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玄圃山灵秘绿

2015-4-15 22:52|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5646| 评论: 0

摘要: 玄开山灵秘箓   经名:玄圃山灵秘绿。撰人不详。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众术类。
玄开山灵秘箓
  经名:玄圃山灵秘绿。撰人不详。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众术类。 
  玄圃山灵秘箓序
  至哉是书,其来邳矣。自下那先生得之泰山嵁岩石穴,后传数子。得此书者,或辅于国,或伏于野,或超于物表,或幻于世俗。忽秘忽流,忽藏忽见,或代得,或偶尔,或神授,或师传,出役隐显。得之者天缘也,得无不行,行无不应。犹响答声,影逐形发,乍罕异世,不知其由,疑非人邪。张子房得之於下邳先生,李广利得於子房,费长房得於壶中公,王光伯得於楚王庙,刘桓公得於光伯,张公超得於桓公,王子晋得於华山樵父,诸葛孔明得於南阳先生,茅山道人得於伏虎岩长卢师,张晶得於张氏山,林自遥得於庙神腹。此书得者,多不传於人,身老而书藏,事成而迹遁。唯张晶得之,而遗子孙授之。而秘真泄,伪移事改质,撰诈讹真,妄作门户和十家,而布流于世之不闻取世之货。世所得者,徒谨其执,罔无所能。问有得道符句咒,持用验者,亦希矣。独张氏一流,递传得踵,独高自尚,耸动天闻。朝廷封张氏山为龙虎山,建宫赐号,敕命累加,历世有天师之称,食禄不绝,声驰四方,不亦异乎。呜呼,玄圃山天下之祖也。有名四:一曰玄圃,二曰积石,三曰昆仑,四曰西山。在宇之西,出西江河源,经天下山岳之骨脉,发天下川源之流转。为乾之变化也,为坤之根也,实为风云之府藏,为水火之宫室,为鬼神之宅窟,为精物之聚会。其势状也,贯于青天,截于一方,乱宠犀巅,峻峰巨穴,凌云锁其上,涌泉缢其下,绵邈杳冥。莫知其尽。极中有宛,玄洞乃鬼神精物之所聚也。有神宰日虚陀,帝君有二十四将,布分分于十二州,制天下祸福之响应。书目所谓灵秘线,乃玄圃山神灵密奥之妙用也。灵者,洞括虚无,总特要妙之无质,法之有应,即鬼也。眇于恍惚,应于物象,本虚本无,法于虚无,而运於所有异哉。且夫人身之神亦同矣,此天地山川之神也。人身炁血之神,有炁血则有神光,无炁血则莫。其来不见其往,生於有则灭於有,出於无而没於无。日用动静,有眼耳鼻,口舌身一。身有所挠,则神运於内,神动则气发,气发则形作,有激於无而应於有,法术之运用,推之于此,则朗然可见矣。所以念咒书符,口嘘心想,闭目叩齿,手指足步,皆有作之形,感动於虚无。虚无响应,而有所变作。正与形有所触,而性动於内,而形役於外合焉。者,藏书之器也。从江从金者,藏物之象。者,至精之物。以此书谕至精之物,藏於巨函之中,而不泄于外,故所谓。世无此字,乃异世之神言尔。秘箓者,言此书神传一所,而不行於天下。故总目谓灵秘箓也。古今之得是书者,唯仰其有灵,而惊其异应,则未尝剖识於斯邪。书三卷,有二十四法。上卷八法,可以法天地,动雷霆,易乾象,被阴霾,壅川流,合冰河烈火,驭雪气;中卷八法,可以战胜阵,藏兵卒,暴泉源,射火矢,兴阴云,化人马,缩地脉,步江河;下卷八法,可以起光华,隐形质,变物货,附魂梦,祛恶毒,伏蛟璃,灭妖精,治强祟。其旨甚简,其应甚疾,得之者可以达一身,可以事一人,可以安世之民。上士得之,则登仙越世;中士得之,则辅佐国家;下士得之,则衅幻愚俗。登仙越世者,下邳先生、壶中公、费长房、张公超、王子晋、南阳先生、长芦师、张晶、林自遥之徒也。辅佐国家者,李广利、王光伯、刘桓公、诸葛孔明之徒也。衅幻愚俗者,茅山道人、张晶遗裔之徒也。朋昔为浔阳守,罢归长安,不趁天朝,与故人放饮,老妻、儿孙弃之而弗顾,饮不知止,醉不知所,醄然放浪於自得。一日,晓坐于渭水泦,见一人步自水面而至,异而叱喝,其人登岸,谨揖於余前。余俛而答之,揖罢就地对坐,熟视之,乃林也。惊而问之,子何术於此耶?答曰:遥善此久矣。今见子有放浪无忧之志,特为子来,莫疑。来日拂旦,天辉台相见。言讫,踏然至水面而去。余虽疑是梦,是晚出渭城外,醉卧天辉台,以待来晨。是夜梦与林大饮,同游积石山中,欲反忽觉,遂起坐台,曙光欲开。须臾,林负一大瓢而来,欢迎登台,倾酒恣饮,言论古今变化,辴然大笑,出书一卷示余,嘱余曰:将来天下乱离,恐子遭世凌毁,佩我此书,持此术用,放荡僻野,勿滞于此。拜受之,语罢大饮,驭云气凌空而去。予后一年,辞家离长安,招驭云一术,游天下名山。三载后,至此山誓石岩,见林大饮圆庐,就止于此。余寄此山,已十载,朝夕见访者,皆昔曾闻名之士。日与飞来翁及冲融子术,作耕钓,日计不足,岁计有余,悠悠任其天运尔。思我往昔所作,今如隔世矣。嗟夫,人生寰中,疾如过矢,弗受人间之劳,去其宠辱,脱其罗网,绝世交游,悟其真趣。此大丈夫者,高蹈独善,越于世表,得天地之至乐也。吁世有超道,登仙之学有黄帝、老氏之书。唯传其至理,而蔽其术用。战争之书,有《吕氏六韬》。唯行其知实,而秘其虚幻巫觋之法,有贲融指宛黄之黑,失其要妙,而撰其圈图。后世之学者,得其粗不得其精,得其辐不得其辏,递相讹舛不复其真。致使希夷之道,执而不运,响应之法,作之不灵。失其玄虚,而持其实有,则用世之术,有矩有规。致当危难之时,祸无所逃,身不能脱。悲夫,今世之学道者,唯违其性理,不善其术用,运武之至者,唯善其筹策,不善其变化,所以守身而尽,而临事有失。呜呼,徒学尔曷?若见黄老之书,而善其术用,得六韬之要,而通子虚幻,然后可以有法,无而无导,而有静胜动,而柔敌刚,圆通於变化之场,出入于有无之域,可以了一身,可以完一国,斯为大全矣。子年九□,筋骨虽健,存亡未量,恐将来此书遗於岩壑,得之者不知其来,故考其前纪,就而序之,庶我后得之者,见其所由尔。周通元年七月十五日,上商山隐人皇甫朋序。
  目 录
  上卷八法
  发籁 震沛 缶星 决云 壅水 凝河 灭火 驭云
  中卷八法
  震阵 伏申 出泉 火箭 结华阴
  草木化人 坐驰 水行
  下卷八法
  起光 隐质 变物 附梦 祛毒
  禁蜃 斩妖符 金刚札  
  玄圃山灵秘箓卷上
  主法
  梵仙大道通玄至妙感真虚陀大帝君,
  穿红绢法服,绿绢裳,云芝冠,碧圭朱履,身肥而长,面貌赤而间玉色,问白须,略鬓胡。
  直坛将吏
  彤应通清虚正应元帅,
  穿青袍皂罩衫,衫上五色彩画,黄抹额红靴,面黑微瘦,手执金槌朵。
  直坛大将夏元帅,讳国则。
  穿红袍,金甲在内,黄巾金带,绿裙皂靴,面大而白色,有须略胡,手执铁棒。
  二十四将
  本无姓名,以二十四炁结成而有之。
  周师明、归兴乡、关元白、杨德裕、刘成、于特、彤应通、于天真、刺道明、张潜真、丘与圣、郎宿、班公望、周应姬、彭真佑、马午、羊超、房愈德、高渊、卢兴道、查国明、星子奇、陶真勋、杭应桃。
  年直金
  聚形
  书时,面西北念咒:罗仑尼由,三徧。
  月直木
  聚形
  书符时,面东方念咒:说罗铣罗子,三徧。
  日直水
  聚形
  书符时,面东方念咒:郁单于罗度路,三徧。
  时直火。
  聚形
  书符时,面南方念咒:图龙图龙赫易,五徧。
  胎直土
  聚形
  书符时,背北面南书,伏念咒:宛玄虚陀元亦幸,七徧。
  书毕,铺箓在地,覆面在箓,伏地一刻,卷箓随身起。
  书此箓时,择金年、木月、水日、火时,俱要值吉祥星宿。筑坛书箓时,前三日,制表一通,奏帝君,具状请二十四将,次第具位,书隐语,黄纸涌泉磨生朱书。是日,於空地一所,严净浸洒,黄土筑坛三级,设诤器二十四口,坛中心安一爵,焚香恭请:玄圃山宛玄洞梵仙大道通玄至妙感真虚陀大帝君,次召请二十四将毕,再拜酌酒。良久,有暴风起,秉去酒器,正心存想,披发仗剑,瞑目作势。登坛书箓,铺黄绢一方,阔三尺六寸,取四方涌泉,磨朱砂,面四方念咒语,书箓。先书二十四将,符绕四方书,每方六将,自西方宛字将起,回环次第,一一书毕,方可书中间。自金字起,至土字止,扑面在线,伏地一刻,卷箓起身,念咒九徧:宛玄郁于仑九冈,焚延匀利禅羽云黄。
  下坛。应在坛法物器具并皆预备待时作用
  二十四将符
  第一立秋属兖州
  聚形咒曰:宛罗由蜦
  第二处暑属兖州
  聚形咒曰:巨完阜炎
  第三白露属豫州
  聚形咒曰:句它龙尼
  第四秋分属豫州
  聚形咒曰:蜿蜓巨高
  第五寒露属幽州
  聚形咒曰:震陀云子
  第六霜降属幽州
  聚形咒曰:神罗火丘
  第七立冬属扬州
  聚形咒曰:演龙郁聿
  第八小雪属扬州
  聚形咒曰:聿仑允川
  第九大雪属青州
  聚形咒曰:户原巨光
  第十冬至属青州
  聚形咒曰:宇气赫晶
  第十一小寒属并州
  聚形咒曰:火羽女冈
  第十二大寒属并州
  聚形咒曰:师龙郁单
  第十三立春属徐州
  聚形咒曰:炫律勾灵
  第十四雨水属徐州
  聚形咒曰:原蜦震山
  第十五惊蛰属冀州
  聚形咒曰:气煴天回
  第十六大暑属冀州
  聚形咒曰:阳于巨炎
  第十七春分属梁州
  聚形咒曰:昆幽申羯
  第十八清明属梁州
  聚形咒曰:嵩女仑宏
  第十九谷雨属雍州
  聚形咒曰:兜庐旋云
  第二十立夏属雍州
  聚形咒曰:阿互车陀
  第二十一小满属营州
  聚形咒曰:岳于充诜
  第二十二芒种属营州
  聚形咒曰:育烈笔易
  第二十三夏至#1
  聚形咒曰:洪为巨丁
  第二十四小暑属#2
  聚形咒曰:乇虚于仑
  符使符一道
  直符使者萧德戴黄巾,穿天符服,黑靴,面黑大眼,有须,执骨朵。
  聚形
  凡书符,设位焚郁金香酒一樽,五果,画火龙马一骑,请亢地烈风旋驰使者,再拜,酌酒焚马,着皂服,披发铣足,读表宣疏毕,焚画龙车、凤车、麒麟车、狮子犀车各一乘,火龙马二十四骑,连符使符就坛所念咒焚之,别无贡献物,念呎三褊,咒曰:炫烈域卢荧于宛玄。
  然后焚化毕,收去坛位酒果,就坛闭目存想,默坐一时。须臾,风声骤响离坛。第三日,依法书符录毕,卷作一小轴,红袱裹於争室置坛安线坛上,每日清晨,焚郁金香作法,坤文坤炁,念咒十五徧,咒曰:昆仑宛玄,巨梵卢宇,郁宇灵,炫陀摩路。次叩齿七。
  如此争身斋戒三十六日,夜梦金光满室,法灵验也。行之,即应酒果、车马,祭设乃依张晶所制斋戒行持。
  食物所忌
  禽忌枭雁凫鸢,兽忌熊犬狐兔,水忌电矗鲤獭,地忌葱韭,已上所忌食则触犯。
  七戒
  勿起私淫,勿私人物,无故杀害,妄发语言,贵己贱人,欲取无厌,恃法欺世。此七戒者,谨持三+六日,莫近妇人,莫招触物,莫谈秽语。
  铸剑法
  梁州铁九斤,取赤土作炉,黄土作韬范,猛火镕铁作汁,面南方,上佐天关,念二十四将真言,书符二十四道,朱砂、酒团作一丸,开炉投铁汁内,举炉铸范。良久,削去泥范,一大缶盛涌泉,以剑投缶中,水响作雷声,其云呜吟为妙。剑长三尺二寸,把长八寸,连把铸。涌泉,取所居西方者。
  刊印用雷破木
  木内藏蛇蜘精,此物有灵通,性害龙,雷霆为灭其精物。故碎其木,其木至灵上元法印,只用雷破栢木。
  上卷八法
  第一发籁
  可以驱酷热。转烈火,快舢鲈,壮兵势。
  籁者,天地之虚,炁名曰风击之势。视之无质,忽动忽止,随炁变作。有飘风,有烈风,有温风,有冻风,起于八方,变于一动。发籁之法,跣足披发,仗剑左手,箔印西方,所叩齿行持,暝目作势。暴风即时骤起,作西则西起,一时方止。叩齿九通,念咒八褊,举剑头指方所,挥符一道,印指一指,暝目作势,发笑一声,暴风随愿。即至,念呎八徧咒曰:爨于烈于燠陀诜宇。
  掐天罡印
  散形
  聚形
  第二震霈
  可以济亢旱,止烈火,解战争。
  震者动也,出雷霆也。蒸郁阴阳,腾起蝓势,八风五黑,翕然而作,震于穹窿,而雨霖然矣。震法,以剑掘地三尺探渊,发猛火烧通红,对火穴,披发仗剑,念咒十五徧。咒曰:炫郁陶郁辰聿磨。
  散形各五雷朱书符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已上五符,书投酒中,倾火穴倾符酒,咒曰:奔卢奔卢陀禹,念三徧。
  第三缶星
  可以昧彼显蔽己,迩遗日光。
  星者,天之象也,地之纪也,始于太极,运於无尽。有圣人星,有臣宰星,有将军星,有福星,有败星,而纪于玄天,而主乎人物。圣人之星,朗而明;宰臣之星,光而大;将军之星,红而耀;福吉之星,湛而白;贫贱之星,昧而细;随人之才所应人之出没。善观者,必知圣人之吉凶,宰臣之显晦,将军之迁止,福凶之盛衰。欲昧之观祥,以法覆之。其法,用新缶,朱书符,贴正底,着徘服披发,仗剑佐天关,念咒一徧,吸炁一口,吹缶中。九徧发势,倒覆于地,其星蒙昧矣。欲朗星遁迹,但勿书园口,星莹然自明。念咒九徧,炁亦九口。咒曰:宛玄巨晶摩卢摩卢。
  散形
  聚形
  第四决云
  可以免水害,出程旅得天时。
  云者,天地阴阳之炁,藏于山川,而腾于穹窿,忽聚忽散,质无所定。云腾则雨滃,郁不散则雨久。雨久则百川溢注,济润之功反为害矣。庾法,念咒七徧,以剑就地画符一道,画毕,发愤挥剑烈破地符,回势仰天一挥,喝一声疾,即时景风怒起,云霾离散。凡久雨,蛮云不散,只作此法,念咒七徧,咒曰:于离巨驮。
  散形
  聚形
  已上,以剑自华盖至五雷,喝一声疾。
  第五壅水
  可以脱滞涂度群伍。
  太极始判清炁为天,浊炁为地,混融之炁化为水,曰三才。三才既备,万物生焉。水为体也,运乎上下,云是其神,月是其精,出於山而会於海,泄干尾闾,聚于阴宫。四时有作,止朝暮,有升降,浑湛应于春秋,潮汐律其晦朔。泉源溢于西南,江河络于天下,有水神,有蜦物。凡将兆数之众,千乘之舟,欲渡疾流,有法可壅。其法,就舟中披发伏剑,酒一樽,面东方,念咒二十四徧,吸炁二十四口,吹酒中。毕,吸酒一口,复吐出樽中,高呼一声,禹陀泫。倾酒水中,水面响如风雨,水壅矣。波涛泛涌,江流逆转,速渡舟楫,世谓之借潮。念咒二十徧,咒曰:沈罗沇罗陶涌卢。
  第六凝河
  可以解苦炎,渡人马,脱大厄。
  凝者,水之结实也。阳灭而阴盛,天地之间,八风五炁,凛然变作,水固凝也。其炁曰阴风,藏于地宫,天阳衰微,则其风自出,出则水凝冰也。天时之凝,凝於五阴。六阴一阳之,至寒之时。春夏秋欲凝,但以发严阴风,则凝合。於时刻。凝法,斩个羊,取其血一缶,书符一道,投血中,掘地三尺,念咒九徧,倾血地中,复以土盖之,仗剑指水,念瞑冷冽丁疾。水面寒风骤起,须臾凝结矣。念咒九徧,咒曰:冽凝都路于巽。
  散形朱书符
  聚形
  第七灭火
  可以救火难。
  火者,天地之阳,炁所变化也。精于太阳,藏性於草木,色赤。盛于南方,在上天为阳,在地为和,物相锁击则出,出则灰其物。世以草木种种为炊食,养生之利。一有发作,则灰飞室庐,煽熛山林,反为世害。灭法,凡烈火大发方所,不以远近,但望方所,咒九徧,酒一口嘤之,则火处雨崩空骤下,火灭息矣。念吮九徧,咒曰:娑雩娑雩竭陀娑雩。
  第八驭云
  可以激云度高远脱困围忘人世登上仙。
  云炁,乃虚飘不实之物。飞于青空,有会有散,善潜善广,有霈云之逆,郁风之奔,岂无情邪?有法可驭驭。法,左手箔腾龙印,念咒三十六遍,仰空作想,足下如有人扶,便举步步空,步不着地,云附足下,莫俯视。须臾问,过万仞之险,度百里之野。足着地时,是欲到之处。先用持服丹三十六丸,其丹用玫瑰四铢,龙起芝七根,同缶中烈火煅,三日取出,细研末,涌泉元之如□大复煅三日,分作四服,涌泉一杯,清晨面西方服。四日,此术则应。念咒三十六徧,咒曰:云罗摩为摩羽于玄。
  腾龙印
  咒数毕,身登到所。
  此芝生天下山原,有龙石岩上,春有华,其叶青厚,有白毛,日明则奉卷,阴雨则青,茂发势后盛,盛春采之。欲持此术,先服丹三十六丸,其丹用玫瑰。
  玄圃山灵秘录卷上竟
  #1此处疑有缺文。
  #2此处疑有缺文。
  玄圃山灵秘箓卷中
  第-震阵
  可以挫伐强盛,不战自胜。
  凡止兵,贵在得所,所壮则兵势强,势强则敌胜。临军之日,驻阵自得其所,形势强壮,更测彼阵来止之地,形势可齐,先以法震。震法,书符三十六道,遣率三十六人,各持符一道,着皂衣,披发仗剑,以朱涂面乘马,各背鼓一面,夜离本阵,忽奔彼处下马,以剑掘地三尺深,各埋其符,复以土平之,面彼方吓杀三声,击鼓一阵。如此吓三下,罢号动三声,再呜鼓。如此三,作毕,背鼓仗剑,奔骑急回本阵。此后,两军临合,彼阵来止此地,夜见火光乱起,雷声震耳,眼见神物人马号□,兵卒相残杀,一夜连旦,阵旅大败矣。用朱书符三十六道,每一道念咒三徧,吹炁一口于符上,咒曰:炫雷摩玄。
  散形
  聚形
  第二伏甲
  可以蔽盛作永图彼筹尽。
  兵革之器,用之不可见其实,贵在变形遁迹,忽聚忽散,其质若云,其齐若口,变化大小,纵横胜败,迎者必失,追者莫及。此妙,乃善用兵之道也。凡将以兆数之甲,露万许之实,有法可伏。伏法,书符,贴甲兵之冑,咒酒泼马,有百万之兵藏于十所,十万之兵藏于十所,以十为分,伏于四散山谷阜野,人马无声,阵云不起,杳然不见。临敌之时,呜鼓召之,一时云集,扫敌如尘土。念咒二十五徧,咒曰:说唬缚俱卢。吹炁二十五口入酒中,泼马口。
  散形符用朱书
  聚形
  第三出泉
  可以为渴涂,大利。
  泉者,地之脉络,通运乎土。路有通塞,源有浅探,南溢乎坎窍,北凝于厚土,春动秋静,开土必通。有温泉,有冽泉,有涌泉。凡军于厚土之方,无川源之所。但以於军中,仰天作念,吸炁九口,念咒九徧,念毕,发力吹剑锋,以刺地,喝一声疾,愤势掣剑,涌泉迸出。念咒九徧,咒曰:□于溢睿务利。
  第四火箭
  可以无毁有弱残强。
  凡战争,兵少粮薄,势不可欺於彼。彼城郭丰壮,粮草厚积,人马勇健,与战必败,不可与战。先以此法,荒残其盛,次与之战,取胜於反掌。箭法,酒一盆,磨朱一合,以笔染书,就酒面书符三十六道,念咒三十六徧,吹炁三十六口於酒中,毕;烈火一炉,箭五只,以箭头火中烧赤,酒内刺淬三十六次,是夜,独骑傍彼阵,忽射五箭,急回。其箭着处,火光逆起,烈焰乱飞,触着草木,煽熛大作,断势亦焚,竭壑不救,强盛之阵即衰矣。念咒三十六徧,咒曰:爨延于烈赫易。
  散形
  聚形
  第五结华阴
  可以免困乏焦佑之患。
  凡盛暑出师,炎盛酷烈,士卒有渴绝焦死之患,战敌必败,此用兵不得天时之大失也。欲免此患,有法兴云黑结华阴,则暑炁必凉,广场火野庶可屯止。阴法,用小铁壶一只,符五道,以酒充实,藏壶中。欲结阴时,以壶火炙热,咒水滴壶内十五徧,温炁奔出,五云应起。须臾,结华阴,百里云黑,暑清冻风至。念咒十五徧,咒曰:龙郁卢摩玄。
  散形咒水十五滴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第六草木化人
  可以无化有,小去大,代负役。
  可使三千六百卒,荡扫百万众。以虚无之法,役其鬼神,有情之物,震其无情;则群毒竞出,百怪俱现,兵卒虽多,莫能敌也。化法,临军之日,披发仗剑,书二十四将符隐语毕,念咒吹黑五方,念咒三徧。三千六百卒各乘骑,披发朱涂面,佩剑悬鼓,一色装势。临阵,出勇突军一员,与彼相斗,於中军烧符,大发吓声,齐击金鼓,随后奔追,毒虫猛兽奔逐彼阵,四野草木皆为人马,一时骤追,彼阵唯闻疾雷震呜耳。火光明乱,见数丈之长人,如山之车骑,卷后而及,乱窜奔走,填江塞壑,军旅大败。势张卷止,将兵急回。发此一阵,挫彼九分。念咒三徧,咒曰:宛玄化巨娑由利。念五方,咒三徧,吹一方。
  刻木为人马,代其负载,祛役之,如活可使,传运重粮,松其队伍。令兵卒管押,前以赤旗引,后以金槌押。如负物不行,队伍不齐,以槌击其脑,则走步如飞。其法,段削四肢,中通窍,以绳贯穿节胜间,书符咒,酒泼面,书二十四将符五方,念咒每方三徧,吹炁一口。
  散形刻木为人马绩节,符刺血书。
  聚形
  咒酒咒:宛于寅于聿。摩九徧,吹酒中炁九口,赤旗符来书,引水#1人行。
  散形
  聚形
  第七坐驰
  可以起身,迹脱罗网,世为福地。
  凡在危急,欲远脱身,用此法。念二十四将隐语,步五方罡,闭目存想,不可开目,风雨之声止,方可开目,已到彼处。可夜移千里。
  步罡
  北向东左前,复归中左前,东过南右前,南过西右前。步时,念二十四将隐语,始自中起,复自中止,面自端坐。
  第八水行
  可以免水害,防海岛,路无阻滞。
  凡欲独身渡水,不沦河海远近,但书符步之。以所书符贴两足底,左手箔飞质印,念咒九徧,举步涉水,如履平地,足到处,波涛不作。念咒九徧,咒曰:聿磨聿磨虚于。
  飞质印
  散形
  聚形
  玄圃山灵秘箓卷中竟
  #1『水』原文不清,疑是。
  玄圃山灵秘箓卷下
  第一起光
  可以幻疑彼知化伏士卒。
  光者,至精之物垣耀也。其本日精,实其至精,而阳精假合物固矣。光,太阳之光晶而至阳,其光出则众光伏没。则众光耀有晶光,有火光,有神光。神光者,虚光也,烜耀而无实。虚幻之光,人亦可以兴。起法,书符一道,贴泥丸,闭目端坐。军中夜光冲天,人不知其,皆伏其异。
  散形
  聚形
  第二隐质
  可以免冤害,脱大危。
  质者,本也,实也。滞则被事所网,质起则物不可害。凡在危急之付,害欲及身,有法可隐。隐法,念咒三徧,吹炁一口左手心中,掐巨韬印,即隐质,眇然不见,此见彼,彼不见此矣。念咒三徧,咒曰:宛罗互。
  巨韬印
  第三变物
  可以变化万物。
  变者,物之互化也。质者,异常也。一精所易,而万有殊形。故有化无而无化有,升化沉而沉化升。炁化于中,而质变乎外矣。有天变,有物变,有神变。天变者,风云作动山川互易。物变者,鲲化鹏,雉化蜃,罔象化石,微细之物化者未数。在水者,升飞于风;在风者,伏入于水。一炁所移,一象所变。神变者,隐显虚幻,变化无拘也。可以化形为飞乌,质为云炁,法虚炁为火光,变土石为宝贝,化宝贝为土石,忽有忽无,变之有法。变法,右手箔玄印,掩膏育存想,念咒三徧,喝一声疾,物形应变。念咒三徧,咒曰:阿那玄聿。
  玄印
  右手小指屈在四指后,二指屈在中指后,第二指绞住第四指中指,绞住大指溺指溺住二指
  第四附梦
  可以通阻远之信诉难达之事。
  梦者,事警神魂,而见於心境。心意绪乐则梦欢畅,意绪忧则梦惊险,一有所挠则事境见矣。欲达重禁之言,通千里之事,有法可附。附法时,书符一道,始膏肓作想彼处,闭目仰卧存彼处,则梦到彼,见彼所人,如自身到彼所,人梦亦见矣。相与语论事,无不通。
  散形
  聚形
  第五驱毒
  可以免一切毒害。
  毒者,山川之虫兽也;蚖蛇、蝗竭、虎狼、熊熊之类,皆害人之物。若将兵屯於无人之境,荒僻之野,必有毒物,有物可祛。祛法,用黄旛一首,书五丁符,坚于中军,则百兽定走,毒虫消灭,一切毒恶远离千里。
  散形五丁符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散形
  聚形
  第六禁蜃
  可以禁治蜃物。
  禁蜃者,蜃乃水中之注物也。地炁肃则伏,地炁融则出,有风狂水涌,其性暴作,则溃城陷堤,为世大害。禁法,缚铁版一片,方一尺厚二寸,用豹血磨朱,书符其上,泛舟持此符,念咒放於潜蜃潭渊中,其铁未消,蜃不敢出。欲识潜蜃之渊,水深无鱼处是也。念祝抛符,咒曰:宛玄聿磨巨由缚。上元法,只书伏蛇符。
  散形念四帝咒
  聚形
  第七斩妖怪
  可以除邪魔,正生灵。
  妖怪者,山川之精物也。虒虎、狸猩、白蛇、赤龟、蜈蚣、山雉之类,港伏年久,受天地山一川灵炁,善变化形质,迹逞妖通,状幻美貌,迷惑世人。或变窟穴为华屋,或化形质为美玉,幻土石为美妹。被迷之者,不知有人问之事,意谓登仙矣。忽兴惊怪,则野声吟,夜暴风起物,盗人问器皿,摄人间宝货。不与除灭,则妖怪日盛,与人交杂,为人问大害。斩法,红绢一方二尺四寸,羊血书符,以竿挂起,执之面四方,念咒三十六褊,卷作一轴於地,大喝一声,以剑为之二段,应方所有诸怪,悉断其首。念睨三十六褊,咒曰:宛那云于匿利摩。
  散形
  聚形
  第八金刚札
  可以缚强祟,断除鬼衅。
  金刚者,断灭妖魔之梵神也。凡有强祟,兴福不能,但能兴祸,无法告治。但此法治之,不复再作其祟者。山川之间,妖精鬼神,衅作人世,则万端怪异,惊惧人民。或附於猛兽入市,或附于人身,其人狂作,大食斗硕不止,不食则旬日、不饭,忽发,突力拔百年之木,举数钧之物。猖狂不止,则其人死矣。妇人被惑,则嘻嘻嗤笑,形耻歌号无时。其祟大作,则吟震荒野,夜号市聚。不与法治,大害於世。治法,用三十六两麻,染赤弦索一条,其祟作时,念咒八徧,挥索於空,索去则着崇物,在人身则人身缚,在兽身则兽身缚,在草木则草木缚,愈争愈缚,久愈紧,其祟哀告不已。则责问情由,伏罪罚誓,则以法放之,不敢复作。念咒八徧,咒曰聿,亦云变巨由缚。如要解,念咒三徧,咒曰:初于初于娑利。
  法中咒是梵巨神言,符是神之炁元形体,指印是神之命想妙用,印是法用总持受法,人不可非时轻行。
  散形
  应书符通神画,当以指法,此是帝君玄名,上象玄天下镇死。
  聚形
  别集
  第一无碍法
  但就壁上,或几席,或地上,像彼处画为一图双户,右手描印,念咒五徧,以印指其门,即登之。欲回但以左手描此印,闭目叩齿五通,而回。念咒五徧,咒曰:玄罗回聿娑利。
  右手先屈大指复屈中指与四指
  第二行神法
  书符一样二道,系两膝下,念咒八徧,举步快似风云,欲止,即解印。印同前。念咒八徧,咒曰:于仑苏卢摩由利。
  散形
  聚形
  娑缚印
  左手屈中指以大指搦住中指头甲不得露
  第三缺 第四缺 第五缺
  第六盆取鱼
  瓷盆一,念睨九徧,随画鱼一头,九之缚於线,头放于盆中,呼一声予龙,由挈之,即有,十挈十有。念咒九徧,咒曰:娑缚仑羯仑子。
  第七煮水石
  酒磨朱砂一合,涌泉一缶,以笔染朱砂,念二十四将隐语,书二十四符,就水面书之,烈火一炉,取向太阳,岩石一块,火内煅令通亦,刺缶内二十四徧,如此了,以争纸包之。凡水中有害人物,无术可治,以此石用索缚,投於害物处潭洞中,热如沸汤,应是害人之物,一时焦烂。
  第八缺
  第九佯死
  凡人之死者,是元炁尽也。炁尽,则四肢百脉俱玲。凡在想炁至偃月,肾炁归藏其中,则百脉四肢一时俱冷。皮肤如土色,九窍都闭,惟通耳窍事脱,缓以手掩膏育,则复活。念闭息吮,咒曰:灭罗亡玄诃奄。
  第十飞空住法
  念咒九徧,吹炁一口,以物撒之,即住。如欲远,念逍遥咒三徧,一撒千里。念住空咒九徧,咒曰:虚卢虚罗止。易念逍遥咒三徧,咒曰:摩于矢聿。
  第十一纸鹤飞
  念羽化吮七徧,吹炁三口,以纸鹤撒之,翔空而飞。羽化咒曰:啼劝羽翔飞化神天朱湖使者准勑,速摄来吾道前,不得违令。如违,准太上律令劝。念咒七徧、咒曰:娑哩□喽哔哩叱梵咒念咒七徧,咒曰:萨摩诃。
  第十二铁真身法丹
  蛇含石一块,酒一缶,石液泉磨朱一合,书二十四符,念二十四将隐语,每一道染笔一次,书罢,烈火煅蛇含石令红,酒内淬,不拘徧数,酒尽为度。碾石为末,用石液泉滴为元。每八元,清晨用涌泉一杯,念二十四将隐语,面北方服之。若临危时,念咒三徧,吸炁一口,其身自坚。符书酒中,临时念咒三徧,咒曰:摩聿巨完巨利易。
  第十三入壶
  书幻化符一道,投其中,念咒五徧,发身势一跳入壶中,念咒五徧,咒曰:玄于玄于由利。
  幻化符
  以左手第四指屈后中指后第二指勾住以大指局第二指头欲出壶用
  印式上中下三印,任意持用
  印三颗,阔二寸四分,厚一寸二分,雷破槐木、相木尤妙。
  玄玺
  方阔三寸六分厚一寸五分凡作法时先印坛所神不敢违命
  印五颗
  风官印、炁官印、水官印、火官印、雷官印。
  已上五印,每颗阔二寸,厚一寸,并用雷破槐木。
  凡作法,先以涌泉磨朱砂,黄纸印所主法官印,金钱一束,连印刻作,用法所焚之。如行卒,法免用纸,叩齿五通。
  召二十四将总符
  用此符召一人,若事紧,可召二人。
  筑坛式
  争室中,以黄土筑坛三级,下阔七尺,中阔五尺,上阔三尺,三级总高三赤,以尺土像形制,捻山陇势状,应洞府空室处所,用涌泉磨朱砂,依图各书其号。中宛玄洞帝君圆,阔二寸四分,探三寸六分,以元命箓符号,坚立其中,依法加持,后书宛黄由蝓大将符一道,贴列将都室,不许人入,二十四将分布十二州。
  咒语正音
  钦单禅炫院雟隼爂标沇运睿惠易亦匕化绝奕既原易阳。
  玄圃山图
  玄圃山灵秘箓卷下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太上三辟五解秘法下一篇:玄珠歌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爱好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健身爱好网版权所有 )

GMT+8, 2019-10-20 04:11 , Processed in 1.25334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