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养生秘录

2015-4-15 22:54|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13645| 评论: 0

摘要: 养生秘录   经名:养生秘录。一卷。不署编人,当出於元代。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众术类。
养生秘录
  经名:养生秘录。一卷。不署编人,当出於元代。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众术类。
  养生秘录
  玉溪子丹房语录
  心凝曰神,凝神归气以炼丹;情复乎性,复性归根以养命。还丹之本,铅汞而已。元精为命之根,宝元精而
  真铅自生;元神乃性之宗,啬元精而真汞自产。是知固精以养气,固气以养神。铅汞有时而相投,驻息绵绵而成火候;真气无刻不相聚,忘念久久而成金丹。若真铅走而真汞枯,元神散而元精竭,欲求返还,不亦难乎!非遇志人,勿轻传授,保而重之!秘之!
  口诀
  外阴阳往来则外药也,内坎离辐辏则内乐也,外有作用,内则自然,精气神之用有二,其体则一。以外药言之,交合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气更要细细,至於无息,思虑之神,贵在乎安静。以内药言之,炼精炼元精,抽坎中之元阳也。元精固,则交合之精自不泄矣,炼气炼元气,补离中之元阴也。元气住,则呼吸之气自不出入。炼神炼元神也,坎离合体,成乾也,元神凝则思虑之神泰定。其上更有炼虚一者,非易轻言,贵在默会心通可也。勉旎!勉旃!
  玉虚子宜春心诀
  三千六百法,养命数千家,率皆旁门小法,无非曲径。仆阅历参同仅三十载,作《规中图》十二字诀,用传学道君子。以正心诚意为中心柱子,处中以制外,以熙和中和、敛静敛肃八字为辅,调御四时,由外以应中。上合天心,中稽人事,默符造化,顺轨阴阳,外法五行,内理五脏,以为日月循环无端,不施为,不存想,晏然大定,以总元机。但要绝嗜欲,定心气,省思虑,节饮食,调鼻息,警昏睡,惶视听,养天和於四威仪四聪合,自然之妙,别无繁难也。已立鄞鄂者,以是契符火,养圣胎。未立鄞鄂者,以是益元气,养精神,为立鄞鄂之渐。至於虚耗损失,疾病交攻,则以是驱疾固元,为补益延年,养命之术,可谓简易法门矣!宋咸淳己巳岁下元节,宜春玉溪子李公明序。
  规中图
  规中者,如居一规之中,如大圆镜之一我。但正心诚意为主,为中心柱子。当万虑俱泯之时,真人出现,如鱼跃深渊,游泳自乐,而不离方寸是也。喜怒哀乐未发,当此时,可以居规中游泳,而潜御四时,以正造化。四威仪中,不可失节焉!物来则应,应过复归於中,绝不可动着中心柱子。於中常令空虚,一尘不立。久之,不纵不拘,自得受用其妙也。六阴归坤,万物荄元,复赴建始萌,长子绝父体,一阳潜动处,万物未生时,从这裹起,便是作用处。当斯时也,踟趺大坐,凝神内照,调息绵绵,默而守之,则一气从虚无中来,杳杳冥冥,无色无形,非子玄冥坤癸之地,生於肾中,以育元精。日益月强,始之去病,次之返婴,积而为内丹之基本矣!袁真人云:元气补元气,岂是凡砂石。此补益之上法也。朝屯者,君子经纶之始,是万物萌芽之初,仁之端也。夫子时,始生之气在肾,是不召而自来,宜保而养之。调息无令耳闻,但听有悠悠绵绵,合乎自然,则与天地索钥相应,久之,则肾气合心气,二气之交感,以降甘露,而产玄珠焉!暮蒙者,以养正圣功也。使不失赤子之初心,义之端也。午时,其始生之气在心,是亦不召而自来,无思无虑,冥心内照,以合之。静坐而照,久而则心合肾气,而成既济之功焉!人居三才之一,一身之造化与天地等耳。故日月常行,天地之气相应,真一之精相符。人之元气,八百一十丈,与二气祟钥相合。所以元气大运随天,小运随日也。但人生不能体天地造化之大,以至作丧伤败,精神迷乱,自与之违,天地岂违者哉!知道之士,若能顺理握机,则可以符化工,而为修丹内炼,长生久视之道也。舍人之外,总皆禀混淆,而在元气中均为化物耳,又安能驭元气也。《参同契》云:春夏据内体,从子到辰巳,秋冬当外用,自午从戌亥。又云:赏罚应春秋,昏明应寒暑。久辞有仁义,随时发喜怒。如是应四时,五行得其理。
  中黄内旨
  玉真先生云:无极中黄大道,本是口传心授,不立文字。吾今慈悯初生之士,一时闻之,不能记忆,故设为此善巧方便,令彼入耳注心,眼观神领。传度既毕,即时焚之,勿令泛之。内旨曰:夫天有九宫,地有九州,人有九窍。天有中黄为太阳,地有中黄为太阴,人有中黄为凡肩,俱名为中黄八极。中言其位,黄言其色,故谓中黄。八极者,是八方总会要处,又只是中宫,即黄庭,即玄牝,即先天一气,即玄关一窍,即至善之所,即黄极之道,即兑执厥中。在五行谓之土,在五脏谓之脾,在五常谓之信。药物、三气、五神、火候、呼吸,尽在是矣!行住坐卧,皆当注念,不可须臾离也。不废人事,但当正心处物,常应常静。吾祖师所谓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又言:三十辐,共一毂。辐者□肋,毂者中肩也。又言:天地之问,其犹蠹钥乎!乃呼吸之谓也。呼则肾气升,得土则止;吸则心液降,逢土则息。即此谓水火,锻炼而成大丹。若能存守,则法无不灵。吾常谓若要道法灵,须是守中肩。中者,理得上下四隅,不偏不倚之谓也。天地相去八万四千里,人之心肾即一身之天地,相去八寸四分,以中指节文为则,自脐上至鸠尾骨尖,只有八寸四分。今云脐者,盖与肾对也,故心之下去三寸六分,脐肾之上三寸六分,惟中问一寸二分为黄庭,主我身命。所谓至圣之道。秘之!秘之!
  三茅真君云:精养於气,气会於神,精神不散,是曰修真。子不离母,母不离子,子母持守,长生不死。洞真先生云:谨守谨守,莫言莫言,自然自然,玄之又玄。闻道之士,皆千生幸庆,宿有仙绿,或资谈笑,漏泄於人,有不测之祸,蔓延之灾,受授之后,勤而行之。
  玉溪真人云:儒家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颜曾思孟,历代道统相传,即此道也。升少慕清虚,留心至道,万法千门,无不师访。因游衡岳,方遇至人,密受紫阳仙翕丹诀。按九宫八卦,以年易月,以月易日,以日易时。取天地之正气,夺造化之奇功,纳归中宫,交感成丹。非止延年,何似住世,所谓我命在我不由天。升自得之后,体力不衰,发鬓不白,日行百里,举动轻便,神异证验,不可具述。其间水火既济,又为坎离交会之法,久而行之,可以成丹。今之人盖火燥炎上,水湿润下,自勾引阴邪之气,乘间而入,令人多病寿夭。若遇此诀,使之五行颠倒卫,龙从火裹出,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顺行则凡,逆行则圣,玄之又玄。今悉于后诀曰:一升便提,气气归脐,一降便咽,水火相见。此十六字,简而易行。不拘时候,或在官府,不妨政事,虽处富贵,不妨行用,所谓至道不繁也。如有风疾,见效甚速。但於日中少暇,或盘膝,或垂足,正坐,皆无所拘。取鼻中出入息为候,入息谓之吸,即便升气,将下部微力前提,其气尽归脐问,此之谓气气归脐。盖脐乃人之气海,所聚元气,尽藏於兹。遇出息谓之呼,即便放身自在,一咽汩然有声,此谓之水火相见。如是行之,不计次数,要行且行,得止便止。若能久持,脐下常如火熨,腹中气响如雷,小便渐臧,精气不泄,腰脊坚强,饮食倍进,百病去体,外邪不侵。行及一年,宿有诸疾尽除。行之既久,自然三宫升降,二气循环,遂成大道,长生久视也。昔年都下有过海王先生,教人行持随鼻出入息升降之法,而不得提擂之法;次有恩州李道人,授杨和玉,只教提擂之法,而又不得出入息之法,皆用其偏枯。升因游南岳紫气峰下,亲受李先生秘诀。先生山束人也,一百五岁,发须不白,面如童颜,行步如飞。予得其传,行之既验,不敢自秘,谨以传好道之士。
  四段锦
  一开臂,二开胸,三搅车,四挽弓。
  青霞翁丹经直指
  仆自幼学道,弱冠奔家、徧历江湖,求师问友,得先师张悟真以来,诸前烈丹经诗诃传记,熟读精思,寻文求义。又尝遍参道友术士,访名山洞天,梼求石碑壁记,得海琼仙指迷大道之要。后遇率然居士於朱陵洞天,作诗章以相赠,始得证海琼之妙旨。乃知年少所学,所求所见,已是屋上架屋,枝上接枝,殊不知屋便是屋,枝便是枝,道在迩而求诸远也。一日一顿悟,切恐湮没无传,且念后之学者,未必如此肯心留意,因录数语以贻后人。得之者可因文解意,猛省用功,虽不求师而在其中矣。夫男子四大一身皆阴,惟先天一气真阳。此气非吹嘘呼吸之气,亦无形影气象可见,故悟真先生以为可见不可用,可用不可见也。然此气未受形之先,在父母胎中先受此气,然后生二肾,便生二眼,由此生心生肝,生脾生肺,生九窍四肢,而后人象具足也。此气只在两肾中间,名为玄牝之门。先师《玄牝歌》言之详。世间人莫能悟之,今人宰牲杀堵,但见两肾中间,腰膂去处,有一空膜,中有此呼吸膨动,直至肉玲方息是也。此气未死之先,气血全盛,魂魄相属,内含五采,受气如汤。人一死,则如牲畜,气血一散,而气馁矣,.只此一气,便是金丹大药。故先师以肝心脾肺胆肾肠,精津液涕捶气血为非道,又以精神魂魄意似是非者,此也。人之一身,右足太阴,左足太阳,而足为涌泉,发水火二气,自双足入尾闾,上合於二肾,左为肾堂,右为精府,一水一火,一龟一蛇,互相橐钥。二肾之间,虚生一窍,是为玄牝。二肾之气贯通玄牝之间,由此发黄赤二道,上夹脊双关,贯二十四椎,中通心腹,入膏肓之下,会於风府,上朝泥丸。由泥丸而下明堂,散灌五宫,下入重楼玉阙,直注于绛宫,复流入于本府。日夜循环,周流不息,皆是自然而然,即不是动手脚做成的。今人流入旁门者,不知虚无自然,默默运用之理,却乃妄行屈伸呵咽,摩擦引导,存思注视,妄想妄作,反致成疾,如白莲道人多黄肿,运气道人多气蛊,皆其验也。夫此一气,人人一般,即无多少,但有涵养的做得成,无涵养的做不成。其流行出入,自有定数,如海中潮,候弦朔必应;天上斗柄,子午自移。又若女子月经,人病疟疾,应时而至,确然不差。此气遇阳时为火,阴时为水,火即木液,水即金精。又左肾为坎,右肾为离,离中有已,坎中有戊。以戊己二土,合为圭字,又名水中金。金者,刀也,故名刀圭。又火即木,水即金,为金木无间,水火同乡,其实金木水火,只是一土,一土为总五行尔。先师以为五脏元气,六腑无精,故谓此也。此气自然时时运转,不假人力。凡言辘轳三车,黄河曹溪,取象如此,非以人力强为也。此气常以子时而至为阳火,午时而至为阴水,以卯时而至为木液,酉时而至为金精。卯中有甲,酉中有庚,故须采取用甲庚;子中有戊,午中有己,故运中土。自非洞晓乾坤升降,阴阳盛衰,药材老嫩,水火潜亢之理,不足以语此。然先师言之甚详,而后甚惑,言之愈多,而后人愈疑者,何也?皆绿终於虚无无则,不知下手功夫。是以胎息不成,而归於顽空,忽於自然,溺於妄想强作,是以心神枉费而返致疾。夫虚无者,言其不可见闻,盖虚空中齐欲用工作,贯通为实是也。自然者,言其不可哎迎取,今之采取火候等逐节工夫,探浅之言,句句分明,节节谨切,谨守奉行,无不应验。凡未入室以前,且理会得安鼎采药,每日夜且习打坐,坐一定然,则骨节关开脉通,自膀胱至夹脊,便如车轮运动,先天一气,自然由三关朝泥丸,下重楼,入绛宫。然其来有时,而采亦有时,须得甲庚金木旺相之时,默默端坐,不须用摩动。须臾,觉顶中火热,喉中甘露,垂垂滴而下,便以目内视,一意以内送,纳之绛官玄牝而止。凡一日之间,以甲应上弦,庚应下弦,自子至卯为上弦,得汞半斤;自午至酉为下弦,得铅半斤。采甲汞庚铅各半斤,自然定数,所谓铅见癸生须急采者,言木汞金铅,以甲庚二时采取也,如此采取之法。然初采之时,不计年月,久久积之,方成鼎垆。夫一身,垆也;绛宫,鼎也,今人以脾中黄庭,顶中泥丸为鼎,皆非也。年月既久,垆鼎方成,然后种药,药物一生,且采且炼。采而积之为药,炼而成之为火,采之一日有一斤数,炼之一日有铢之得。采药之时,须采甲庚旺气,行火之法,则忌甲庚,沐浴有此不同。云采之法,亦如鼎。然不过目,其自然之来,迎之以意,送之以目,故丹书有黄婆青女之说。黄婆,意也;青女,眼也。以意迎逢,谓之黄婆媒合,以目内送,谓之青女传言。人身之气,随意而动,意行即行,意止即止,故送入鼎中,随意即止,不复下流矣!谓之种药。药既入鼎,然后有火候焉。圣人传·药不传火,以火与药,同归殊途,同情异功故尔。子为一阳,至巳为六阳。自子至巳,火得六数,而六阳成乾。当其子至巳,以意迎之,谓之进火,谓之添。午为一阴,至亥为六阴,自午至亥,水得六数,而六阴成坤。以意送之,谓之退火,谓之抽。故子巳为火,午亥为水。言火不言水者,添进为火,抽退为水耳。自然而然,不假人为。丹经言《河图》、《洛书》之数者,言其火候,自然与此生成之数合也,非必待用力而合此数也。言朝屯暮蒙,昼姤夜复,亦言与卦默合,非必用力而方合此卦爻也。如运用之说,则言此气运行,流灌五脏百脉,如亥子水旺肾,寅卯旺肝,巳午旺心,申酉旺肺,辰戌丑未旺脾,自然此气运行,由旺宫而出,亦不必妄想此时此脏,有此气出入流运。然采取造鼎之初,则无禁忌,时至即为,既了即了。至如入药行火,则须择日入室,一毫俗事不可妄干,使耳目鼻口,四象相忘,胸中淡然,虚室生白。一有所着,便是封固不密,药物走漏,便非道也。既居室内,惟半饥半饱,不可求睡,每使胸次惺然,常常提醒,见药即采,遇火即行。一年之内,止除卯酉二月不行水火,以其卯则木旺,酉则金旺,木旺则火旺,金旺则水旺故耳。凡此二月不行水火者,盖行则返过而伤也。一年十二月内,除卯酉二月外,止存十月,故十月而胎成,过十月又不须行火,则又谓之伤丹,此谓火候。十月胎成,移入泥丸,谓之换鼎。此胎气既足,如人已生,但须乳哺,故换鼎入泥丸,乳哺之谓。此时不须工夫火候,亦无沐浴,但只常常温养之。如此三年九载,则天门自开,婴儿自然出矣!往来无碍,而位登仙翁矣!此首尾用工之说,皆出自然,不假人力,强为妄想,不过及时以意迎之而已。此是积日累月,造鼎安垆,一年十月,结胎行火。先师以为一日金丹赫赫红是也。又谓顷刻可成者,何也?言一时半日之工夫,可夺一年半纪之造化,当其药生之时,不过顷刻迎逢,谓之顷刻金丹,即非终日终夜,劳神苦思,强为之也。夫药炉鼎,火候沐浴,胎息婴儿,运用抽添,主宾浮沉,升降铅汞,水火真土,金精木液,一切言说,皆是假名换姓,其实只为一物钩锁连环,自可熟论见义。其有用工下手,虚无自然之说,先师许多丹经词诀,尽矣!参同胳合,一以贯之,不过如此而已。然言之非艰,行之为艰,行之亦非艰,守之为艰。何以守之为艰?大抵旁门小法,俱无报应,惟金丹一件,便有报应。今人采药,年少者须半年功夫,守斋戒,沐浴绝欲,忘念静坐,默取采之,候时节到来,耳目手足轻健,百病俱无,自然两肾火起,夹脊如车轮,泥丸如汤浇,口中常有甘露,滴滴而来,若能不睡,存神不绝,不过两月余,得目生神光,此心明了也。若有慧性,此之验也。得之者,不可便以为至道,否则狂念一生,遂成颠风。至若三月行火之余,时刻工夫不差,则九窍光明,头有金轮,洞视内外,远接鬼神。当此之时,婴儿已成形象,不可便纵其运动出入,须加紧护牢收,否则火漏丹败。十月既满,婴儿受气已足,自然如瓜果之熟,脱蒂而去。然后出入往来,可以移身丈尺,远则不可远出,一出便还须收回,否则神一夺而迷途,遂至投胎托化,不复顾屋庐矣!真须三年九载,日子满足,骨格老成,如人生十数载,知人事深浅轻重,方可纵其自然往来出入。此则飞升变化,证真仙位矣!然犹有魔障焉!当其入定坐忘之时,而聪明倍生,神异百出,凡天下奇奇怪怪之事,生前死后,神仙希遇之事,鬼怪惊怖之状,并集於前,直如慧眼神见。又若神明依附,此魔障之来,不可便以为道,须要定见把握,一念凝坚,所谓太玄之一,守其真形是也。切不可见妄为真,从情为性,如此守一,方能成道。今人多如此时无定力定见,故为外邪所附,不为学道无成,及致坠堕,遂以为神仙有无何渺茫。惜哉!仆平生读书结友,参师问道,躬行力践,所见功验如此,并以告之未来学者。有志之士,得而诵之,寻文求义,参之先师丹经遗论,求之《道藏》玄文秘旨,一一皆合。但能依此修行之,十月胎成,移鼎温养之后,又参向上一着,方可看《悟真下篇》,求精进法。又当自然有希有之遇,有不言传者。若不如此,次第行之,则身中无主,婴儿不育,妄参禅学,如水之无源,木之无根,觉成顽空。顽空之下,不思工字,用工丹田合一方,是贯通之理。一有走漏,到老无成,终归轮回恶趣。皆思平日空下工夫,修炼成丹,合一成真,方是贯通诚实也。再用丹田修炼成珍,则脱体化神,方是宝也。修得实宝在身,丹成之后,修成深浅,把握定否,如何有报应,却是用功处,一时不可息忽,一步不可放纵。就中飞升为上,尸解为次,夺舍又次之,投胎为下矣!至如飞升,长生久视,一也;尸解,二也。二者尤须功圆行满,有代天宣化,济物利人之功,方能及此,若无功行,但足以增年益寿,亦不能为仙矣!何以言之?神一去而不回,则气一绝而不苏,上则夺舍,下则投胎,又下为无着之魂。仆痛惜愚惑之徒,谈道者千万,功成者一二,故并述以为来者之戒,不揆轻泄,冒成此书,后之作者得玩味披研,如对师资,如见君父,珍藏什袭,永为身宝,非人勿示,非人勿传,有违此语,先祸其身,后及九祖,堕沉无间,永无出期。时咸淳甲子秋望日,书于朱陵洞天。
  大道歌
  道不远,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神气住,气归元海寿无穷。欲得身中神不出,莫向灵台留一物。物在身中神不清,耗散真精损筋骨。神御气,气留形,不须杂术自长生。术则易知道难遇,几人遇了不专行。所以千人万人学,毕竟终无一二成。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与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金锁乃玄关处,玉匙即元气也。静坐之际,调鼻中之息,规守中扃,以得定处,自然神息绵绵,不可以一毫别念。待调息以匀,鼻中自觉无出入息,但存中去处,一念坚固。以元气呼吸息纳於玄关,忽觉一声,其关即开,当时自有所见之趣。工夫至此,中字方洞彻矣。
  金鼎欲留砂裹汞,金鼎是中字,又即鼎炉中间,欲留存。砂裹汞是元精也。玉池先下水中银,玉池是华池,水是神水也。金鼎中欲留其汞。静坐间,先守中扃,中扃若守得定了,出入息自然微默,微默之后,自觉息定,元气自在,内藏呼吸,待身体自觉混融,恍不知有物、有自身、有天地后,如此华池水自来,待得满口,一咽汩然有声,就下以意送至中扃。中扃玄关处,汨然一声响,似开锁,惫时就闭目回照,顾己内境自灵异,景象不可尽述之耳。
  金丹问答
  问曰:如何谓之金液还丹?
  答曰:金液者,金,水也。金为水母,母隐子胎,因有还丹之号也。前贤有曰:丹者,丹田也;液者,肺液也。以肺液还於丹田,故曰金液还丹。
  问曰:何谓铅汞?
  答曰:非凡黑锡水银也。真一子曰:铅是天地之父母,阴阳之根基。盖圣人采天地父母之根而为大丹之基,采阴阳纯粹之精而为大丹之质,且非常物造作也。汞性好飞,遇铅乃结,以其子母相恋也。
  问曰:何谓火?
  答曰:火者,太阳真气,乃坎中之阳也。紫清真人曰:坎中起火是也。
  问曰:何谓候?
  答曰:五日为一候,是甲子一终也。日有十二时,五日六十时,终一甲子也。紫阳曰: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以起火之际,顷刻一周天是也。
  问曰:此火候如何?答曰:日中用月,月中用日,日中用时,时中用刻也。
  问曰:何谓真一?
  答曰:人能将自己天真安於天谷之内,乃守真一之道也。金洞主云:真一者,在於北极太渊之中也。
  问曰:何谓动静?
  答曰:阳主动,阴主静。翠虚曰:动中求静,静中有为,动静有作,口口传之。
  问曰:何谓九还?
  答曰:金生四,成数九,还者自上而还下,九乃老阳之数。阴真君曰:从子至申为九还,亦顺也。
  问曰:何谓七返?
  答曰:火生二,成数七,返者自下而返上也。乃少阳之数。阴真君曰:从寅至申为七返,逆行也。
  问曰:何谓炉?
  答曰:上品丹法以神为垆,以性为药,以定为水,以慧为火。中品丹法以神为垆,以气为药,以日为火,以月为水。下品丹法以身为垆,以气为药,以心为火,以肾为水。又有偃月垆。
  问曰:何谓鼎?
  答曰:鲍真人云:金鼎近泥丸,黄帝铸九鼎是也。
  问曰:何谓药物?
  答曰:即此药物,顺财成人,逆则成丹。五行颠倒,大地七宝,五行顺行,法界火坑。百姓日用而不知也。紫清曰:采药物於不动之中是也。
  问曰:何谓神水华池?
  答曰:李筌云:还丹之要在於神水华池。紫阳曰:以铅入汞,名日神水;以汞投铅,名曰华池。海蟾曰:从来神水出高源。紫清曰:华池正在气海内。
  问曰:何谓三关?
  答曰:头为天关,足为地关,手为人关。
  问曰:何谓内三要,
  答曰:第一要太渊池也,第二要绛宫也,第三要地户也。
  问曰:何谓外三要?
  答曰:口之与鼻共三窍,是神气往来之门户。下工之际,调鼻息,缄舌气,闭兑也。
  问曰:何谓兑?
  答曰:真一子云:兑,口也。
  问曰:婴儿姹女正在何处?
  答曰:婴儿在肾,姹女在心。
  问曰:肾属水,为阴。婴儿属阳,心属火为阳,姥女属阴,何绿居此?
  答曰:肾属坎 ,阴中有阳,乃真阳也。心属离 ,阳中有阴,乃真阴也。
  问曰:泥丸宫正在何处?
  答曰:头有九宫,中曰泥丸。问曰:何谓金公?答曰:金边着公,乃铅也。紫阳曰:要能制伏觅金公。
  问曰:何谓黄婆?
  答曰:黄乃土之色,位属坤,因取名焉。紫清曰:金公无言。姹女死,黄婆不老犹怀胎。
  问曰:呼吸何如?
  答曰:呼则出心与肺,吸则入肾与肝。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呼则龙昤云起,吸则虎啸风生。呼吸风云,凝成金液。
  问曰:何谓琼浆玉液?
  答曰:皆神水也。
  问曰:何谓神气?
  答曰:神是火,火属心;气是药,药属身,神气子母也。虚靖天师云:气者生之元,神者生之制。持满驭神,专气抱一,神依气住,相合乃可长生。三茅真君曰:气是添年药,心为使气神,若知行气主,便是得仙人。
  问曰:何谓十二重楼?
  答曰:人之喉咙管有十二节是也。
  问曰:何谓帘帏?
  答曰:眼是也。下功之际,含光云房曰闭户,垂帘默默窥。
  问曰:何谓子午?
  答曰:子午乃天地之中也。在天为日月,在人为心肾,在时为子午,在卦为坎离,在方为南北。
  问曰:何谓五位相得而各有合?
  答曰:天地五十五数,故乾得一九,合而成十;坤得四六,合而成十;巽兑得二八,合而成十;震艮得三七,合而成十。离得五,坎得十,坎离无偶,所以自合也。以数言之,则得天地之中数。以爻言之,则得天地之中爻。以位言之,则得天地之中位。坎离不亦大乎!
  问曰:何谓五岳?
  答曰:《五岳真形图》曰:在人之头。紫清有巾藏五岳冠之句。
  问曰:何谓玄牝?
  答曰:在上曰玄,在下曰牝。玄关一窍,左曰玄右曰牝。
  问曰:何谓玄牝之门?
  答曰:鼻通天气日玄门,口通地气曰牝户。口鼻乃玄牝门户矣!
  问曰:何谓三男三女?
  答曰:乾道索坤,长男曰震,中男曰坎,少男曰艮。坤道索乾,长女日巽,中女曰离,少女曰兑。
  问曰:何谓火龙水虎?
  答曰:虎,西方金也,金生水,反藏形於水。龙,东方木也,木生火,反受克於火。太白真君曰: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五行颠倒术,龙从火裹出。是也。
  问曰:何谓分至?
  答曰:子时象冬至,阴极而阳生;午时象夏至,阳极而阴生。卯时象春分,阳中含阴;酉时象秋分,阴中含阳。人身亦有分至。紫阳曰:以身心分上下两弦,以神气别冬夏二至。
  问曰:何谓沐浴?
  答曰:真气熏蒸,神水灌溉为沐浴。太上曰:灌以甘泉,涤其垢污,出自华池,后归坤户。杳林曰:沐浴资神水。是也。
  问曰:何谓抽添?
  答曰:既抽铅於肘后,须添汞於中黄。《传道集》曰:可抽之时,不可添。是也。
  问曰:何谓搬运?
  答曰:搬金精於肘后,运玉液於泥丸。下手工夫,口诀存焉!
  问曰:何谓三田?
  答曰:脑为上田,心为中田,气海为下田。若得斗柄之机斡运,则上下循环,如天河之流转也。问背后三关。
  答曰:脑后日玉枕关,夹脊日辗辑关,水火之际日尾闻关。
  问曰:何谓神室?
  答曰:元神所居之室也。朗然子曰:未明心室千般挠,达了心田万事闲。
  问曰:何谓三花聚顶?
  答曰:神气精混而为一也。玄关一窍,乃神气精之聚也。
  问五气朝元。
  答曰:五脏真气,上朝於天元也。
  问和合四象。
  答曰: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舌不动而神在心,鼻不嗅而魄在肺。精神魂魄聚於
  意土也。
  问曰:马牙真主人,神符白雪。
  答曰:皆铅汞之总名也。
  问曰:河车。
  答曰:北方正气,
  名日河车。左日日输,右日月轮,搬运正气,运在元阳。应节顺行下手,无非此车之力。
  问:老嫩何也?
  答曰:采药之时,审其老嫩。彭鹤林曰:嫩时须采老时枯。紫阳曰:铅见癸生须急采,金逢望远不堪尝。是也。
  问浮沉。
  答曰:铅浮而银沉也。
  问清浊。
  答曰:阴浊而阳清也。清者浮之於上,浊者沉之於下,修丹者留清去浊。属阴也。
  问五行相克。
  答曰:《金碧经》云:金木相伐,水火相克,土旺金乡,三物俱丧,四海辐辏,以致太平。并由中宫土德之功也。
  问曰:往来何也?
  答曰:子往午来,阴符阳火,自子进符,至辰巳;自午退符,至戌亥。始复终坤,皆以卦象则之。一消一长,一往一来,以成其变化。《易》曰: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也。
  问雌雄。
  答曰:雌阴雄阳也。一阴一阳谓之道,孤阴寡阳,不能自生。《参同契》曰:雌雄相错,以类相求。《注》曰:雄,金砂也;雌,火汞也。相须合吐,类聚生成,以为神药也。
  问曰:防危。
  答曰:防火候之差失,忌梦寐之昏迷。翠虚曰:精生有时,时至神知,百刻之中,切忌昏迷。
  问交合。
  答曰:磁石吸铁,隔碍潜通。
  问有无。
  答曰:《金碧经》云:有无互相制,上有青龙居,两无宗一有,灵化妙难窥。
  问刑德。
  答曰:阳为德,德则出万物生;阴为刑,刑则出万物死。故二月阳中含阴,而榆荚落,象金砂随阴气动静、落在胎中。故曰归根也。八月阴中含阳,而荠麦生,象金水随阳气滋液於鼎内,故卯酉乃刑德相负,阴阳两停,故息符火也。
  问黑白。
  答曰:《参同契》曰: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也;黑者,水也。以金水之根,而为药基矣!
  问寒暑。
  答曰:真一子云不应候风雨不调水旱相伐或阳火适刻或阴符失节凝冬变为大暑盛夏反作浓霜火候过差灵汞飞走运火之士可不谨之。
  问晦朔。
  答曰:《参同契》曰:晦朔之间,合符中行。乃金水符合之际也。
  问固济。
  答曰:太真云:固济胎不泄,变化在须臾。言其水火既济,闭固神室而不可使之泄漏。
  问圣胎。
  答曰:无质生质,结成圣胎,辛勤保护十月,如幼女之初怀孕,似小龙养珠。盖神气始凝结,极易疏失也。
  问四正。
  答曰:子午卯酉为四正,玄关一窍为四正宫也。
  问黄庭正在何处?
  答曰:在膀胱之上,脾之下,肾之前,肝之左,肺之右也。
  问金乌玉兔。
  答曰:日中乌比心中液也,月中兔比肾中之气也。
  问炼形。
  答曰:炼形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合道也。金洞主曰:以精炼形,非凡砂石。
  问张紫阳日心肾非坎离,何也?
  答曰:心肾特坎离之体耳,有体有用。
  问所有者何也?
  答曰:天心乃心之用也,属离;形乃肾之用也,属坎。交媾之际,运用於此矣!
  问功夫。
  答曰:知时而交媾,进火而防危,阳生而野战,刑德而沐浴,以至温养成丹也。
  问野战。
  答曰:《龙虎上经》曰:文以怀柔武以讨叛。紫阳曰:守城野战知凶吉,增得灵砂满鼎红。
  问温养。
  答曰:杏林云:温养象周星。毗陵曰:金鼎常留汤用暖,玉炉不要火教寒是也。
  问烹炼。
  答曰:烹金鼎,炼玉炉。口诀存焉!问赏罚。
  答曰:春气发生谓之赏,乃已前阳火之候也。秋气杀物谓之罚,乃午后阴符之候也。
  问守城。
  答曰:抱元守一,而凝神聚气也。
  问堤防。
  答曰:驱除杂念,而专心不二也。
  问神庐者何也?
  答曰:鼻也。乃神气出入之门。《黄庭经》云:神庐之中当修治,呼吸庐间入丹田。
  问太一含真。
  答曰:守真一於天谷,气入玄元,即达本来天真。
  答上曰:真道养神,若能守我,在死气之关,令七祖枯骨皆在生气。生我者道,活我者神,将神守道,以道养神是也。
  问三尸。
  答曰:《中黄经》云:一者上虫,居脑中;二者中虫,居明堂;三者下虫,居腹胃,名曰彭珊、彭质、彭娇也。恶人进道,喜人退志。上田乃元神所居之宫,惟人不能开此关,被尸虫居之,生死轮回,无有了期。若能握元神,栖于本宫,则尸虫自灭,真息自定。所谓一窍开而百窍齐开,大关通而百体尽通,则天真降灵,不神之神所以神也。
  问胎息。
  答曰:能守真一则息不往来,如在母胞胎之中,谓之大定也。
  问玉池。
  答曰:口也。《黄庭经》云:玉池清水灌灵根是也。
  问橐钥。
  答曰:橐乃无底囊,钥乃三孔笛,又是铁匠手中所弄鼓风之物也。老子曰:天地之问其犹橐钥乎!《升降论》曰:人能效天地橐钥之用,开则气出,合则气入,出则如地气之上升,入则如天气之下降,一升一降,自可与天地齐长久矣!
  问五芽。
  答曰:乃五脏之真气。《中黄经》曰:子能守之三虫奔,得见五芽九真气。
  问屯蒙。
  答曰:《道枢》云:坎者水也,一变为水泽之节,再变为水雷之屯,其爻居寅。离者火也,一变为火山之旅,再变为火风之鼎,三变为山水之蒙,其爻居戌。抽添水火,在於寅戌,十二卦气,在於屯蒙运用也。
  问采日精月华。
  答曰:非外之日月也。采心中真液,肾中真气也。问内外八卦。答曰:头为乾,足为坤,膀胱为艮,胆为巽,肾为坎,心为离,肝为震,肺为兑也。
  问修炼待时然后下手。
  答曰:有时中之工夫,有刻中之工夫。毗陵曰:炼丹不用寻冬至,心中自有一阳生。马自然曰:不择时中分子午,无爻卦内别乾坤。此皆刻中之工夫也。
  问金丹形像如何?
  答曰:形若弹丸,色同朱橘。《抱朴子》曰:大如弹丸黄如橘,中有佳味甘如蜜,沙门得之即禅定,黄衣得之即超逸,审之行之天地毕。《元枢歌》曰:君不见,一粒金丹何赫赫,大如弹子黄如橘,人人分上本圆成,夜夜灵光长满室。盖人人具足,个个圆成,当知非有形之物也。吕公曰:还丹,本质也。
  问玄关一窍,正在何处?
  答曰:在人之首,功夫容易见,下手的难寻。若不遇真师摩顶授记,皆妄为矣!
  问真空。
  答曰:返本还元为真空。杏林曰:不知丹诀妙,终日玩真空。
  问作用。
  答曰:螟蛉咒子,传精送神。
  问出神。
  答曰:能守真一,真气自凝,阳神自聚。盖以一心运诸气,气住则神住,真积力久功行满,然后调神出壳也。
  问超脱。
  答曰:超者,出也;脱者,脱换凡躯也。皆天门出,前圣有脱壳之验。六祖七层宝塔出,锺吕七级红楼出,海蟾公鹤冲天门出。诗曰:功成须是出神京,内院繁华勿累身。会取五仙超脱法,炼成仙质离凡尘。
  问尸解。
  答曰:尸解有五,金木水火土也。又有积功累行,而白日飞升者。徽宗皇帝《尊道篇》末曰:亘古迨今飞升者,千有余人;拔宅者八十余家。出《真拙阁》
  问金丹之道,不亦难乎?
  答曰:是不难也。悟者惟简惟易,迷者愈繁愈难。杏林云:简易之语,不过半句;证验之效,只在片时。翠虚曰:药之不远采不难。毗陵曰:皇道不繁人自昧。紫清曰:只一言,贯穿万卷仙经;但片饷工夫,无穷逸乐。师曰:下手工夫容易,坚心守道为难也。
  养生秘录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爱好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健身爱好网版权所有 )

GMT+8, 2019-8-26 15:45 , Processed in 1.1054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