
  十一 初一 子 玄宫 复   初九
  十二 初三 丑 进  临   九二
  正  初六 寅 徐进     泰 九三
  一  初八 卯 沐  银河  壮 九四
  三  十一 辰 遇  玉关  夬 九五
  四  十四 巳 止      乾 上九
  望
  五  退十六  午  仑山  姤 初六
  六  十八   退      遁 六二
  七  二十   申  徐退  否 六三
  八  二十三酉    浴绛宫 观 六四
  九  二十六戌    守中  剥 六五
  十  二十八亥    战   坤 上六
  外药图
  内药图
   
  金丹内外二药图说
  外药可以治病,可以长生久视。
  内药可以超越,可以出有入无。
  大凡学道,必先从外药起,然后自知内药。高上之士,夙植德本,生而知之,故不炼外药,便炼内药。
  内药无为无不为,外药有为有以为。内药无形无质而实有,外药有体有用而实无。外药色身上事,内药法身上事。外药地仙之道,内药水仙之道。
  二药全天仙之道
  外药了命        内药了性
  二药全形神俱妙
  外药
  初关炼精化气,先要识天癸,生时急采之。
  中关炼气化神,调和真息,周流六虚,自太玄关逆流,至天谷穴交合,然后下降黄房,入中宫,乾坤交姤罢,一点落黄庭。
  上关炼神还虚以心炼念谓之七返,情来归性谓之九还。
  归性谓之九还
  内药
  内药乃炼神之要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内药,先天一点真阳是也。譬如乾卦 中一画,交坤成 坎水是也。中一画本是乾金,异名水中金,总名至精也。一至精固而复祖炁,祖炁者,乃先天虚无真一之元炁,非呼吸之炁。如乾 中一画,交坤成坎了,却交坤中一阴入于乾,而成离 ,离中一阴本是坤土,故异名曰砂中汞是也。
  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
  虚化神 神化炁 炁化精 精化形
  已上谓之顺
  物含三 三归,二 二归一
  万炼乎至精精化炁炁化神
  已上谓之逆丹书谓顺则成人,逆则成丹。
  上药三品精炁神
  体则一,用则二,何谓体,本来三元之大事也。何谓用,内外两作甩是也。
  内药
  先天至精,虚无空炁,不坏元神。
  外药
  交感精,呼吸炁,思虑神。
  一炼精化气
  初关 有为 取坎填离 
  二炼气化神
  中关 有无交入 乾坤阖辟 
  三炼神还虚
  上关 无为    
  此三段工夫,到了则一,若向这裹具只眼,三教之大事毕矣。其或未然,细参后事。
  一炼精化气
  归道,乃水府求玄。丹书云:癸生须急采,望远不堪尝。所谓采者,不采之采谓之采也。苟实有所采,坎中一画如何得升。精乃先天至灵之化,因动而有身。身中之至精,乃元阳也,采者采此也。譬如 乾乃先天至灵,始因一动,交坤而成坎,即至灵化元精之象也。坎为水,坎中一画元乾金,假名曰水中金。金乃水之母,反居水中、故曰母隐子胎也。采铅消息,难形笔舌。达者观雷在地中,复先王,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之语,思过半矣,余存口诀。
  二炼气化神
  崇释,则离宫修定。丹书云:真土制真铅,真铅制真汞,铅汞归土釜,身心寂不动。斯言尽矣。既得真铅,则真汞何虑乎。不凝炼炁之要,贵乎运动,一阖一辟,一往一来,一升一降,无有停息。始者用意,后则自然。一呼一吸,夺一年之造化。即太上云: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动。正此义也。达者若於乾坤易之门,与夫复 姤 之内上留意,炼气之要备矣。
  三炼神还虚
  工夫到此,一个字也用不着。
  三五指南图局说
  紫阳真人《悟真篇》诗云:三五一
  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希。东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己还从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气,十月胎成入圣基。只此五十六字,贯彻诸子百家,丹经子书。若向这裹具只眼,参学事毕,其或未然,向注脚下商量。
  回三五一都三个字,三元五行一气也。古今明者实然希,亘古亘今知者鲜矣。东三南二同成五,东三,木也;南二,火也。木生火,木乃火之母,两性一家,故曰同成五也。北一西方四共之,北一,水也;西四,金也。金生水,金乃水之母,两性一家,故曰共之。戊己还从生数五者,土之生数也。五居中无偶,自是一家。所谓三家相见者,三元五行混而为一也。故曰三家相见结婴儿。所谓婴儿者,亦是假名纯一之义也,故曰婴兄是一舍真气也。十月胎成入圣基者,三百日胎,二八两药烹之炼之,成之熟之,超凡入圣之大功也。故曰入圣基也。 以一身言之。东三木也,我之性也。西四金也,我之情也。南二火也,我之神也。北一水也,我之精也。性乃心之主,心乃神之舍。性与神同系乎心,东三南二同成五也。精乃身之主,身者情之系。精与情同系乎身,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戊己,中土意也,四象五行,意为之主宰,意无偶,自是一家也。修炼之士,收拾身心意,则自然三元五行,混而为一也。丹书云:收拾身心为采药。正谓此也。收拾身心之要,在乎虚静。虚其心则神与性合,静其身则精与情寂,意大定则三元混一。此所谓三花聚,五气朝,圣胎凝。
   情合性,谓之金木并。精合神,谓之水火交。意大定,谓之五行全。丹书云:炼精化气为初关,身不动也。炼气化神为中关,心不动也。炼神化虚为上关,意不动也。心不动,东三南二同成五也。身不动,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意不动,戊己还从生数五也。身心意合,即三家相见结婴儿也。作是见者,金丹之能事毕矣。神仙之大事,至是尽矣。至於丹书种种法象,种种异名,并不外乎身心意也。虽然,犹有不能直下会意者,今立异名、法象、图局于后,具眼者流试着眼看。
  身心意曰三家,精气神曰三元,精神魂魄意曰五气,铅汞银砂土曰五行,三家相见曰胎圆,三元合一曰丹成。
  大德三年纯阳诞日书于銮江中和庵
  玄关一窍 赠门人
  夫玄关一窍者,至玄至要之机关者。非印堂,非囟门,非肚脐,非膀胱,非两肾,非肾前脐后,非两肾中间。上至顶门,下至脚跟,四大一身,才着一处,便不是也。亦不可离了此身,向外寻之。所以圣人只以一中字示人,只此中字便是也。我设一喻,令尔易知。且如傀儡,手足举动,百样趋跄,非傀儡能动,是丝线牵动。虽是线上关捩,却是弄傀儡底人牵动。咦,还识这个弄傀儡底人么?休更疑惑,我直说与汝等。傀儡比此一身,丝线比玄关,弄傀儡底人比主人公。一身手足举动,非手足动,是玄关使动。虽是玄关动,却是主人公使教玄关动。若认得这个动底关捩,又奚患不成仙乎。
  试金石
  夫金丹者,虚无为体,清静为用,无上至真之妙道也。世鲜知之,人鲜行之。於是圣人用方便力,开善诱门,强立名象,着诸丹书,接引后学。盖欲来者诵言明理,嘿识潜通,则行之顿超真境。奈何后学不穷其理,执着筌蹄,妄引百端,支离万状,将至道碎破,为曲径旁蹊三千六百,良不得其传故也。况今之无知浅学,将圣人经曾妄行笺注,乖讹尤甚,安得不悮后来。虽苦志之士,亦不能辨其邪正,深可怜悯。予因是事,故作此试金石,而辨其真伪,俾诸学者不被眩惑,决然无疑,直超道岸。圣师曰: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为根,谁知些子玄微处,不在三千六百门。予谓祖师老婆心切,故作是诗也。若复有人作如是见者,大地皆黄金。其或未然,须当试过。於是乎书: 
  九品  
  渐法三乘  
  最上一乘无上至真之妙
  傍门九品
  下三品
  御女房中,三峰采战,食乳对炉,女人为鼎,天癸为药,产门为生身处,精血为大丹头。铸雌雄剑,立阴肠炉,谓女子为纯阳,指月经为至宝,采而饵之,为一月一还,用九女为九鼎,为九年九返。令童男童女交合,而采初精,取阴中黍米为玄珠。至於美金花,弄金枪,七十二家强兵战胜,多入少出,九浅一深。如此邪谬,谓之泥水丹法,三百余条。此大乱之道也,乃下品之下邪道也。
  又有八十四家接法、三十六般采阴。用胞衣为紫河车,炼小便为秋石,食自己精为还元,捏尾闾为闭关。夫妇交合,使精不过,为无漏。采女经为红圆子,或以五金八石修炼为丸,令妇人服之,十月后产肉块为至药,采而服之。如此谬术,不欲尽举,约有三百余条,乃下品之中外道也。
  又有诸品丹灶炉火,烧热五金八石,勾庚乾汞,点茅烧艮,拨灰弄火。
  至於灵砂外药,三逊五假,金石草木服饵之法,四百余条,乃下品之上外道也。
  右下三品,共一千余条,贪淫嗜利者行之。
  中三品
  休粮辟谷,忍寒食秽,服饵椒木,晒背卧冰,日持一斋。或清斋,或食物多为奇特,或饮酒不醉为验,或减食为抽添,或不食五味而食三白,或不食烟火食。或饮酒食肉,不藉身命,自谓无为;或翻沧倒海,种种捏怪。乃中品之下也。
  吞霞服气,采日月精华。吞星曜之光,服五方之气。或采水火之气,或存思注想,遨游九州为运用。或想身中二气,化为男女,象人间夫妇交采之状为合和。一切存想,种种虚妄等法,乃中品之中也。
  传授三归五戒,看诵修习,传信法取报应行考,赴取归程,归空十信,三际九接,瞻星礼斗。或持不语,或打勤劳,持守外功。已上有为,乃中品之上,渐次近道也。
  右三品一千余条,行之不怠,渐入佳境,胜别留心。
  上三品
  定观鉴形,存思吐纳,摩抚消息。八段锦,六字气,视顶门,守脐蒂,吞津液,搅神水。或千口木为活,或指舌为赤龙,或擦身令热为火候,或一呵九摩求长生,或炼稠唾为真种子,或守丹田,或兜外肾,至於煮海观鼻,以津精涎沫为药,乃上品之下也。
  闭息行气,屈伸导引,摩腰肾,守印堂,运双睛,摇夹脊,守脐轮。或以双睛为日月,或以眉间为玄关,或叩齿为天门,或想元神从顶门出入,或梦游仙境,或默朝上帝,或以昏沉为入定,或数息为火候,或想心肾黑白,二气相交为既济,乃上品之中也。
  般精运气,三火归脐,调和五脏,十六观法,固守丹田,服中黄气,三田还返,补脑还精,双提金井,夹脊双关,握固内视,种种般运,乃上品之上也。
  右三品一千余条,中士行之,亦可却病。
  渐法三乘
  下乘者,以身心为鼎炉,精气为药物,心肾为水火,五脏为五行,肝肺为龙虎,精为真种子。以年月日时行火候,咽津灌溉为沐浴,口鼻为三要,肾前脐后为玄关,五行混合为丹成。此乃安乐之法,其中作用百余条。若能忘情,亦可养命。与上三品稍同,作用处别。
  中乘者,乾坤为鼎器,坎离为水火,乌兔为药物,精神魂魄意为五行,身心为龙虎,气为真种子。一年寒暑为火候,法水溉灌为沐浴,内境不出、外境不入为固济,太渊绛宫精房为三要,泥丸为玄关,精神混合为丹成。此中乘养命之法,其中作用数十条,与下乘大同小异。若行不怠,亦可长生久视。
  上乘者,以天地为鼎炉,日月为水火,阴阳为化机,铅汞银砂土为五行,性情为龙虎,念为真种子。以心炼念为火候,息念为养火,含光为固济,降伏内魔为野战,身心意为三要,天心为玄关,情来归性为丹成,和气熏蒸为沐浴。乃上乘延生之道,其中与中乘相似,作用处不同,亦有十余条。上士行之,始终如一,可证仙道。
  最上-乘
  夫最上一乘,无上至真之妙道也。以太虞为鼎,太极为炉,清静为丹基,无为为丹母,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室欲惩忿为水火交,性情合一为金木并,洗心涤虑为沐浴,存诚定意为固济,戒定慧为三要,中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三元混一为圣胎,性命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此最上一乘之妙,至士可以行之,功满德隆,直超圆顿,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中和集卷之二竟
  中和集卷之三
  都梁清庵莹蟾子李道纯元素撰
  门弟子损庵宝蟾子蔡志颐编
  问答语录
  洁庵琼蟾子程安道问三教一贯之道
  莹蟾子宴坐蟾窟,是夜寒光清气,真洁可掏。门人琼蟾子,猛思生死事大,神仙不可不敬慕,功行不可不专修,稽首拜问曰:弟子尝闻,自古上圣高真、历代仙师,皆因修真而成道,必以铅汞为金丹之根蒂,不知铅汞是何物?
  师曰:夫铅汞者,天地之始,万物之母,金丹之本也。非凡铅、黑锡、水银、朱砂。奈何谬者不知真玄,私意揣度,惑坏后学,徒费岁时,担阁一生,深可怜悯。若不遇真师点化,皆妄为矣。紫阳真人曰: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正谓此也。我今为汝指出,真铅真汞身心是也。圣师云:身心两个字,是药也,是火也。又云:要知产药川源处,只在西南是本乡。西南者,坤也。坤属身,身中之精乃阴中之阳也。如乾中一爻,入坤而成坎,外阴内阳,外柔内刚,外坤内乾,坎水之中有乾金,故强名曰水中金也。夫汞者,心中之气也,阳中之阴也。如坤中一爻,入乾而成离,外阳内阴,外刚内柔,外乾内坤,离火之中有坤土,故强名曰砂中汞也。精气感合之妙,故强名立象,以铅汞喻之,使学者知有体用耳。以此推之,无出身心两字,身心合一之后,铅汞皆无也。
  问:如何是抽添?曰:身不动气定,谓之抽;心不动神定,谓之添。身心不动,神凝气结,谓之还元。所以取坎中之阳,补离中之阴而成乾,谓抽铅添汞也。
  问:如何是烹炼?曰:身心欲合未合之际,若有一毫相挠,便以刚决之心敌之,为武炼也。身心既合,精气既交之后,以柔和之心守之,为文烹也。此理无他,只是降伏身心,便是烹铅炼汞也。忘情养性,虚心养神,万缘顿息,百虑俱澄,身心不动,神凝气结,是谓丹基,喻曰圣胎也。以上异名,只是以性摄情而已。性寂情冥,照见本来,抱本还虚,归根复命,谓之丹成也,喻曰脱胎。
  问:诸丹经云用工之妙,要在玄关,不知玄关正在何处?曰: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宁有定位?着在身上,即不是;离了此身向外寻求,亦不是。泥於身则着於形,泥於外则着於物。夫玄关者,只於四大五行不着处是也。余今设一譬喻,令汝易於晓会。且如傀儡手足举动,百般舞蹈,在乎线上关捩,实由主人使之。傀儡比得人之四大一身,线比得玄关,抽牵底主人比得本来真性。傀儡无线财不能动,人无玄关亦不能运动。汝但於二六时中,行住坐卧,着工夫向内求之,语默视听是个甚么?若身心静定,方寸堪然,真机妙应处,自然见之也。《易·系》云:寂然不动。即玄关之体也。感而遂通。即玄关之用也。自见得玄关,一得求得,药物火候,三元八卦,皆在其中矣。时人若以有形着落处为玄关者,纵动功苦志,事终不成。欲直拾出来,恐汝倩不及,亦不得用,须是自见始得。譬如儒家先天之学,亦要默而识之。孟子云:浩然之气,塞乎天地之间,曰难言也。且难言之妙,非玄关乎。且如释氏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使人神领意会,谓之不传之妙。能知此理者,则能一彻万融也。
  问:或谓崇释与修道,可以断生死,出轮回;学儒可尽人伦,不能了生死。岂非三教异同乎?曰:达理者奚患生死耶?且如穷理尽性,以至於命;原始返终,知周万物,则知生死之说。所以性命之学,实儒家正传。穷得理彻,了然自知,岂可不能断生死输回乎?且如羲皇初画易之时,体天设教,以道化人,未尝有三教之分。故曰皇天无二道,圣人无两心。当来初画一者,象太极也。有一便有二,象两仪也。一者阳也,一者阴也,一阴一阳之谓道。仰则观於天上,画一画以象
  天;俯则察於地下,画一画以象地;中画一画以象人。故三画以成乾 ,象三才也。两乾断而成坤 ,象六合也。故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二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画而成坤。以一身言之,立天之道曰阴与阳,心之一神气也;立地之道曰柔与刚,身之形体也;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意之情性也?心、身、意,象乾三才也;神气、性情、形体,象坤之六合也。《易》曰:远取诸物,近取诸身。此之谓也。
  问:《系辞》云六画而成卦,先生云六画而成坤者,何也?曰:汝未知之,若谓六画而成卦者,文王重卦也。文王未重卦之前,岂可谓无三才六合乎?先贤云立天之道曰阴与阳,天之乾坤也;立地之道曰柔与刚,地之乾坤也。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人之乾坤也。以此推之,乾坤两卦,三才六合备矣,又岂以重卦言之哉?所谓六画而成卦者,重卦之后,名为后天〔卦〕也。
  问:若谓未重卦之前,三才六合备矣。而《系辞》云:以制器者尚其象。未必因器而设象,因象而制器乎?曰:因象而制器。
  问:三皇以下,圣人制器皆以重卦言之。若谓因象制器,文王未重易之前,岂有重卦之名乎?曰:非也。前贤云:须信画前元有易。所以文王未重卦之前,六十四卦俱备。
  问:卦若不重,六十四卦从何而得?曰:变卦所生也。一卦变八卦,八卦变六十四卦。且如乾卦三爻,上两爻少阳,下一爻老阳,支出巽卦来,阳变为阴,乾之巽,天风姤也。举此一卦,诸卦皆然。
  问:卦不重而有六十四卦,文王如何又重之?曰:卦不重而变六十四卦,乃羲皇心法,道统正传,诱万世之下学者,同入圣门。重卦而生六十四卦者,乃文王、周孔立民极,正人伦,使世人趋吉避凶,立万世君臣父子之纲耳。故性命之学,不敢轻明於言,亦不忍隐斯道。孔子微露於《系辞》,濂溪发明於《太极通书》也。盖欲来者熟咀之,而自得之,此学不泯其传矣。
  问:一阴一阳之谓道,如何说?曰:阴阳者,乾坤也。乾坤出於太极,太极判而两仪立焉。两仪,天地也。不言天地,而言乾坤者,贵其用不贵其体也。或曰:乾阳也,坤阴也,如何又云天地?曰:天地即乾坤也,乾坤即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以太极言之,则曰天地;以易言之,则曰乾坤;以道言之,则曰阴阳。若以人身言之,天地形体也,乾坤性情也,阴阳神气也。以法象言之,天龙地虎也,乾马坤牛也,阳乌阴兔也,以金丹言之,天鼎地炉也,乾金坤土也,阴汞阳铅也。散而言之,种种异名,合而言之,一阴一阳也。修仙之人,炼铅汞而成丹者,即身心合而还其本初,阴阳合而复归太极也。
  问:三五一,是何也?曰:三元五行也。东三南二是一个五,北一西四是两个五,中土是三个五,是谓三五也。以人身言之,性三神二是一个五,情四精一是两个五,意五是三个五也。三五合一,则归太极;身心意合一,则成圣胎也。紫阳真人云:三五一都三个字,三元五行一气是也。古今明者实然稀。世鲜知之。东三南二同成五,东三性也,南二神也。北一西四方共之。北一精也,西四情也。戊己还从生数五,土数五,意也。三家相见结婴儿。三家者身心意也,婴儿者三五合一而成用也。婴儿是一含真气,婴儿是真一之异名,太一含真也。十月胎圆入圣基。工夫十月,脱出凡胎,超凡入圣也。以此求之,金丹之道,实入圣基也。
  问:《系辞》云天地设位,易行乎中。如何?曰:天地设位人生於中,是谓三才,故人与物生生而不息。所以不言人与物,而言易者,圣人言乾坤易之门,随时变易,以从道也。如金丹以乾坤为鼎器者,天地设位也。以阴阳为化机者,即易行乎中也。元始采药无穷,行火候之不息也。
  问:辟户谓之乾,阖户谓之坤,一阖一辟谓之变。如何?曰:一阖一辟者,一动一静也。乾阳坤阴,如门户之阖辟,即乾坤易之门也。且如阴阳互动互静,机缄不已,元亨利贞,定四时,成岁变者,变易也。至道与神气,混混沦沦,周乎三才万物,阖辟无穷,致广大而尽精微矣。以一身言之,呼吸是矣。呼则接天根,是谓之辟;吸则接地根,是谓之阖。一呼一吸,化生金液,是谓之变。阖辟呼吸,即玄牝之门,天地之根矣。所谓呼吸者,非口鼻呼吸,乃真息阖辟也。
  问: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如何?曰:乾,父也,坤,母也。乾初爻交坤而成震,震初索而得男,是谓长男。坤初爻交乾而成巽,巽初索而得女,是谓〔长〕女。乾中爻交坤而成坎,坎再索而得男,是谓中男。坤中爻交乾而成离,离再索而得女,是谓中女。乾三爻交坤而成艮,艮三索而得男,是谓少男。坤三爻交乾而成兑,兑三索而得女,是谓少女。乾生三男,坤生三女,乾坤共生六子,是谓八卦。以身言之,初受胎时,禀父母精华而成此身。精华者,丹经喻曰天壬地癸也。初交合时,天壬先至,地癸随至,癸裹壬则成男子;地癸先至,天壬随至,壬裹癸则成女子。壬癸偶然齐至,则成双胎。壬先至癸迟至,癸先至壬迟至,俱不成胎也。故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夫天壬地癸者,乃天地元精元气也。亦丹经所云坎戊离己,异名铅汞也。节之於外则成人,益之於内则成丹。世人不知生男生女,实由命分中得,不由人力。若不断淫绝欲,自为修养,直待精华耗谒,早至夭亡,大可惜也。又岂知寡欲而得男女,贵而寿;多欲而得男女,浊而夭。
  问: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如何?曰:形而上者无形质,形而下者有体用。无形质者,系乎性汞也。有体用者,系乎命铅也。总而言之,无出身心也。
  问:圣人以易洗心,退藏於密,密是何也?曰:诚之至也。易理致广大而尽精微,圣人玩味其理,洗心涤虑,藏於极诚矣。
  问:《书》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不知中如何执?曰:执者,一定之辞。中者,正之中也。道心微而难见,人心危而不安,虽至人亦有人心,虽下愚亦有道心。苟能心常正得中,所以微妙而难见也。若心稍偏而不中,所以危殆而不安也。学仙之人,择一而守之不易,常执其中,自然危者安而微者着矣。金丹用中为玄关者,亦是这个道理。
  问: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如何?曰:诚之昭着,虽无声可闻,无臭可知,天道亦不可掩。如道经云大量玄玄,亦是真之至也。
  问: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如何?曰:圣人生而知之,默而顺之天理。所谓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得无为自然之道也。此则《中庸》所谓诚而明也。若谓明而诚,正是圣人之教耳。学道之人夙有根器,一直了性,自然了命也,此生而知之也。根器浅薄者,不能一直了性,自教而入,从有至无,自粗达妙,所以先了命而后了性也,此学而知之也。
  问:夫子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夫子乐在何处?曰:夫子所乐者天,所知者命,故乐天知命而不忧。虽匡人所逼,犹且弦歌自娱,於易得不远。复以修身,复见天地之心,穷理尽性,以至於命,此金丹之妙也。
  问:颜子箪瓢之乐,如何?曰:颜子得夫子乐天知命不忧之理,故不改其乐也。所以如愚,心斋坐忘,黜聪明,去智虑,庶乎屡空,亦金丹之妙也。
  问:曾子被破褐而颂声满天地,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是如何?曰:曾子一唯之妙,口耳俱忘,所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得一贯之道。
  问:子路问死,夫子答曰:未知生,焉知死。是如何?曰:生死乃昼夜之常,知有昼则知有夜,《易》云:原始返终,则知死生之说。丹书云:父母未生已前,是金丹之基。释云:未有此身,性在何处。以此求之,三教入处。只要原其始,自知其终,泝其流而知其源。人能穷究此身,其所从来生死,自然都知也。汝曾看《太极图》 否?太极未判,之前是甚么?若穷得透,则知此身之前,原始可以要终也。
  问:太极未判,其形若鸡子,鸡子之外是甚么?曰:太虚也。凡人受气之时,形体未分,亦如鸡子。既生之后,立性立命,一身之外,皆太虚也。
  问:人在母腹中时,还有性否?曰:腹中秽污,灵性岂存得住。又问:怀胎五七个月,其胎忽动,莫非性乎?曰;非性也,一气而已。人在腹中时随母呼吸,一离母胎,立性立命,便自有天地。且如蛇斩作两段,前尚走,尾尚活。又有人煮蟹既熟,遗下生脚尚动,岂性也。汝究此理则知气动也,非性也。
  问:语云吾道一以贯之。如何?曰:圣人言身中一天理,可以贯通三才,三教万事,无不备矣。如释氏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道教了一万事毕,皆一贯也。
  问:世尊拈花示众,独迦叶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分付摩诃迦叶。不知微笑者何事?曰:世尊拈花示众,众皆不见佛心,独迦叶见佛心之妙,所以微笑。故世尊以心外之妙,分付与迦叶也。
  问:达摩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如何是见性?曰:达磨以真空妙理,真指人心。见性者,使人转物情空,自然见性也。岂在乎笔舌传之哉。
  问:儒有先天《易》,释有《般若经》,道有《灵宝经》莫非文字乎?曰:非也。皆圣人以无言而形於有言,显真常之道也。释教一大藏教典,及诸家语录因果;儒教九经三传、诸子百家;道教洞玄诸品经典及诸丹书,是入道之径路,超升的梯阶。若至极处,一个字也使不着。汝问余数事,亦只是过河之筏。向上一着,当於言句之外求之。或筑着磕着,悟得透得,复归於太极,圆明觉照,虚彻灵通,性命双全,形神俱妙,虚空同体,仙佛齐肩,亦不为难。
  问:先生云三教一理,极荷开发。但释氏涅盘,道家脱胎,似有不同处。
  曰:涅盘与脱胎,只是一个道理。脱胎者,脱去凡胎也,岂非涅盘乎?如道家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即抱本归虚,与释氏归空一理,无差别也。
  又问:脱胎后还有造化么?曰:有造化在。圣人云:身外有身,未为奇特,虚空粉碎,方露全真。所以脱胎之后,正要脚踏实地,直待与虚空同体,方为了当。且如佛云真空,儒曰无为,道曰自然,皆抱本还元,与太虚同体也。执着之徒,畴克知此一贯之道哉。
  洁庵曰:先生精造金丹之妙道,融通三教之玄机,随问随答,极玄极妙。岂敢自秘,当刊诸梓,与同志之士相与开发。隋珠赵璧,自有识者。
  赵定庵问答
  师曰:前代祖师、高真上圣,有无上至真之道,留传在世度人。汝还知否?定庵曰:弟子初进玄门,至愚至蠢,蒙师收录,千载之幸也。无上正真之道,诚未知之,望师开发。
  师曰:无上正真之道者,无上可上,玄之又玄,无象可象,不然而然,至极至妙之谓也。圣人强名曰道。自古上仙,皆由此处了达,未有不由是而修证者。圣师口口,历代心心相传,所授金丹之旨,乃无上正真之妙道也。
  定庵曰:无上正真之妙,喻为金丹,其理云何?师曰:金者,坚也。丹者,圆也。释氏喻之为圆觉,儒家喻之为太极。初非别物,只是本来一灵而已。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释氏曰:○此者真如也。儒曰○此者太极也。吾道曰:○此乃金丹也。体同名异。《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者,虚无自然之谓也。两仪者,一阴一阳也。阴阳,天地也。人生於天地之间,是谓三才。三才之道,一身备矣。太极者,元神也;两仪者、身心也。以丹言之,太极者,丹之母也;两仪者,真铅真汞也。所谓铅汞者,非水银、朱砂、硫黄、黑锡、草木之类,亦非精津涕唾、心肾气血,乃身中元神,身中元气。身不动,精气凝结,喻之曰丹。所谓丹者,身也。○者,真性也。丹中取出○者,谓之丹成。所谓丹者,非假外而造作,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真也。世鲜知之。今之修丹之士,多不得其正传,皆是向外寻求,随邪背正,所以学者多而成者少也。或炼五金八石,或炼三逊五假,或炼云霞外气,或炼日月精华,或采星曜之光,或想空中丸块而成丹,或想丹田有物而为丹,或肘后飞金精,或眉间存想,或还精补脑,或运气归脐。乃至服秽吞精,纳新吐故,八段锦、六字气,摇夹脊,绞辘轳,闭尾闾,守脐蒂,采天癸,锻秋石,屈伸导引,抚摩消息,默朝上帝,舌拄上腭,三田还返,闭息行气,三火聚於膀胱,五行钻於苦海。如斯小法,何啻千门。纵勤功采取,终不能成其大事。经云:正法难遇多迷,真道多入邪宗,此之谓也。夫至真之要,至简至易,难遇易成。若遇至人点化,无不成就。
  定庵曰:弟子夙生庆幸,得遇老师,幸沾情乳。金丹之要,望赐点化。师曰:汝今谛听,当为汝谈。夫炼金丹者,全在夺天地造化。以乾坤为鼎器,日月水火,阴阳为化机,为兔为药。仗天罡之斡运,斗柄之推迁,采药有时,运符则。进火退符,体一年之节候;抽铅添汞,象一月之亏盈。攒簇五行,合四象,追二气归黄道,会三性於元宫,返本还元,归根复命,功圆神备,凡蜕为仙,谓之丹成也。
  定庵曰:一天地造化诚恐难夺。帅曰:无出一身,奚难之有。天地,形体也;水火,精气也;阴畅,身心也;为兔,性情也。所以形体为鼎炉,精气为水火,情性为化机,身心为药材。圣恐学者无以取则,遂以天地喻之。身与天地造化,无有不伺处,身心两个字,是药也是火。所以天魂地魄,乾马坤牛,阳铅阴汞,坎男离女,日乌月兔无出身心两字也。天罡斡运者,天心也。丹书云:以心观道,道即心也,以道观心,心即道也。斗柄推迁者,玄关也。夫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今之学者多泥於形体,或云眉间,或云脐输,或云两肾中间,或云脐后肾前,或云膀胱,或云丹田。或云首有九宫,中为玄关;或指产门为生身处,或指口鼻为玄牝,皆非也。但着在形体上,都不是。亦不可离此一身,向外寻写一诸丹经皆不言正在何处者,何也?难形笔舌,亦说不得,故曰玄关。所以圣人只书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关。明矣。所谓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个维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释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那个是自己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此儒家之户也中道曰:念头不起处谓之中,此道家之中也。此乃三教所用之中也。《易》曰:寂然不动,中之体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老子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易》云:复,其见天地之心。且复卦一阳,生於五阴之下。阴者,静也。阳者,动也。静极生动。只这动处,便是玄关也。汝但於二六时中,举心动念处着工夫,玄关自然见也。见得玄关,药物火候、运用抽添,乃至脱胎神化,并不出此一窍。采药者,采身中真铅真汞也。药生有时,非冬至、非月生、非子时。祖师云: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又云:铅见癸生须急采,金逢望远不堪尝。以此求之,身中癸生一阳时也,便可下手采之。二气交合之后,要识持盈,不可太过,望远不堪尝也。进火退符,无以取则,遂以一年节候,寒暑往来,以为火符之则。又以一月盈亏,以明抽添之旨。且如冬至一阳生,复卦十二月;二阳临卦,正月;三阳泰卦,二月;四阳大壮卦,三月;五阳夬卦,四月;纯阳乾卦,阳极阴生,五月;一阴姤卦,六月;二阴逐卦,七月;三阴否卦,八月;四阴观卦,九月;五阴剥卦,十月;纯阴坤卦,阴极阳生,周而复始。此火符进退之机。奈何学者执文泥象,以冬至日下手进火,夏至退符,二八月沐浴,尤不知其要也。圣人见学者错用心志,又以一年节候,促在一月之内,以朔望象冬夏至,以两弦比二八月,以两日半准一月,以三十日准一年。世人又着在月上。又以一月盈亏,促在一日,以子午体朔望,以卯酉体二弦。学者又着在日上。近代真师云: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候。又曰:父母未生以前,乌有年月日时。此圣人诱喻初学勿错用心。奈何执着之徒,不穷其理,执文泥象,徒尔劳心。余今直指与汝,身中癸生便是一阳也,阳升阴降便是三阳也。阴阳分,是四阳,体二月,如上弦,比卯时,宜沐浴然后进火。阴阳交,神气合,六阳也。阴阳相交,神气混融之后,要识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废。故曰:金逢望远不堪尝。然后退符,象一阴,乃至阴阳分,象三阴,阴阳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时也。然后退至六阴,阴极阳生,顷刻之间,一周天也。汝但依而行之,久久工夫,渐凝渐结,无质生质,结成圣胎,谓之丹成也。
  定庵曰:下手工夫,周天运用,已蒙开发,种种异名不能尽知,望师指示。师曰:异名者,只是譬喻,无出身心两字。下工之际,凝耳韵,含眼光,缄舌气,调鼻息,四大不动。使精、神、魂、魄、意,各安其位,谓之五气朝元。运入中宫,谓之攒簇五行。心不动,龙吟;身不动,虎啸;身心不动谓之降龙伏虎。龙吟则气固,虎啸则精固,握固灵根也。以精气喻之龟蛇,以身心喻之龙虎。〔龙虎〕龟蛇打成一片,谓之合和四象。以性摄情,谓之金木并。以精御气,谓之水火交。木与火同源,两性一家,东三南二同成五也。水与金同源,两性一家,北一西方四共之也。土居中宫,属意,自己五数戊己,还从生数五。心身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见结婴儿,总谓之三五混融也。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谓之三花聚鼎,又谓之三关。今之学人多指尾闾、夹脊、玉枕为三关者,只是功法,非至要也。举心动念处为玄牝,今人指口鼻者,非也。身、心、意为三要。心中之性谓之砂中汞。身中之气谓之水中金。金本生水,乃水之母,金反居水中,故曰母隐子胎。外境勿令入,内境勿令出,谓之固济。寂然不动,谓之养火。虚无自然,谓之运用。存诚笃志,谓之守城。降伏内魔,谓之野战。真汞谓之姹女,真铅谓之婴儿。胎意谓之黄婆。性情谓之夫妇。澄心定意,性寂神灵,二物成团,三元辐辏,谓之成胎。爱护灵根,谓之温养。所谓温养者,如龙养珠,如鸡覆子,谨谨护持,勿令差失,毫发有差,前功俱废也。阳神出壳,谓之脱胎。归根复命,还其本初,谓之超脱。打破虚空,谓之了当也。
  定庵曰:金丹成时,还可见否?答曰:可见。曰:有形否?曰:无形。问曰:既无形,如何可见?答曰:金丹只是强名,岂有形乎。所谓可见者,不可以眼见。释曰:於不见中亲见,亲见中不见。道经云: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斯谓之道。视之不见,未尝不见。听之不闻,未尝不闻。所谓可见可闻,非耳目所及也,心见意闻而已。譬如大风起,入山撼木,入水扬波,岂得谓之无?观之不见,搏之不得,岂得谓之有?金丹之体亦复如是。所以炼丹之初,有无互用,动静相须,乃至成功。诸缘顿息,万法皆空,动静俱忘,有无俱遣,始得玄珠成象,太一归真也。性命双全,形神俱妙,出有入无,逍遥云际,果证金仙也。所以经典丹书,种种异名,接引学人,从粗达妙,渐入佳境。及至见性悟空,其事却不在纸上。譬若过河之舟,济度斯民,既登彼岸,舟船无用矣。前贤云:得兔忘蹄,得鱼忘筌,此之谓也。且余今语此授汝,却不可执在言上,但只细嚼熟玩,其未穷究本源。苟或一言之下,心地开通,直入无为之境,是不难也。更有向上机关,未易轻述,当於言外求之。
  金丹或问
  予观丹经子书后人笺注,取用不一。或着形体,或泥文墨,或以清净为苦空,或以汞铅为有象。所见不同,后人岂得不惑。殊不知至道则一,岂有二哉。又近来丹书所集,多是傍门。如解七返九还,寅子数坤申之类,不亦谬乎。予今将丹书中精要,集成《或问》三十六则,以破后人之惑,达者味之。
  或问:何谓九还?曰:九乃金之成数,还者还元之义,则是以性摄情而已。情属金,情来归性,故曰九还。丹书云: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此之谓也。若以子数至申为九还者,非也。
  或问:何谓七返?曰:七乃火之成数,返者返本之义,则是炼神还虚而已。神属火,炼神返虚,故曰七返。或以寅至申为七返,非也。《悟真篇》云:休将寅子数坤申,只要五行绳准。正谓此也。
  或问:何谓三关?曰:三元之机关也。炼精化气为初关,炼气化神为中关,炼神还虚为上关。或指尾闾、夹脊、玉枕为三关者,只是工法,非至要也。登真之要,在乎三关,岂有定位,存乎口诀。
  或问:何谓玄关?曰:至玄至妙之机关也。初无定位,今人多指脐轮,或指顶门,或指印堂,或指两肾中间,或指肾前脐后,已上皆是傍门。丹书云:玄关一窍,不在四维上下,不在内外偏傍,亦不在当中,四大五行不着处是也。
  或问:何谓三宫?曰;三元所居之宫也。神居乾宫,气居中宫,精居坤宫。今人指三田者,非也。
  或问:一何谓三要?曰:归根之窍,复命之关,虚无之谷,是谓三要。或指口鼻为三要者,非也。
  或问:何谓玄牝?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或指口鼻者,非也。紫阳真人云:念头起处为玄牝。斯言是也。予谓念头起处,乃生死之根,岂非玄牝乎。虽然,亦是工法。最上一乘,在乎口诀。
  或问:何谓真种子?曰:天地未判之先,一点灵明是也。或谓人从一气而生,以气为真种子。或谓因念而有此身,以念为真种子。或谓禀二五之精而有此身,以精为真种子。此三说似是而非。释云: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真。此之谓也。
  或问:何谓鼎炉?曰:身心为鼎炉。丹书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兔药来烹。乾心也,坤身也。今人外面安炉立鼎者,谬矣。
  或问:何谓药物?曰:真铅真汞为药物,只是本来二物是也。
  或问:何谓内药,何谓外药?曰:炼精、炼气、炼神,其体则一,其用有二。交感之精,呼吸之气,思虑之神,皆外药也。先天至精,虚无空气,不坏元神,此内药也。丹书云:内外两般作用,正谓此也。
  或问:敲竹唤龟吞玉芝,如何说?曰:敲竹者,息气也。唤龟者,摄精也。炼精化气,以气摄精,精气混融,结成玉芝,采而吞之,保命也。
  或问:鼓琴招凤饮刀圭,如何说?曰:鼓琴者,虚心也。招凤者,养神也。虚心养神,心明神化,二土成圭,采而饮之,性圆明也。
  或问:如何是五气朝元?曰:身不动精固,水朝元;心不动气固,火朝元;性寂则魂藏,木朝元;情忘则魄伏,金朝元;四大安和则意定,土朝元。此之谓五气朝元也。
  或问:何谓黄婆?曰:黄者,中之色。婆者,母之称。万物生於土,土乃万物之母,故曰黄婆,人之胎意是也。或谓脾神为黄婆者,非也。
  或问:何谓金公?曰:以理言之,乾中之阳入坤成坎,坎为水,金乃水之父,故曰金公。以法象言之,金边着公字,铅也。
  或问:坎为太阴,如何喻婴儿?曰:坎本坤之体,故曰太阴。因受乾阳而成坎,为少阳,故喻之为婴儿。谓负阴抱阳也。
  或问:离为太阳,却如何喻为姹女?曰:离本乾之体,故曰太阳。因受坤阴而成离,为少阴,故喻之为姹女。谓雄裹怀雌也。
  或问:何谓真金?曰:金乃元神也,历劫不坏,愈炼愈明,故曰真金。
  或问:如何是子母?曰:水中金也。金为水之母,金藏水中,故母隐子胎也。则是神乃身之母,神藏於身,喻为母隐子胎。
  或问:何谓宾主?曰:性是一身之主,以身为客。今借此身养此性,故让身为主。丹书云:饶他为主我为宾,此之谓也。
  或问:何谓先天一气?曰:天地未判之先,一灵而已,身中一点真阳是也。以其先乎覆载,故名先天。
  或问:何谓水火?曰:天以日月为水火,易以坎离为水火,禅以定慧为水火,圣人以明润为水火,医道以心肾为水火,丹道以精气为水火。我今分明指出,自己一身之中,上而炎者皆为火,下而润者皆为水。种种异名,无非譬喻,使学者自得之也。
  或问:如何是火中有水?曰:从来神水出高原。以理言之,水不能自润,须仗火蒸而成润。以法象言之,火旺在午,水受气在午。以此求之,火中有水,明矣。若以一身言之,则是气中之液也。
  或问:如何水中有火?曰:以理言之,日从海出。以法象言之,水旺在子,火受胎在子。以一身言之,则是精中之气也。
  或问:如何是既济?曰:水升火降曰既济。《易》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此既济之方,惩忿则火降,窒欲则水升。
  或问:如何是未济?曰:不能惩忿,则火上炎;不能窒欲,则水下湿。无明火炽,苦海波翻,水火不交,谓之未济。
  或问,如何是金木并?曰:情来归性,谓之交并。情属金,性属木。
  或问:如何是间隔?曰:情逐物,性随念,情性相违,谓之间隔。
  或问:如何是清浊?曰:心不动,水归源,故清;心动,水随流,故浊。
  或问:何谓二八?曰:一斤之数也。半斤铅,八两汞,非真有斤两,只要二物平匀,故曰二八。丹书云:前弦之后后弦前,药物平平火力全。比喻阴阳平也。亦如二八月,昼夜停〔匀〕也。
  或问:如何是沐浴?曰:洗心涤虑,谓之沐浴。
  或问:如何是丹成?曰:身心合一,神气混融,情性成片,谓之丹成,喻为圣胎。仙师云:水来真性是金丹,四假为炉炼作团。是也。
  或问:何谓养火?曰:绝念为养火。
  或问:如何是脱胎?曰:身外有身为脱胎。
  或问:如何是了当?曰:与太虚同体,谓之了当。物外造化未易轻述,在人自得之也。
  全真活法
  授诸门人
  全真道人, 当行全真之道。所谓全真者,全其本真也。全精、全气、全神,方谓之全真。才有欠缺,便不全也。才有点污,便不真也。
  全精可以保身。欲全其精,先要身安定,安定则无欲,故精全也。全气可以养心。欲全其气,先要心清静,清静则无念,故气全也。全神可以返虚。欲全其神,先要意诚,意诚则身心合而返虚也。是故精、气、神为三元药物,身、心、意为三元至要。
  学神仙法,不必多为,但炼精气神三宝为丹头,三宝会於中宫,金丹成矣。岂不易知,岂为难行?难行难知者,为邪妄眩惑尔。
  炼精之要在乎身。身不动则虎啸风生,玄龟潜伏,而元精凝矣。炼气之要在乎心。心不动则龙吟云起,朱雀敛翼,而元气息矣。生神之要在乎意。意不动则二物交,三元混一,而圣胎成矣。乾坤鼎器,坎离药物,八卦三元,五行四象,并不出身、心、意三字。
  全真至极处,无出身心两字。离了身心;便是外道。虽然,亦不可着在身心上,才着在身心,又被身心所累。
  须要即此用,离此用。予所谓身心者,非幻身肉心也,乃不可见之身心也。且道如何是不可见之身心?云从山上,月向波心。身者,历劫以来清静身,无中之妙有也。心者,象帝之先灵妙本,有中之真无也。无中有,象坎 有中无,象离 。祖师云:取将坎位中心实,点化离宫腹内阴。自此变成乾健体,潜藏飞跃尽由心。予谓身心两字,是全真致极处,复何疑哉。
  炼丹之要,只是性命两字。离了性命,便是旁门,各执一边,谓之偏枯。祖师云:神是性兮气是命。即此义也。
  炼气在保身,炼神在保心。身不动则虎啸,心不动则龙吟。虎啸则铅投汞,龙吟则汞投铅。铅汞者,即坎离之异名也。坎中之阳,即身中之至精也。离中之阴,即心中之元气也。炼精化气,所以先保其身;炼气化神,所以先保其心。身定则形固,形固则了命。心定则神全,神全则了性。身心合,性命全,形神妙,谓之丹成也。精化气,气化神,未为奇特,夫何故?犹有炼神之妙,未易轻言。予前所言金丹之大槩,若向这裹具只眼,方信大事不在纸上。其或未然,须知下手处。既知下手处,便从下手处做将去。自炼精始,精住则然后炼气,气定则然后炼神,神凝则然后返虚,虚之又虚,道德乃俱。
  炼精在知时。所谓时者,非时候之时也。若着在时上,便不是。若谓无时,如何下手,毕竟作么生?咦,古人言时至神知。祖师云:铅见癸生须急采。斯言尽矣。
  炼气在调燮。所谓调燮者,调和真息,燮理真元也。老子云: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其调燮之要乎。今人指口鼻为玄牝之门,非也。玄牝者,天地阖辟之机也。《易系》云:阖户之谓坤,辟户之谓乾,一阖一辟之谓变。一阖一辟,即一动一静。老子所谓用之不勤之义也。丹书云: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予谓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即阖户之谓坤,辟户之谓乾也。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即一阖一辟之谓变,亦用之不勤之义也。指口鼻为玄牝,不亦谬乎。此所谓呼吸者,真息往来无穷也。
  口诀
  外阴阳往来,则外药也。内坎离辐辏,乃内药也。外有作用,内则自然。精气神之用有二,其体则一。以外药言之,交合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气,更要细细。至於无息思虑之神,贵在安静。以内药言之,炼精炼元精,抽坎中之元阳也。元精固,则交合之精自不泄。炼气炼元气,补离中之元阴也。元气住,则呼吸之气自不出入。炼神炼元神也,坎离合体成乾也,元神凝则思虑之神泰定。其上更有炼虚一着,非易轻言,贵在嘿会心通可也。勉旃勉旃。
  中和集卷之三竟
  中和集卷之四
  都梁清庵莹蟾子李道纯元素撰
  门弟子损庵宝蟾子蔡志颐编
  论
  性命论
  夫性者,先天至神一灵之谓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气之谓也。精与性,命之根也。性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见解智识,出於心也。思虑念想,心役性也。举动应酬,出於身也。语默视听,身累命也。命有身累,则有生有死。性受心役,则有往有来。是知身心两字,精神之舍也,精神乃性命之本也。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其名虽二,其理一也。嗟乎,今之学徒、缁流道子,以性命分为二,各执一边,互相是非,殊不知孤阴寡阳,皆不能成全大事。修命者不明其性,宁逃劫运;见性者不知其命,末后何归?仙师云:炼金丹,不达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真性不修丹,万劫英灵难入圣。诚哉言欤。高上之士,性命兼达,先持戒、定、慧而虚其心,后炼精、气、神而保其身。身安泰则命基永固,心虚澄则性本圆明。性圆明则无来无去,命永固则无死无生。至於混成圆顿,直入无为,性命双全,形神俱妙也。虽然,却不可谓性命本二,亦不可做一件说,本一而用则二也。苟或执着偏枯,各立一门而入者,是不明性命者也。不明性命,则支离为二矣。性命既不相守,又焉能登真蹑境者哉。
  卦象论
  海琼真人云:上品丹法无卦爻。诸丹书皆用卦爻者,何也?此圣人设教而显道也。古云:大道无言,无言不显其道。即此义也。所谓卦者,挂也。如挂物於空悬示人,犹天垂象见吉凶,使人易见也。象也者,像此者也。爻也者,效此者也。卦有三爻,象三才,即我之三元也。画卦六爻,象六虚,即我之六合也。丹书用卦用爻者,盖欲学者法象安炉,依爻进火,易为取
  则也。海琼真人谓无卦爻者,警拔后人不可泥於爻象,即此用而离此用也。譬如此身未生之前,如如不动,即太极未分之诗。因有此身,立性立命,即太极生两仪也。有形体便有性情,即两仪生四象也。至於精神魂魄、意气身心,悉皆足具,即四象生八卦也。先贤云:名不释则离宫修定,归道乃水府求玄。谓修炼性命之要也。离宫修定者,持戒定慧,使诸尘不染,万有一空,即去离中之阴也。水府求玄者,炼精气神,使三花聚鼎,五气朝元,而存坎中之阳也。特达之士,二理总持。负阴抱阳,虚心实腹,即取坎中之阳,而补离中之阴,再成乾体也。紫阳真人云:取将坎位中心实,点化离宫腹裹阴。自此变成乾健体,潜藏飞跃尽由心。正谓此也。行火候用卦爻者,乾坤二卦,健顺相因,往来推荡,定四时成岁,四德运化,无有穷也。行火进退,抽添加减,则而象之。簇一年於一月,簇一月於一日,簇一日於一时,簇一时於一、刻,簇一刻於一息。大自元会运世,细至一息之微,皆有一周之运。达此理者,进火退符之要得矣。虽然丹道用卦,火候用爻,皆是譬喻,却不可执在卦爻上。当知过河须用筏,到岸不须船,得鱼忘筌,得兔忘蹄可也。紫阳真人云:此中得意休求象,若究群爻谩役情。又云:不刻时中分子午,无爻卦内定乾坤。皆谓此也。予谓生而知之者,不求自得,不勉而中,又岂在诱喻。故上品丹法,不用卦爻也。中下之士,不能直下了达,须从渐入。故诸丹书皆以卦爻为法则也,达者味之而自得之矣。
  说
  死生说
  太上云:人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又曰:夫惟无以生为者,是贤於贵生。是谓求生了不可得,安得有死耶。有生即有死,无死便无生,故知性命之大事,死生为重焉。欲知其死,必先知其生,知其生则自然知死也。子路问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大哉圣人之言也。《易击》所谓原始要终,故知死生之说,其斯之谓欤。予谓学道底人,欲要其终,先原其始,欲明末后,究竟只今。只今脱洒,末后脱洒;只今自由,末后自由。亘古亘今,历代圣师脱胎神化,应变无穷者,良由从前淘汰得净洁,末后所以轻举。若复有人,於平常一一境界观得破,打得彻,不为物眩,不被缘牵,则末后一一境界眩他不得,一一情缘牵他不住。我见今时打坐底人,才合眼,一切妄幻魔境都在目前,既入魔境,与那阴魔打成一片,不自知觉。间有觉者,亦不能排遣,却如个有气底死人,六根具足不能施为,被他挠乱摆拨不下。只今既不得自由,生死岸头怎生得自由去也?若是个决烈汉,合眼时与开眼时则一同,於一一妄幻境界都无染着,去来无得,得大自在。只今既脱洒,末后奚患其不脱洒耶。清庵道人不惜两片皮,为损庵辈饶舌,只如今做底工夫,便是末后大事,只今是因,末后是果。只今一切念虑都属阴趣,一切幻缘都属魔境,若於平常间打并得洁净,末后不被他惑乱。念虑当以理遣,幻缘当以志断。念虑绝则阴消,幻缘空则魔灭,阳所以生也。积习久久,阴尽阳纯,是谓仙也。或念增缘起,纵意随顺,则阴长魔盛,阳所以消也。积习久久,阳尽阴纯,死矣。大修行人分阴未尽,则不仙。一切常人分阳未尽,则不死。作是见者,玄门高士、诸法眷等,立决定志,存不疑心,直下打并,教赤洒洒、空荡荡,勿令秋毫许尘染着,便是清静法身也。汝若不着一切相,则一切相亦不着汝;汝若不染一切法,则一切法亦不执汝;汝若不见一切物,则一切物亦不见汝;汝若不知一切事,则一切事亦不知汝;汝若不闻切声,则一切声亦不闻汝;汝若不缘一切觉,则一切觉亦不缘汝。至於五蕴六识,亦复如是。六尘不入,六根清静,五蕴皆空,五眼圆明,到这裹六根互用,通身是眼,群阴消尽,遍体纯阳,性命双全,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也。
  更有甚死生可超,更有甚只今末后也。无因也无果,和无也无,倒大轻快、倒大自在。咦,无生法忍之妙,至是尽矣。至元壬辰上元日,清庵莹蟾子书于中和庵,赠蔡损庵辈。
  动静说
  太上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此言静极而动也。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此言动极而复静也。又云:复命曰常。此言静一动,动一静,道之常也。苟以动为动,静为静,物之常也。先贤云:静而动,动而静,神也;动无静,静无动,物也?其斯之谓欤。是知保身心之要,无出乎动静也。学道底人,收拾身心,致虚之极,守静之笃,则能观复。《易》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夫复之为卦,自坤而复,自静而动也。五阴至静,一阳动於下,是谓复也。非静极而动乎。观复则知化,知化则不化,不化则复归其根也。归根曰静,是谓复命,非动而复静乎。《易·击》云: 阖户之谓坤,辟户之谓乾,一阖一辟之谓变,往来不穷之谓通。一阖一辟,一动一静也。往来不穷,动静不已也。互动互静,机缄不已,运化生成,是谓之变。推而行之,应变无穷,是谓之通。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此言虚灵不昧,则动静之机不可揜也。又云: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即乾阳坤阴,一阖一辟而成变化也。又云: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即往来不穷之谓通也。天根阖辟,犹人之呼吸也。呼则接天根二是谓辟也;吸则接地根,是谓阖也。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是谓变也。风云际会,龙虎相交,动静相因,显微无间,是谓通也。予所谓呼吸者,非口鼻也,真息绵绵,往来不息之谓也。苟泥於口鼻而为玄牝,又焉能尽天地鼓舞之神哉。知天地变动、神之所为者,是名上士。达是理者,则知乾道健而不息,即我之心动而无为,工夫不息也。坤道厚德载物,即我之身静而应物,用之无尽也。心法天故清,身法地故静,常清常静,则天地阖辟之机,我之所维也。经云: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正谓此也。经闲庵辈,叩予保身心之要,予以动静告之。盖欲使其收拾身心,效天法地之功用也。夫保身在调燮,保心在捡摄。调燮贵乎动,捡摄贵乎静。一动象天,一静象地,身心俱静,天地合也。至静之极,则自然真机妙应,非常之动也。只这动之机关,是天心也。天心既见,玄关透也。玄关既透,药物在此也,鼎炉在此矣,火候在此矣。三元八卦、四象五行,种种运用,悉具其中矣。工夫至此,身心混合,动静相须,天地阖辟之机,尽在我也。至於心归虚寂,身入无为,动静俱忘,精凝气化也。到这裹精自然化气,气自然化神,神自然化虚,与太虚混而为一,是谓返本还元也。咦,长生久视之道,至是尽矣。至元壬辰上元后四日,清庵莹蟾子书于中和精舍,赠经闲庵辈。
  歌
  原道歌 赠野云
  玄流若也透玄关,蹑景登真果不难。只是星儿孔窍子,迷人如隔万重山。
  世间纵有金丹客,太半泥文并着物。虽然苦志教门中,却似痴猫守空窟。
  或将金石为丹母,或云口鼻为玄牝。或云心肾为坎离,或云精血为奇耦。
  劳形苦体费精神,妙本支离道不伸。直待灵源都丧尽,尚犹执着不回身。
  人人自有长生要,道法法人人不肖。浮华乱目孰回光,薄雾牵情谁返照。
  我观颖川野云翕,奇哉道释俱贯通。玉锁金枷齐解脱,急流勇退慕玄风。
  我今得见知音友,故把天机都泄漏。坎水中间一点金,急须取向离中辏。
  一句道心话与贤,从今不必乱钻研。九夏但观龙取水,明明天意露真诠。
  会得此机知采药,地雷震处鼓橐钥。霎时云雨大雾需,万气咸臻真快乐。
  水中取得玉蟾赊,送入悬胎鼎内储。进火退符功力到,无中生有结玄珠。
  获得玄珠未是妙,调神温养犹深奥。铅要走而汞要飞,水怕寒兮火怕燥。
  火周须要识持盈,静定三元大宝成。进破顶门神蜕也,与君同步谒三清。
  炼虚歌并引
  道本至虚,虚无生气,一气判而两仪立焉。清而上者曰天,浊而下者曰地。天圆而动,北辰不移,主动者也。地方而静,东注不竭,主静者也。北辰天地之心,东注天地之气。以虚养心,心所以静。以虚养气,气所以运。人心安静,如北辰之不移,神至虚灵。作是见者,天道在己。气常运动,如东注之不竭,形固常存。作是见者,地道在己。天地之道在己,则形神俱妙,阴阳不可得而推迁,超出造化之外也。是知虚者,大道之体,天地之始,动静自此出,阴阳由此运,万物自此生。是故虚者,天下之大本也。
  古杭王高士,以竹名斋,盖有取於此也。处事以直,处世以顺,处心以柔,处身以静,竹之节操也。动则忘情,静则忘念,应机忘我,应变忘物,竹之中虚也。立决定志,存不疑心,内外圆通,始终不易,竹之岁寒也。广参至士,遍访明师,接待云水,混同三教,竹之丛林也。兼之见素抱朴,少私寡欲,调息运诚,观化知复,非天下之致虚,其孰能与於此?以竹名斋,宜矣。辛卯岁,有全真羽流,之金陵中和精舍,尝谈盛德,予深重之。自后三领云轮,观其言辞,有致虚安静之志,於是乎横空飞剑而访先生,是乃己亥重阳日也。观其行,察其言,足见其深造玄理者也。於是乎以珏蟾扁子名。珏之为字,二玉相并,俾之虚实相通,为全形神之大方也。虚为实体,实为虚用,虚实相通,去来无碍。玉又取其洁白之义,虚室生白,神宇泰定,自然天光发露,普照无私也。工夫至此,仙佛圣人之能事毕矣。辞已既,故作是篇以记之,歌曰:
  为仙为佛与为儒,三教单传一个虚。亘古亘今超越者,悉由虚里做工夫。
  学仙虚静为丹旨,学佛潜虚禅已矣。扣予学圣事如何,虚中无我明天理。
  道体虚空妙莫穷,乾坤虚运气圆融。阴阳造化虚推荡,人若潜虚尽变通。
  还丹妙在虚无谷,下手致虚守静笃。虚极又虚元气凝,静之又静阳来复。
  虚心实腹道之基,不昧虚灵采药时。虚己应机真日用,太虚同体丈夫儿。
  采铅虚静无为作,进火以虚为橐钥。抽添加减总由虚,粉碎虚空成大学。
  究竟道冲而用之,解纷锉锐要兼持。知光混俗忘人我,象帝之先只自知。
  无画以前焉有卦,乾乾非上坤非下。中间一点至虚灵,八面玲珑无缝罅。
  四边固密剔浑沦,个是中虚玄牝门。若向不虚虚内用,自然阖辟应乾坤。
  玄牝门开功则极,神从此出从此八。出出入入复还虚,平地一声春霹雳。
  霹雳震时天地开,虚中迸出一轮来。圆陀陀地光明大,无欠无余照竹齐。
  竹齐主大人奇特,细把将来应时物。虚裹安神虚裹行,发言阐露虚消息。
  虚至无虚绝百非,潜虚天地悉皆归。虚心直节青青竹,个是炼虚第一机。
  破惑歌
  堪嗟世上金丹客,万别千差朱不一。执象泥文胡作为,摘叶寻枝徒费力。
  采日精,吸月华,含光服气及吞霞。敛身偃仰为多事,转睛捏目起空花。
  炼稠唾,咽津液,指捏尾闾并夹脊。注想存思观鼻端,翻沧倒海食便溺。
  守寂淡,落顽空,兀兀腾腾做奔功。更有按摩并数息,总与金丹理不同。
  八段锦,六字气,辟谷休粮事何济。执着三峰学采阴,九浅一深为进退。
  扰腰兜肾守生门,屈伸导引弄精魂。对炉食乳强兵法,个样家风不足论。
  更有缩龟并闭息,熊伸乌引虚劳役。摩腰居士腹中温,行气先生面上赤。
  击天鼓,抱昆仑,叩齿集神视顶门。虚响认为雄虎啸,肚时道是牝龙吟。
  烧丹田,讽煮海,昼夜不眠苦打睚。单衣赤脚受煎熬,前生欠少饥寒债。
  常持不语谩徒然,默朝上帝怎升迁。呵手提囊真凡伯,摩娑小便更狂颠。
  弄金枪,提金井,美貌妇人为药鼎。采他精血唤真铅,丧失元和犹不省。
  有等葛藤口鼓禅,斗层合舌逞能言。指空诰空乾打哄,竖拳坚指不知原。
  提话头,并观法,捷辩机锋喧书霅。拈槌坚拂接门徒,瞬目扬眉为打发。
  参公案,为禅提,真个高僧必不然。理路多通为智慧,明心见性待驴年。
  道儒僧,休执着,返照回光自忖度。忽然摸着鼻孔尖,始信从前都是错。
  学仙辈,绝谈论,受气之初穷本根。有相有求俱莫立,无形无象更休亲。
  心非火,肾非水,凡精不可云天癸。黄婆元不在乎脾,玄牝亦休言口鼻。
  卯非兔,酉非鸡,子非坎兮午非离。一肠不在初三四,持盈何执月圆时。
  肝非龙,肺非虎,精华焉得称丹母。五行元只一阴阳,四象不离二玄牝。
  采药川源未易知,汞产东方铅产西。离位日魂为姹女,坎宫月魄是婴儿。
  为无为,学不学,缘觉声闻都倚阁。我今一句全露机,身心是火也是药。
  身心定,玄窍通,精气神虚自混融。三百日胎神脱蜕,翻身拶碎太虚空。
  玄理歌二首
  至道虽然无处所,也凭师匠传规矩。屯蒙取象配朝昏,复姤假冬称子午。
  进火无中炼大丹,安炉定裹求真土。身心意定共三家,铅汞银砂同一祖。
  加减依诗有后先,守城在我分宾主。南山赤子跨青龙,北海金公骑白虎。
  两般药物皆混融,一对龟蛇自吞吐。直超实际归大乘,顿悟圆通非小补。
  密会真机本自然,可怜小法胡撑拄。口灵舌辩自夸能,气大心高谁敢觊。
  未会潜心入窈冥,何劳立志栖园堵。初机自是不求师,老倒无成甘受苦。
  积功累行满三千,返照回光穷二五。起火东方虎啸风,涤尘西极龙行雨。
  驱雷掣电役天罡,辅正除邪任玄武。姹女才离紫极宫,金公已到朱陵府。
  炉中大药一丸成,室内胎仙三迭舞。四象五行都合和,九还七返功周普。
  皎蟾形兆出庵来,烁烁光明充大宇。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啬谓之重积德。
  性天大察长根尘,理路多通增业识。心明智慧不如愚,雄辩高谈争似嘿。
  绝虑忘机无是非,隐耀含华远声色。寡欲薄味善根臻,省事简缘德本植。
  一念融通万虚澄,三心剔透诸缘息。谛观三教圣人书,息之一字最简直。
  若於息上做工夫,为佛为仙不劳力。息缘达本禅之机,息心明理儒之极。
  息气凝神道之玄,三息相须无不克。说与知堂田皎蟾,究竟自心为轨则。
  性理歌
  两仪肇判分三极,乾以直专坤辟翕。天地中间玄牝门,其动愈出静愈入。
  道统正传指归趣,仲尼授参参授伋。风从虎兮云从龙,火就燥兮水流湿。
  致和格物有等伦,入圣超凡无阶级。君子居易以俟命,内省不疚何忧悒。
  致用推明生杀机,存身究竟龙蛇蛰。回光照破梦中身,直下掀翻旧书笈。
  磨光刮垢绝根尘,释累清心无染习。潜心入妙感而通,万里长江一口吸。
  何须乾鼎炼金精,不假坤炉烹玉汁。透彻羲皇未画前,世界收来藏黍粒。
  火候歌
  欲造玄玄须谨独,谨独工夫机在目。绝断色尘无毁辱,清虚方寸莹如玉。
  极致冲虚守静笃,静中一动阳来复。初九潜龙须摄伏,进至见龙休大速。
  才见乾乾光内烛,或跃在渊时沐浴。九五飞龙成化育,阳极阴生须退缩。
  防微杜渐坤初六,退至直方金并木。六三不可荣以禄,括囊以后神丹熟。
  若逢野战志钤束,阴剥阳纯火候足。一粒宝珠吞入腹,作个全真仙眷属。
  一夫一妇常和睦,三偶三奇时趁逐。素女青郎一处宿,黑汞赤铅自攒簇。
  虚空造就无为屋,这个主人诚不俗。山岳藏云天地肃,烁烁蟾光照虚谷。
  龙虎歌并引
  龙虎者,阴阳之异名也。阴阳运化 神妙莫测,故象之以龙虎。《易·系》云: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莫测之谓神。丹书云:偏阴偏阳之谓疾。阴阳者,太极之动静也。一分为二,清升浊沦,大而天地,小而物类,皆禀阴,阳二气而有形名。故覆载之间,纤洪巨细,未有外乎阴阳跑者也。丹经子书,种种异名,不出阴阳二字。历代仙师,假名立象,喻之为龙虎,使学徒易取则而成功也。龙虎之象,千变万化,神妙难穷,故喻之为药物,立之为鼎炉,运之为火候,比之为坎离,假之为金木,字之为男女,配之为夫妇。以上异名,皆龙虎之妙用也。以其灵感,故曰药物。以其成物,故曰鼎炉。以其变化,故曰火候。以其交济,故曰坎离。以其刚直,故曰金木。以其升沉,故曰男女。以其妙合,故曰夫妇。若非龙虎,何以尽之?《文言》曰: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观。此发明乾元九五之德也。是知龙虎之妙,非神德圣功,何以当之哉?反求诸己,情性也;化而栽之,身心也,魂块也,精气也。推而行之,玄牝之门也,阖辟之机也。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动。《易》云: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丹书云: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即乾坤阖辟之机也。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即一阖一辟谓之变也。风云感合,化生金液,即往来不穷谓之通也。金液还返,结成大丹,故假名曰龙虎大丹也。采而饵之,长生久视,此所谓呼吸者非囗鼻也。真机妙应,一出一入之门户也。若向这裹透得,龙虎丹成,神仙可冀。修真至士,诚能於龙虎上打得彻、透得过,真常之道虽曰至玄至微,又奚患其不成哉。至於种善根、植德本、养圣胎,未有不明龙虎而成者也。紫阳云:收拾身心,谓之降伏龙虎。心不动则龙吟,身不动则虎啸。龙吟则气固,虎啸则精凝。元精凝则足以保形,元气固则足以凝神。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神仙之能事毕矣。非天下至神,其孰能与於此哉。赵束斋者,古杭人也。幼为内侍,职任中官。因乾旋坤转而勘破浮生,故弃利捐名,而参求道要。虽红尘而混迹,实玄境以栖心,真脱略世事者也。意欲混合凝神,故留心於龙虎。一日携是图示予,求其赘语。予辞不可,於是乎着笔而塞责焉。告之曰:古人因道而设象,子今因象而立言。束齐者,贵在明加眼力,观教端的,莫教错认定盘星。苟能因言会意,观图得旨,便知道真龙真虎,不在纸上,而在自己也。至於言象两忘,道德备矣。咦,真龙真虎不难寻,只要抽阳去补阴。四德运乾诚不息,潜飞见跃尽由心。虽然也是平地起,波涛青天轰霹雳。勉旃勉旃。歌曰:
  真龙真虎元无象,谁为起模传此样。若於无象裹承当,又落断常终莽荡。
  青青白白太分明,也是无风自起浪。时人要识真龙虎,不属有无并子午。
  休将二物混沦吞,但把五行颠倒数。根芽本是太玄宫,造化却在朱陵府。
  虽然运用有主张,毕竟虚灵无处所。一条大道要心通,些子神机非目睹。
  忽然进开顶顾门,勘破木金同一母。高高绝顶天罡摧,耿耿银河斗柄戽。
  兴云起雾仗丁公,掣电驱雷役玄武。瞬息之间天地交,剎那之顷坎离补。
  虎从水底起清风,龙在火中降甘雨。雷行雨施天下平,运乾龙德功周普。
  人言六龙以卸天,孰知一龙是真主。人言五虎透玄关,孰知一虎生真土。
  会得龙虎常合和,便知龟蛇互吞吐。圣人设象指蹄筌,象外明言便造言。
  言外更须穷祖意,元来太极本无○。得意忘象未为特,和意都忘为极则。
  稽首束斋赵隐居,彻底掀翻参学毕。
  无一歌
  道本虚无生太极,太极变而先有一。一分为二二生三,四象五行从此出。
  无一斯为天地根,玄教一为众妙门。易自一中分造化,人心一上运经纶。
  天得一清地得宁,谷得以盈神得灵。物得以成人得生,侯王得之天下贞。
  禅向一中传正法,儒从一字分开阖。老君以一阐真常,曾参一唯妙难量。
  道有三乘禅五派,毕竟千灯共一光。抱元守一通玄窍,惟精惟一明圣教。
  太玄真一复命关,是知一乃真常道。休言得一万事毕,得一持一保勿失。
  一彻万融天理明,万法归一未奇特。始者一无生万有,无有相资可长久。
  诚能万有归一无,方会面南观北斗。至此得一复忘一,可与化元同出没。
  设若执一不能忘,大似痴猫守空窟。三五混一一返虚,反虚之后虚亦无。
  无无既无湛然寂,西天胡子没髭须。今人以无唤作无,茫荡顽空涉畏途。
  今人以一唤作一,偏枯苦执费工夫。不无之无还会得,便於守一知无一。
  一无两字尽掀翻,无一先生大事毕。
  抱一歌
  无极极而为太极,太极布妙始於一。一分为二生阴阳,万类三才从此出。
  本来真一至虚灵,亘古亘今无变易。祇因成质神发知,善恶机缘有差忒。
  随情逐幻长荆榛,香味色声都眩惑。诚能一上究根原,返本还元不费力。
  一夫一妇定中交,三女三男无裹得。三元八卦会於壬,四象五行归至寂。
  忽然进破顶囟门,烁烁金光满神室。虚无之谷自透通,玄牝之门自阖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爱好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健身爱好网版权所有 )

GMT+8, 2019-8-26 16:01 , Processed in 1.08100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