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仙苑编珠-四明洞天丹山间咏集

2015-4-15 22:59|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2640| 评论: 0

摘要: 四明洞天丹山间咏集   经名:四明洞天丹山图咏集。元代曾坚、危素等编。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记传类。
四明洞天丹山间咏集
  经名:四明洞天丹山图咏集。元代曾坚、危素等编。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记传类。
  四明洞天丹山图咏集序
  沧海逸史临川曾坚撰
  四明山在东海上,山有四穴通,光晷天宇。澄霁望之,一如户牖。土人名之日石窗,故山以名。唐置州治今余姚,又因以明名郡。宋改庆元旧治,更置县。本朝升州而山属余姚,在州南百里。图则山麓祠宇观所刻也。其一日元建观之图,其二日唐迁观之图,盘言之则日四明山也。木玄虚云:天下洞天三十有六,四明第九,其号日丹山赤水是也午按.山接大兰山,形势蟠结,周回三百八十里,有二百八十峰,高二百一十丈。常有云气覆冒於中,凡二十里不绝。二十里问名日过云,南曰云南,北日云北,山陇行三十里有峰日三台山,日屏风,日石屋,日云根。石屋,云根间有瀑布,如悬河旁,日潺湲洞。三台之侧有龙漱,后汉下那刘纲为上虞令,弃官同妻樊氏云翘居潺湲洞偶,从白君得仙卫,其上有洗药溪,学成会交友,登大兰山顶,攀巨杉升其上,一毕手别呼夫人,次之俱仙去,遣复山下,化为卧虎。后人名其山曰以奉其杞。榭日樊榭,梁隐者孔佑仍居之。尝视山谷中钱数百斛,樵者争取之,化为瓦砾。有鹿中矢来投佑,佑为牧豢,症。可复去。故祠侧建鹿亭。陈永定中,有放一建观,因其旧祠,故日柯宇云。唐天宝亡一年;遣使梼祠,病其险远,劲道土奋街、、处士李建移置潺湲洞外,一市油水官。宋龙虎山=一华院昊君真阳,号混朴子,从一虚静张天师学,游历励此止一焉。徽宗一以凝神殿校籍,召不起。政和六年,韶大其观,建玉皇殿,书其榜而门日:丹山赤水洞天,封刘纲升玄明议真君,樊氏升真妙化元君,而混朴子授丹林郎。禁樵采,镯租赋。高宗丞相张魏公知其徒孔容,因表混朴子为真人,许岁度道士一人,以甲乙传次。嘉熙初元,理宗梼嗣於会稽之龙瑞官,竣事分金龙玉简藏焉。"今毛尊师永贞由三华嗣主之。山之木曰青棂树,其实味甘而不可伴破。山之兽曰鞠猴。唐咸通中谢遗尘隐此。陆龟蒙、皮日休时时往还,各赋诗九首,取以为题。宋陆游记之:余再以使事航海,出庆元洋,掠余姚,竟上者四,西望缥渺如轻云,插入天末。舟师指以相告日:大兰山也。至京师,适薛君毅夫由毛尊师所来,示予二图,想见其山川奇秀,思欲得相羊上下,从一二潇洒士,坐鹿亭,酌潺湲;呼鞠猴,一洗其尘土之累而吏役驱迫。昔者舟行,徒怅.望咨嗟而已。一近世士大夫汨於利达,上之不能效刘网脱屦簪绂,次之不能如皮陆忘形赋咏件宜乎,高世之士,椰榆哂唾而目其地曰洞天也。余故详其本末,使有志物外者,得以览观焉。
  仙苑编珠
  经名:仙苑编珠。三卷。王松年撰。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记传类。 
  仙苑编珠卷上
  天台山道士王松年撰
  大道自然,混沌之先。
  《道经》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玫,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日道。《庄子》云: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於上古而不为老。
  一气凝化,盘古生焉。
  《元始上真记》云:昔二仪未分,淇津蒙顽。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乃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天形如巨盖,上无所系,下无所根。玄玄太虚,无响无声。元黑浩浩,如水之形。若无此熙,天地不生。天地既分,相去三万六千里。元始天王在天脊膂中住,名曰玉京山。山中有宫殿,垃金玉,常呼吸天熙,俯饮地泉。忽生太玄玉女在石问。出能言,人形具足,天姿绝妙,号日太元圣母。元始君下游见之,乃招还上官。
  天皇东立,王母西旋。
  自元始天王、太元圣母还上官之后,经一劫乃生天皇氏,治世三万六千年,受书为扶桑大帝,居东极扶桑官,为东王公。今世问皇太子居东官,象此也。又生九光玄女,号日太真西王母,居西极昆仑山。故日木公金母,天地之尊神也。
  伏羲八卦,轩后五篇。
  《庄子》云:伏羲得道以袭气母。《书》云:伏义治世,感神龟负图而出,乃画八卦,造书契,得道为东方青帝。《庄子》云:黄帝得道以登云天。《经》云:轩辕黄帝登峨媚山,遇天真皇人授以灵宝五符,治世三百年,乃铸鼎荆山炼丹,丹成,有黄龙下迎,韦臣同升者七十二人。以符藏於苑委山。
  颛顼元辈,帝誉龙饼。
  《道学传》云:颛顼高阳氏乘结元之笔,北巡幽陵,南巡交陆,西巡游沙,东巡蟠木。山水之神,动植之类,日月所照,莫不属焉。周旋八卦,诸有洞台之山、阴官之丘,帝召四海神,使运安息国天市山宝玉,封而镇之。铸羽山铜为宝鼎,各献一所於有洞之山。《庄子》云:颛顼得道以处玄官。帝誉高辛氏感九天真王、三天真皇乘九龙云舆降牧德之台,授以灵宝五符。帝用之得道。后封此符於锺山。
  虞舜得药,夏禹道川。
  《真诰》云:虞舜感北戎长胡大王献白银之霜十转紫华,服之而成仙。《吴越春秋》云:禹平洪水,其功不就,乃按《黄帝中经》圣人所记,在乎九山东南,号日苑委,承以文玉,覆以盘石,其书金简青玉为字,编以白银。禹乃南巡,登衡山,血白马以祭,不幸所求。乃仰天而叹,因梦赤绣衣男子云:欲得我治水之方、御龙之卫,可斋乎黄帝之岳,峻岩之下,金简之书在矣。禹乃退斋,季庚之日,登苑委之山,发石,果得金简玉书。用以治水,凿龙门,通百川,天下有赖其功大矣。今道门《灵宝五符》即此书也。其探符处,在会稽山,禹穴是也。
  老君无极,钱祖长年。
  孔子曰:窃比於我老彭。葛仙公云:老子体自然而然,生乎太无之先,起乎无因,经历天地终始,不可称载,终乎无终,穷乎无穷,极乎无极也。又云:世人谓老子当始於周代,老子之号始於无数之劫,其杳杳冥冥,渺邈久远矣。《庄子疏》云:彭祖姓钱,讳铿,颛顼玄孙,’善养性,能调鼎,进雉羹於尧,封於彭城。其道可祖,故谓之彭祖。《神仙传》、《列仙传》并云:历夏经殷七百六十岁而不衰老。后西之游沙,莫知其终也。故罗隐碑文云:水运降灵,始分辉於玄帝;仙源启祚,乃袭庆於彭墟。星辰浮濮渚之阳,云鹳度游沙之境也。
  广成高外,尹喜精研。
  《庄子》云:黄帝诣崆峒山,谒广成子,问以理身奈何。广成子曰:善哉问乎。吾语汝:至道之精,杳杳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神将自正,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长生。故我修之千二百岁矣,而形未尝衰。《本起传》并《西升经》并云:关令尹喜受老子《道德五千言》,精研万遍,於蜀郡青羊肆随老子白日升天,游四海,登三清,下化八十一国焉。
  卢敖游海,若士冲天。
  《神仙传》云:卢敖者,燕人也。秦时游北海,至于蒙谷之山,见若士焉,方迎风而舞,顾见敖曰:吾与汗漫期於九陕之上,不可久。乃练身入云中。
  赤松行雨,育封随烟。
  《列仙传》云:赤松子者,神农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随风雨上下。高辛时,复为雨师。今之雨师复是焉。宵封子者,为黄帝陶正。有人能出五色烟以教封,封乃积火自烧,随烟上下焉。
  黄山数百,白石三千。
  《神仙传》云:黄山君者,修彭祖之卫,年数百岁,犹有少容也。白石先生者,中黄大夫弟子也。至彭祖时,年已三千岁矣。尝於白石山煮白石为粮,故号白石先生。
  瑶水周穆,槐山雇佺。
  《列子》云:周穆王乘八骏,日行万里,至于昆仑之山,与王母宴於瑶池。王母唱白云之谣,王和之也。《列仙传》云:但佺者,槐山采药人也。好食松实,形体生毛,长数寸,两目正方,能飞行逐走马。
  医龙师皇,钓鱼寇先。
  《列仙传》云:马师皇者,黄帝马医也。有龙下,向之张口,皇曰:此龙有疾。乃针其唇下,以甘草汤饮之而愈。后数数有龙出陂,告而治之。一旦乘龙而去。寇先者,宋人也.以钓鱼为业。得鱼或卖,或放,或自食。好种薜荔,食其葩实。宋景公问其衍不告,遂杀之。数年后踞宋城门,鼓琴而去。
  弄玉呜凤,萧史同仙。
  《列仙传》云:萧史者,秦穆公时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鹳。穆公有女日弄玉,好之,公遂妻焉。教弄玉作凤呜,凤止其台上。一旦乘凤,同去。
  李文黄白,沈太红泉。
  《神仙传》云:沈文太者,九疑人也。得红泉神丹去土符、还年返命之道。欲之昆仑驻,安心二千余年,以传於李文渊。以竹根汁煮黄丹并黄白卫、去三尸法,出此二人矣。
  宋伦游空,葛洪兀然。
  《楼观传》云:宋伦字德玄,年二十二,日诵《五千文》,服黄精白木,感老君降授中景之道、通真之经、伦行之望、岩申步,日行三千里,凌波陆险,不由津路也。《道学传》云:葛洪字稚川,读书万卷,求勾漏令,意在丹砂。着内外篇几一百.一十六篇,碑诛诗赋百卷,檄章栈表三十卷,《神仙传》十卷,《良史传》十卷,《隐逸传》十卷,《集异传》十卷,抄五经史百家之言方使杂事三百一十卷,《金匮药方》百卷,《肘后要方》四巷。年八十一,兀然若睡而蜕。
  郑远养虎,涓子剖鲜。
  郑思远,葛洪之师也。尝於山岩问收得虎子两头,其母已死。君馁饲之长大。俄有一雄虎来庵前,乃二虎之父也。三虎出入相随,驼药囊经书,凭於,括苍山,仙去。《列仙传》云:涓子,齐人,饵木三百年,钓於荷泽,得鲤鱼,剖之,腹内得符,能致云雨。
  少翁拜山,宋莱扫市。
  《真诰》云:昔娄少翁入华山中,拜山二十年,遂一日一见西岳仙人授以仙道也。楚庄公时,市长宋莱子怛酒扫一市,忽通一乞食公唱歌,莱子知是仙人,乃随之积十三年,遂得仙道,为中岳仙人。
  永伯七星,王遥筐子。
  《神仙传》云:陈永伯得七星散方,服之二十八日,忽不知所在。有兄年十一,服之二十八日,亦不知所在。本方云:服之三十日,自得仙去。王遥字伯辽,与人治病,无不愈者。并不用针药,但令坐一布帕上,须突自愈。有一竹筐子,长数寸。有一弟子姓钱。忽一夜大雨,命弟子以九节竹杖担此筐子雨中行,衣不湿。登山,入一石室中,中有二人同坐。遥发筐子,取玉舌黄三枚,三人对鼓之。良久,收黄内筐中,却担回。二人谓遥曰:早来,莫久恋人问。后百余日,遥复自担筐子,一去不复还。后三十年,弟子见在马蹄山也。
  介君竹杖,左慈木履。
  《神仙传》:介象字元则,会稽人,甚有道衍。吴太帝礼重之,使作变化,种瓜果皆立生可食。帝思锱鱼绘,象於殿庭作一方坎,着水,象垂钓於坎中,得鱼。帝曰:蜀姜不可得。象曰:请差人买。与五百钱,象书符置竹杖中,令使人骑之,闭目,唯闻风声。到蜀买姜回,厨人切绘未了。左慈字元放,有道衍,孙策欲杀之,驱於前,慈着木履竹杖,徐徐而行,孙公奔马追之,常相去百步。后曹公杀之,唯见一束草也。
  老父光白,刻都气紫。
  《神仙传》:汉武帝东巡,见泰山下老父头上有白光,高数尺。帝问之。老父曰:臣年八十五时衰老,有道士教绝谷服木饮水,并作神枕,用药三十二味。臣今年一百八十矣,日行三百里。刻子都,汉武帝出游,见其头上有紫气,高丈余。问之,对曰:臣今已年一百三十八,所行者彭祖之道也。帝传之不能行。子都年二百余岁,服木,白日升天。
  河上传经,汉文得旨。
  葛仙公云:河上公者,莫知其姓名也。汉孝文皇帝时结草为庵,于河之滨。常读老子《道德经》。文帝好老子之言,有所不解数句。遣使问,不告。帝亲诣问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子虽有道,由朕民,不能自屈,何乃高乎?朕足使人富贵贫贱。须突,河上公乃扮掌坐跃,冉冉在虚空之中,去地数十丈而答帝曰:余上不至天,中不累人,下不居地,何民之有?陛下焉能令余富贵贫贱?帝乃稽首礼谢,河上公遂授《注解道德经》二卷与文帝。
  娄政变化,墨子朱英。
  《神仙传》:娄政治《墨子五行记》,服朱英丸,年八百余岁,色如童子,能化一人为百人,百人为千,千人作万。能立起风云,步行水上,令水中鱼鳌尽上岸。能口吐五色气,方十里,上连天。能腾身虚空,无所不至。墨子名翟,宋大夫也。着书日《墨子》。善战,守之且巧,与公输班较机变,以云梯不足攻宋面.止。后入狄山中学道,有神仙授以翟《朱英丸方通灵五行变化》凡二十五卷。因游五岳,不知其终也。
  孙博同道,班孟异名。
  《神仙传》:孙博治墨子五行衍,能令草木、金石、人物尽成猛火。他人以水沃之,终不灭。须博自止之,乃灭。物皆如故,不焦。又能引数百众步行水上,不沾不没。或布席坐於水上,饮宴作乐。又能从.石中来去。后入林虑山合丹仙去。班孟者,是女子,能飞行,坐空入地,飞屋瓦,指地成井,能含墨喷纸成篇章。饮酒饵丹,四百余岁,后入天台山去也。
  王纲二气,章震五行。
  《神仙传》:天门子姓王名纲,善补养之法,行玄素之道,年一百八十岁,有童女之色。乃服珠醴仙去,入玄洲'。章震者,王子也,师朵子,精於五行之意,以养性治病消灾。立起风云雷雨,化草芥瓦石为六畜龙虎。能分形为数百千人,步行江海。能喷水成珠玉,不变。能九泥为马,日行千里。能吐五色气,能投符召鱼鳌,能使人见千里外物,能呢水治病立愈。入崆峒山合丹,白日升天。
  九灵却祸,北极贵精。
  《神仙传》:九灵子姓皇名化,得还年却老胎息之道,又得五行之要。能辟五兵虎狼,伏千殃,消万祸。专行此道,大得其效。在人问五百岁,服丹仙去。北极子姓阴名恒,得保神养性贵精之道。其要曰:以金治金,谓之真。以人治人,谓之神。后服神丹仙去。
  太阳华发,绝洞长生。
  《神仙传》:太阳子者,姓离名明,得玉子之道。好酒怛醉,玉子责之,对曰:晚学性刚,俗态未除,故以酒消其骄慢耳。善修五行之道。在人问五百年,肌肤光润,面目辉华,而鬓发皓白也。着七宝之卫,深得其要,服丹而仙。绝洞子者,姓李名修,其衍曰:弱能制强,阴能弊阳。常若临深履薄,长生之道也。年四百岁,颜色不衰。着书三十篇,服还丹而仙。
  阳女得妙,阴女亦成。
  《神仙传》:太阳女姓朱名翼,增益五行之道,其验得妙。年二百八十岁,色如桃花,如十七八人也。得神丹仙去。太阴女者,姓卢名金,好玉子之道,未得其妙。乃当炉沽酒,遇太阳子过之,遂教以补养之衍、蒸丹之方,服而仙去。
  玄女行厨,南极通灵。
  《神仙传》:太玄女者,姓顼名和,少丧夫,乃学道,治玉子之衍,坐置行厨,变化无所不至。南极子者,姓柳名融,能含粉成鸡子如真,能呢杯成龟鳌壳,呢水成美酒,服云霜丹仙去也。
  奉林闭气,周君诵经。
  《真诰》云:娄奉林者,学道於嵩山,积四百年。能闭气三日不息。服黄连以致不死也。周君兄弟三人学道於常山中,九十七年,遇老人授以真经七卷。三人共读之,忽有白庇见,二弟放经看之,周君独不看。数满万遍,翻然冲天。二弟为看鹿,经忽火起焚之,不得冲天,为心不定也。
  伯真心正,季道天青。
  《真诰》云:姜伯真行道采药,遇仙人,使平立於日中,其影偏,仙人曰:子心不正。因教以日出三丈时,披心向日,觉心中暖,即正也。伯真旦旦行之,得道也。徐季道学仙,遇神仙教云:子欲学道,当中天青咏天历,蹑双白,徊二赤也。行之得道。
  刘安接士,八仙降庭。
  《神仙传》:淮南王刘安好道,闻有衍之士,不远千里,卑辞厚礼以迎之。时感八仙降焉。一人能坐致风雨,立起云雾。一人能束缚虎豹,召致蛟龙。一人能分形易貌,坐在立亡。一人能乘虚步空,越海淡波。一人能入火不灼,入水不濡。一人能千变万化,恣意所为。一人能防灾度厄,长生久视。一人能煎泥成金,凝汞为银也。
  丁鹤人语,苏鹿牛形。
  《飞天仙人经》云:丁令威七岁入山求道,千年化鹤归乡,下华表柱头,歌曰:我是昔日丁令威,学道千年今始归也。《苏君传》:苏耽者,彬州人也。小时牧牛,牛化为白鹿,得道。后归乡驻牛脾山·上。州县官吏同往礼谒。日暮,君展《黄庭经》化为大桥,直跨城门,官吏登桥而还也。
  大足地黄,唐凤石蜜。
  《神仙传》:大足服地黄得道。唐凤服中岳石蜜得道。
  墨容黄连,羡门青实。
  《神仙传》:墨容公服黄连得道。羡门子服甘菊青实散得道。
  三老炼气,四皓饵漆。
  《神仙传》:长陵三老服阴炼气,乃得成道。又云:商山四皓,服九加散、饵漆得道。
  妙真入洞,暨玫飞棺。
  《道学传》:女真钱妙真幼而学道,居句曲洞山,年八十三,诵《黄庭经》数满,乃与亲友告别,服黄白色药了,乃入燕洞经宿。明晨,女冠道士竞往候之,忽闻洞有雷霆之声,见龙凤之车,自西北而来,载以升天也。暨慧瑛居於潜天目山学道,蝉蜕之后,依俗礼葬之。数年中,忽有闻山盖山,旬然如雷霆之声。乡人往看,见棺版飞空,上片落南村,今为上片村,底版落北村,今为下版村。两边版同在一处,今为版同村。因此升天也。
  遇药朱璜,盗卫女丸。
  《列仙传》:朱璜,广阳人,病毒痴,道士阮丘与七物药,日服九丸,百病愈。教以诵《黄庭经》,随丘入浮阳山,八十年,髭发俱黑,仙去。女丸者,陈市上沽酒妇人也。仙人过之,寄《素书》五卷。丸乃盗写其文,得养性之道,不衰不老,弃家而去,不知所之。
  常生止雨,方回印关。
  《列仙传》:平常生者,数死复生。在谷城乡,忽大水出,所害非一。生乃登缺门山,大呼言:常生在此,雨水五日铃止。如其言。后数十年,复为华阴门卒。方回者,尧时隐人也。炼食云母。夏启末,为官士,为盗所劫,闭之室中,回化身而出,更以方回印封其户。时人曰:得回一丸泥,关可开也。
  仇生木正,子先竹竿。
  《列仙传》:仇生者,汤时为木正。食松脂,自作石室,仙去。周武王幸其室而祀之。呼子先者,卜师也,寿百余岁。夜有仙人持竹竿至,呼子先,乃与酒家妪各骑一竹,乃龙也。上华阴山仙去。
  朱仲贩珠,任光卖丹。
  《列仙传》:朱仲,会稽人,常於市上贩珠。高后时求三寸珠,仲献之,赐五百金。鲁元公主私以七百金,仲献四寸珠。景帝时复献三寸珠数十枚而去,不知所在。任光者,上蔡人,善饵丹,卖於都里问。赵简子聘之於柏梯山,三世不知所在。
  牧豕商丘,铸冶陶安。
  商丘子胥者,高邑人,好牧豕、吹竿,服朮莒蒲,饮水,不饥不老。人世世见之。三百年,不知所之。陶安公者,六安铸冶师也。一旦火散,上紫色冲天,须突朱雀止冶上,曰:安公与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龙。至期,赤龙到,大雨,安骑之而升天。
  黄真武陵,刘阮桃源。
  传云:渔人黄道真,武陵人,棹渔舟,忽入桃源洞,遇仙。刘晨、阮肇,刻县人也,探药於天姥岑,迷入桃源洞,遇诸仙,经半年却归,已见七代孙子。
  初平松脂,凤纲花卉。
  《神仙传》:皇初平,丹溪人也。年十五,家遣牧羊,遇道士将入金华山四十年。其兄初起寻之,相遇,问羊,云在束山。往看,尽是白石。初平叱之,悉化为羊。兄弟二人共服松脂扶苓,至万日,坐在立亡,同升天。初平改姓赤氏,号松子。初起号赤须子。今姿州赤松观是其地也。凤网者,元阳人也。常探百草花,水渍泥封,埋之百日,丸之。死者以一丸内口中,立活。纲服药,不老仙去。
  吕恭遇仙,沈建寄婢。
  吕恭字文敬,少好服食,於太行山探药,忽见三仙人,曰:子好长生乎?吾一人姓吕字文起,公与吾同姓,合得长生。乃随仙去,经二日,遂授秘方一首,日;·汝随吾二日,已二百年也。乃还乡,已见十余代孙。吕习者,作道士,涕泣拜迎,遂传其方。其家世世无有老死者,皆得仙去。沈建者,丹阳人,得导引服食之衍。凡有病者,见之即愈。尝远行,寄二婢、三奴、一驴、十羊,各与药一丸,经三年,并不饮食。建既还,乃各与一丸药吃,饮食如故。建乃举身飞行,或去,或还。三百年后不知所在。
  华生易皮,乐长童子。
  《神仙传》:华子期者,师角里先生,得灵宝隐方,合而服之,日行五百里,力举千斤。每一岁十度易皮。后乃仙去。乐子长者,齐人也,通霍林仙人授巨胜赤松散方,日蛇服成龙,人服成童子。长服之,年百八十岁,色如少女。妻子九人皆服之,老者少壮,少者不老。登劳盛山仙去。
  叔卿不臣,伯阳示死。
  《神仙传》:中山卫叔卿服云母得仙。汉武帝闲居殿上,忽见一人乘云常白鹿,集於殿前。帝惊问为谁。答曰:我中山卫叔卿也。帝曰:子非我臣乎?叔卿不对,忽失所在也。帝甚悔很。魏伯阳,吴人也。入山作神丹,将三弟子、一白犬。丹成,饲犬,犬死。乃自服,又死。一弟子姓虞,服之亦死。二弟子弃之而出。伯阳乃起,将服丹弟子并白犬而去。逢樵人,乃作书寄乡里并二弟子。伯阳作《参同契》、《五相类》凡二卷,尽神丹之旨也。
  方朔岁星,傅说箕尾。
  《登真屦诀》公:东方朔字曼倩,仕汉武,服初神丸。至宣帝时,弃官,於会稽卖药。后升为岁星。又《庄子》云:传说得道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於列星。
  沈羲三车,安世二士。
  《神仙传》:昊郡沈羲学道於蜀,但能消灾除病,救济百姓,功德感天。因与妻共载,路逢白鹿车、青龙车、白虎车,骑从皆朱衣,执矛仗剑,告羲曰:君有功於民,黄老今遣仙官下迎。有三仙人,以白玉版、青玉界、丹玉字授羲,遂载升天。陈安世为灌叔本客,每行见鸟兽,皆下道避之,未尝杀物。年十三,叔本好道,忽有二仙人化为书生诣叔本。叔本不悟,待之不至,乃谓安世曰:汝好道可教。乃与药二丸服之,不复饮食。叔本乃反师之。安世临升天,乃传其道叔本,亦仙而去。
  八百历代,李阿丐市。
  《神仙传》:李八百,骨人,莫知其名,时人计其数已八百岁,故呼之。进行不定。知唐公房可教,乃托疮痍试之。百药不可,云须人舐之。房乃令二婢诋之,不可。房乃自为舐之,不可。又令妻舐之。云:须得美酒三斛浴之。浴讫,体如凝.脂。遂令公房并妻、三婢并入酒中浴之,并颜如童子。乃以丹经授公房,房合服仙去。李阿者,蜀人世世见之,不老,常乞食於市。有古强者,常随之。强时年十八,见阿如五十许人。至强年八十余,阿亦如故。忽告人曰:昆仑召吾,当去。遂不复还也。
  仙苑编珠卷上竟
  #1『面』应作『而』。
  仙苑编珠卷中
  天台山道士王松年撰
  犊子易貌,桂父变容。
  《列仙传》:犊子者,邺人,服松子、扶苓百年,时壮时老,时好时丑。忽牵一黄犊来过沽酒阳都家,女悦之,随犊子出,取桃李,味皆甘美。邑人伺而逐之,共牵黄犊耳而走,不能追也。数十年见在潘山下,冬卖桃李也。桂父者,象林人,色黑,时白,时黄,时赤。常服桂并叶,以龟脑和之千丸。至今荆州南有桂丸也。一旦飘然入云而去。
  务光蒲韭,阮丘莲葱。
  务光,夏时人,耳长七寸,好琴,服蒲韭根。汤让天下,不受,负石,身投寥水以自溺。后四百年,至武丁时,复见也。阮丘者,蛆山上道士,被发,耳长七寸,口中无齿,日行四百里。常种葱蓬。百余年,人不知之。
  赤斧饵丹,毛女餐松。
  赤斧者,巴戎人也,为碧鹞祠主簿。饵丹与消石,服之三十年,反如童子。毛发生,皆赤,掌中有赤斧文焉。华山中毛女字玉姜,自言秦宫人,避难入山。道士教食松叶,遂不饥寒,身生绿毛也。
  王乔控鹤,陵阳钓龙。
  王乔字子晋,好吹笙,作凤呜。道人浮丘公接上嵩山,三十年后,以七月七日於维氏山控鹤冲天。《仙经》云:仙位为侍帝晨,领五岳,司桐相真人,治天台金庭洞。陵阳子明者,好钓鱼,钓得白鱼,腹中有书,教服食法。遂上黄山,探五脂,服之三年,龙来迎上陵阳山也。
  溪父瓜子,骑呜守官。
  溪父者,南郡人,居山问,仙人来买瓜,教以练瓜子,与桂附芷实共藏,至春分食之,二十余年,能飞行也。骑龙呜者,浑亭人,年二十,於池中求得龙子,状如守官者千余头,养饲草庐以守之。龙长大,稍稍而去。后五十年,水坏其舍而去,一旦骑龙来至浑亭。
  季主长安,辛玄吴越。
  《道学传》:司马季主卖卜於长安市,时宋忠、贾谊为中大夫,见之,谓曰;先生业何卑乎。对曰:夫内无饥寒之累,外无劫夺之忧,处上无杀,居下无害,斯君子之道也。凤凰不与燕雀为韦,公等何知。后宋忠抵罪,贾谊感结也。竟不知季主所在。《登真隐诀》云:受西灵剑解之法,在委羽山大有官,服明丹之华,抱扶晨之晖,貌如女子,须长三尺也。辛玄子好游山,志愿凭子晋以升虚,倡陵阳以步玄,故名玄子,字延期。自序云:西王母见苦行,北邓帝愍道.心。於今二百年矣;而大帝且令领束海侯,为吴越神灵之司,未得振翠衣於九霄,舞云翔於十方也。
  许迈山林,龙威洞穴。
  《真诰》云:许迈小名阿映。《道学传》云:志在往而不返,故自改名远游。弱冠诣郭璞,筮告曰:君元吉自天,宜学升遐之道。乃师鲍竞。后与同志束游名山,饵朮断谷,能闭气千息。初止桐庐新城临安,所在作楼阁,开后门,上山采药,经月不返。每言:映好山林,犹鱼得水也。
  《真诰》云:师王世龙,服玉液朝脑精也。龙威丈人者,包山得道人也。莫知其姓,号日隐居。吴王阖闲登包山,令隐居极洞穴之源,乃入洞,经百七十四日而返,云:约行七千余里,忽见千径百路,处处如不有金城王屋,板尔无人,城门牌曰:天后别官。玉房之中有一卷赤书,拜而取之,以为信。既出,以示吴王,乃夏禹所藏《灵宝五符》也。
  贤安甘草,伯玉松屑。
  《魏夫人传》:夫人字贤安,少多疾,清虚王真人告曰;夫学道先去病除疾,五藏充盈,肌泽髓满,耳目聪明,乃可修习。因授甘草丸方,按而服之,百病悉愈。后得道为南岳上真司命紫虚元君也。褚伯玉,钱塘人也,年十六,家为娶妇,妇乘车而入,先生瑜垣而出,隐於天台中峰二十年。樵人见之在重岩之下,颜色恰怡,左右惟有松屑二袅。由是远近知之。齐高帝征之不起,乃移居大霍山仙去。
  神丹马明,方术葛越。
  《神仙传》:马明生,临淄人也,本姓和,字君贤。少为贼所伤,在路遇神人,与药救之,再生。乃师安期先生。因游天下,勤苦备经,遂授与《太清金液丹经》。入山修炼,药成,未乐升天,乃服半剂为地仙。展转九州五百余年,乃白日升天。葛越者,号黄卢子,有病者千里寄名与之,皆愈。禁虎狼百虫飞乌,皆不得动。使水逆上一二里。天下大旱,能召龙致雨。力举千斤。行逐奔马。头上有五色气,高丈余。年二百八十岁,一旦乘龙而去。
  啸父乘火,师门发烟。
  《列仙传》:啸父者,少北曲周市上补履人。不知年几,唯见不老。有人求其衍,不告也。唯梁母得其作火法,因上三亮山,与粱母别,乘数十炬火而升天也。师门者,啸父弟子也。得火衍,好食桃李花,为夏孔甲龙师。孔甲杀而埋之,一旦风雨迎去,而山林问烟火自发也。
  伟道心定,黄观试全。
  《真语》云:金伟道者,学仙在墦冢山十二年,仙人试之,以石重十万斤,以白发悬於空中,使伟道外於下。伟道心定无疑,外其下十二年,遂赐神丹,白日坤天。黄观子者,少好道,斩朝礼拜,求长生。积四十九年,后入瞧山中,仙人以百四十事试之,皆全,遂得金丹,而诵《大洞真经》白日升天。
  子主佣顾,瑕丘弃捐。
  《列仙传》:子主者,楚语而细音,诣江都王言:宵先生顾我客作三百年。问宵先生所在。云:在龙眉山上。遣使往见先生,毛身广耳,被发鼓琴,谓曰:子主是吾比舍九世孙也。瑕丘仲者,宵人也。卖药於宝百余年。忽地动,合坏数十家,屋临水皆败。仲死,人取其尸弃於水中,收其药卖之。仲乃被裘诣之取药,弃仲尸者叩头求哀,仲曰:吾恨汝使人知我耳,吾去矣。后却为胡王驿使来至宵,北方谓之谪仙人也。
  阴生丐乞,酒客万钱。
  阴生者,渭桥下乞人也。常於市中乞,市人厌之,以粪洒之,衣且不污。长史试收系之以极桔,而复在市中乞。俄而洒粪家屋自坏。故人歌曰:见乞儿,与美酒,以免破屋之咎。酒客者,粱市上酒家酿酒人也。酒美,日收万钱。酒客佯作过失,酒家逐之而酒酸败。贾人多以女迎之。或去或来,百余岁却来为梁丞,教民种菜,云三年当大饥。果如其言。忽解印绶而去焉。
  王质柯烂,徐公醉眠。
  《传》云:王质者,西安乡里人也,性颇好棋。因入山探樵,见二仙人於石桥下棋,质乃以斧柯谭坐观棋,局终乃起,斧柯已烂。归家,数百载矣。今衢州斓柯山是也。徐公者,金华乡里人也。入山见数人#1道士饮酒,乃与公州杯,饮讫醉外。觉来见其地成一湖水。归家已数代孙子。至今金华山中有徐公湖也。
  商仙游火,太一浮莲。
  《仙传》云:商丘开者,晋人也。幼好道,居姑射山,能蹈水火而身不焦溺。或救覆舟,或叹水而灭大火。善丹青,然身常贫。客隐范氏家,诸客见商丘开,莫不狎侮欺饴。范氏一朝家大火,诸客莫能救,商丘开独入火取锦,往还埃不漫,身不焦。火大炽,而复对诸客叹水即灭。众方疑其神人,惹谢於商丘开。后入禽山不出。又太一者,《汉遗史》云:武帝元狩中,有日者奏太一星不见。时帝召东方朔问其由,朔奏曰:是星不见则道於世,为君民福寿。帝又问:何以验焉?朔奏曰:陛下使人於巽方江海之滨设礼祭而迎之,或乘舟,或控鹤,特异於世人者,则为验。见则斫竹建坛,醮谢上帝。帝如朔奏而迎之。是月果有会稽郡守奏海中有一人,丫角,面如玉色,美髭髯,裸身而腰蔽机叶,乘一叶红莲,约长丈余,偃外其中,手执一黄书,自束北浮来。臣等焚香迎拜,俯及百步,俄为云雾所遮。后雾散,而不知所之。遗其黄书,飘至岸侧,获之,略不濡湿。其字光明,皆天篆也,莫有识者。遂进於帝。帝令朔验之,曰:此上界火珠经也。或曰连珠。
  李生服玉,桂子癞痊。
  李生者,名伸甫,丰邑中阳人也。学道於弘农王君。得服玉法,行遁甲隐形步斗衍。年百余岁,每与客对语,但闻声而不见其形。后入西岳不复出。又桂子者,不知名,任徐州刺史。病癞十余年,众医不愈。冥心念道,后遇道人于君,使休官为于君役者。养马三年,心不退。君与其丹及书一百五十卷,挂服之癞愈。年百九十岁,色若童子,自货药於成都。复归西岳不出。
  方平道蔡,子玄师涓。
  《神仙传》:王远字方平,得道,在太尉陈就家三十余年,一旦托形蝉蜕。后东入括苍,过胥门蔡经家,知经有仙分,遂告以要言而去。、经亦蝉蜕。后十年却还家,以七月七日王君后来,神仙音乐,仪仗羽盖,云车排空而至。王君既坐,遣人召麻姑。姑既至,各进行厨,金盘玉杯,肴胜多是诸花,香气闻於内外,擘脯而行之,云是麟脯也。麻姑自叔接侍已来,见束海三为桑田。适来蓬莱水乃浅一半也,当复为陆地乎?酒尽,乃命使者往余杭阿母求酒,使回,得一壶,五斗许。麻姑乌爪,经心中云:好爬背?闻空中行鞭,鞭经背也。《苏君传》云:君字子玄,初师琴高。又师仇先生,授以松脂方,云:吾服已二千七百岁也。后师涓子,授以制尸虫方,行三一之道,守泥丸九宫之要。以汉元帝神爵二年三月六日乘云驾龙望西北而升天,为玄洲上卿矣。涓子即剖鱼获字者。
  三茅弟兄,二许子父。
  《登真隐诀》云:大茅君字叔申,年十八入怛山学道,师西城王君。诣龟山得九转还丹。至汉元帝时,仙官下降,授玉皇九锡,为太元真人、束岳上真卿、吴越司命君,治天台赤城洞。弟字季伟,服太极九转丹,为吴越定录君,弟字思和,所学与中茅同,为三官保命君,封掌川源,监植芝英也。晋护军长史许穆字玄一,南岳元君使杨君授上清诸法,得道为左卿仙侯、上清真人。子名刻,字道翔,亦杨君授经,得道为侍帝晨、上清真人。
  茅蒙驾龙,萧贞驱虎。
  《道学传》:茅蒙字初成,即三茅君之高祖也。师鬼谷先生,以秦始皇三十一年於华山乘云驾龙,白日升天也。萧康贞入遗山学道,年四十,唯饵柄叶,探诸花为丸。又取桑叶杂黄精木煎等服。年八十,白发黑,落齿生。常诵《黄庭经》,每有虎伏在床前,欲起,先以秋子驱虎,如犬前行。
  冯长遇彭,彭宗师杜。
  《楼观传》:冯长字延寿,周宣王辟为柱下史。年四十一,退官入道,诵《五千文》,服天门冬。居终南山,遇彭真人驾白虎降於道室,授以《太上隐书》。以平王时升天,为西岳真人。彭宗字法先,年二十,师於杜君,授丹经《五千言》、雌一之道。修之有应。常有神灯数枝,浮空照室。能三日三夜通为一息,能一气诵《五千言》两遍。年一百五十岁,厉王时升天,为太清真人。杜君讳冲,字玄逸,闻尹真人得道,后乃居其宅舍二十五#2。於此修行二十余载,感展真人降於寝室,授以仙方。合而服之,身生玉光。周穆王时年一百二十岁升天,为太极真人者也。
  王探云升,周亮禽舞。
  王探字养伯,汉文帝称为逸人。时年三十六,怛诵《五千文》。每散金帛拯济饥寒,投财要路。预是舍生,皆沾惠润。感赵真人化作狂人累岁求乞,心无厌怠。真人哀之,授以神方。又於终南遇太玄仙女授以藏景化形之衍,遂能与日月同光,云霞合变。有故人谓曰:闻法师善於变化,试为一戏乎?乃化身为一树,其人乃持斧斫。又化为一石,复以火烧之。又化为波水,复以土壅之。又化为火,复以水沃之。又化为一乌,复以网罩之。又化为猛虎,复以刃击之。又化为死人,故人惧而走。至数里闲,复见探如旧,乃礼谢之。复化为浮云高升,莫测其道也。周亮字太宜,母孕,经十五月而生。年十九,身长八尺。师姚坦得道卫。王子晋召与鼓琴吹笙,同游伊洛,响金振玉,百禽率舞。年一百九十周烈王时升天。
  东海麻姑,余杭阿姥。
  事具王远、蔡经篇中。
  葛仙灵宝,王君上清。
  《灵宝经》云:咸仙公名玄,年十八,於天台山精思念道,感三真人降授灵宝诸经、金录黄录斋法。今修斋所请三师,即是此降经三真人也。《上清经》云:王君名襄#3,字子登。父楷为汉殿三老君。年三十一入华山学道,感西梁真人降授青精讯饭方。后入西城山,师总真王君授上清诸法,得道为清虚真人。
  天师正一,于吉太平。
  《正一经》云:张天师讳道陵,学道於蜀鹤呜山。时蜀中人鬼不分,灾疾竞起。感太上老君降授正一盟威法,以分人鬼,置二十四治,至今民受其福。有戒鬼坛见在。《神仙传》:于吉,北海人也。息癞疮数年,百药不愈。见市中有卖药公姓帛名和,因往告之。乃授以素书二巷,谓曰:此书不但愈疾,当得长生。吉受之,乃《太平经》也。行之,疾愈。乃於上虞钓台乡高峰之上演此经成一百七十卷,至今有太平山干溪在焉。
  九鼎王长,七试赵升。
  《神仙传》:王长,张天师入室弟子也。天师告诸弟子:尔等俗态未除,其九鼎之要唯付王长也。又有赵升,求为弟子。天师乃以七事试之,皆过,遂得入室。后与王长俱升太清天中也。
  少君委化,伯道丹成。
  《神仙传》:李少君闻汉武好道,故往见之。乃密作神丹。丹成,谓武帝曰:陛下不能绝奢侈,远声色,杀伐不止,喜怒不除,万里有不归之魂,市朝有漂血之刑,神丹大药未可得成,乃托疾而化。帝恨求少君不勤也。《真诰》云:毛伯道、娄道恭、谢稚坚、张兆期共合神丹,丹成,毛先服而死。娄次服,又死。谢、张见之,弃丹而出。回顾,见毛、娄二人行在山上,谢、张悲愕。告之,得灰苓方,服之皆数百岁,无复升天也。
  桂君养马,尹轨辟兵。
  《神仙传》:桂君者,徐州刺史也。忽病癞,医不愈。闻干吉得道,乃导从数百人诣之。吉曰:子欲病愈,乃可尽去将从,驻养马乃可。桂君乃去官,驻养马三年,并不见医治,不知病之愈也。乃授以道衍。年一百九十仙去。尹轨字公度,常服黄精花,日三合,世人累代见之,计已千岁。晋永康中,过洛阳,投宿,明旦,谓主人曰:明年当有大兵,死者过半。与卿一丸药,带之可免。明年果有赵王之乱,死者数万,此人独免也。
  郭文探虎,娄冯盗惊。
  东晋郭文字文举,隐余杭大辟山。尝有一虎来文前,大张其口,文知其骸,以手入喉中探去其骨也。《神仙传》:娄冯学於稷丘子,服石桂英、中岳石黄,年三百岁。尤精禁卫,於路逢诸贾客,被劫贼数百围合,冯谓贼曰:汝徒急散,不尔当杀汝辈。贼不听,大放弓箭射诸贾客。冯乃喝箭,皆反中贼身。须突大风技树,飞砂走石,天地陡暗。贼众一时顿地,反手背上。贼乃求哀乞命。冯即勃天兵放之而去。
  孔安有志,范蠡易名。
  《神仙传》:孔安常行气服铅丹,年三百岁,色如童子。尝谓弟子曰:吾昔事海滨渔父,乃越相范蠡也。蠡数易姓名,哀我有志,授我秘方五篇,以得度世也。李根眼方,子皇齿生。
  《神仙传》:李根字子元,人世世见之不老。寿春吴太文师之,得作金银法。又能变化,入水火,致行厨。太文常说根两眼瞳子正方。《仙经》云:八百岁也。陈子皇者,年七十余,发白齿落,乃依方饵木,断谷三年,发尽黑,齿更生。年二百三十仙去。
  御妾娄景,烧炭严青。
  娄景者,汉文帝侍郎也。从张君学道,得云母朱英丸方,服之,百三十岁,如年三十人。传其丸与王公子,年七十,服之,御八十妾,生二十儿。日行三百里,饮一斗酒,年二百岁。严青者,会稽人。家贫,常在山中烧炭。忽遇仙人云:汝骨相合仙,乃以一卷素书与之,令以净器盛之置高处。兼教青服石脑法。青遂以净器盛书置高处,便闻左左#4常有十数人侍之。每载炭出,此神便为引船。他人但见船自行。后断谷,入小霍山去#5。
  常在娶妇,仲甫变形。
  李常在者,蜀人也。少学道,人世世见之,计已四百岁而不老。每娶妇,有兄乃去。去后三十余年,人见在地肺山更娶妇。有儿后,七十余年又忽去。人见在虎寿山下,依前娶妇,有儿也。李仲甫,丰邑人也。师王君服水玉,行遁甲,能隐形。年三百岁,转少壮。其隐形或百日,或一年。与人相对饮食,但闻其声,不见其形。有相识人相去五百里,以张罗为业,一旦罗得大乌,视之乃仲甫也。在人问三百年,入西岳仙去。
  帛和视壁,赵瞿降灵。
  帛和字仲理,师董先生,行气断谷服水。又诣西城山师王君。君谓曰:大道之诀,非可卒得。吾暂往赢洲,汝於此石室中可熟视石壁,久久当见文字。见则读之,得道矣。。和乃视之,一年了无所见。二年,似有文字。三年,了然见《太清中经》、《神丹方》、《三皇文》、《五图》。和诵之上口。王君回,曰:子得之矣。乃作神丹,服半剂,延年无极。以半剂作黄金五千斤,救惠贫病也。赵瞿字子荣,得癞病将死。其家恐相传染,乃以粮食送於深山石室中弃之。瞿昼夜涕泣,百余日,忽见三人入石室中。瞿号泣求救,神人乃以松子、松脂各五斗赐之,告曰:服此不但疾愈,当得长生。瞿乃服之,疾愈。服至二年,夜问满室有光如昼。夜外,见面上美女一人,长三寸。至三年,长大如人,常在左右。闻琴瑟之音。三百年,入霍山仙去。
  甘始门冬,黄敬赤星。
  甘始者,善行气,不食,服天门冬,在世一百八十六年,入王屋山仙去。黄敬,字伯严,学道於霍山,思赤星在脑中如火,以周一身。二百余年仙去。
  陈长祭水,宫嵩着经。
  陈长者,在苎屿山六百年。每四时设祭,亦不饮食,亦无所修。人有病者,与祭水饮之皆愈也。官嵩者,大有文才,着道书二百余卷,服云母,得地仙道。后入苎屿山中仙去。
  太宾鼓琴,傅生钻石。
  《真诰》云:周太宾有才艺,善鼓琴。昔教麋长生、孙广田独弦孑弹而成八音,真奇事也。得仙,今在蓬莱为左卿。昔有傅先生,少好道,入焦山石室中七年,遇木极老君与之木钻,使穿一盘石,厚五尺许,云:此石穿,便得道。生乃昼夜钻之,积四十七年,钻尽石穿,得金丹,升天为南岳真人。
  伯微昆仑,广信小白。
  《真诰》云:庄伯微者,少好道,常以日入时正西北坐,闭目存见昆仑山,积二十一年,服食学道,存之不已。又十年,闭目乃见昆仑仙人授金液方,得道也。赵广信,魏时居刻小白山,每日往长安市卖药救人,暮归小白。时人云:朝离小白,暮返长安也。《登真隐诀》,云:受服气法,守玄中之道,七十八年后,合九华丹一服,太一遣云驾下迎,在东华官。
  饵木玄宾,善啸成伯。
  《真诰》云:张玄宾者,师西河剧公,受饵木方。后遇真人樊子明授以逐变隐·景之道。昔在天柱山,今来华场洞为理禁伯,主雨水也。.赵成伯.者,善啸,啸如百乌呜,或如风激众林,或云翔其上,或冥雾飕合,或零雨其蒙矣。今在洞中,主五芝金玉草。
  仕文降枣,王乔飞乌。
  《楼观传》:田法师名仕文,年十九入道,师韦君,受三洞经法,把气吞霞,兼饵白木。每遇节值庚申,常捧香登山朝谒。尝设醮,天降枣数枚,长二寸,甘美异常。年七十五,有婶花自空来迎,去入南官福堂也。汉王乔者,仙人也,混迹为邺令。夜会仙府,朝返往事,人不知之。忽一旦厅吏见双兔飞入厅,史以蒂击之堕地,乃乔双乌也。
  子阳桃皮,高丘金液。
  《真语》云:黄子阳者,学道在傅落山,九十余年,但食桃皮,饮石中黄水。遇司马季主授以仙方,得道。高丘子,学道入陆景山五百二十年,但读黄素道经,服米,合鸿丹以得地仙。二百年后,得金液一服而升太清,为中岳真人也。
  来子红泉,洛下夜芝。
  《神仙传》云:肯来子服红泉而仙,洛下公服赤乌夜光芝而仙。
  张常门冬,飞孟四时。
  张常服天门冬仙去,飞盂子服四时散俱得仙。
  邢子好犬,木羽因儿。
  《列仙传》云:邢子者,蜀人也,好犬。犬走入山穴,邢随犬入,十余宿行数百里,上出山顶,有台殿官府,青松森然。仙史侍卫与邢符一函,令送与城都令乔君。乔发函,皆鱼子也。池中养之一年,皆成龙。邢复随犬往来,百余年乃上山不还也。木羽者,母常为人看产。有人产子,见母而大笑,遂夜夜梦大冠素情者守此兄,云是司命君也,当令汝子木羽得仙。母果生儿,遂名木羽,忽一夜有车马来呼木羽,遂俱仙去也。
  马约神降,侯楷奉师。
  《楼观传》:马法师名俭,字元约,师孙君受五符真文、三皇大字。能命召万灵,制御群邪。凡所施用,立皆有验。忽降天神告曰:法师宿有功德,名在仙录,何烦析祷,役使神灵?法师乃秘诸法衍,抱一凝玄。年九十八,忽有白云从西北来,直赴寝室。弟子往看,已见白云南举渐远,不知所诣。侯法师名楷,字法先,年十四,师陈宝炽,传受真诀。谓曰:尔身佩经法,正宜入山,勿失时也。对曰:入山虽得妙之本,背师乃犯科之深,愿终侍奉。年五十二,方遂所修,感灵泉吐液,奇树含烟。年八十六仙去。
  母先禽聚,陈炽虎随。
  母法师名始先,年十一,师牛先生受道,朝野英贤咸慕其德。所得信施,皆访贫老密放其家,不告姓名。又冬月常冷地一亩,布撇谷米,以救禽乌,乌皆群聚於庭。陈先生字宝炽,年二十一,能琴,善棋。初事王法师,后於华阴师陆景真先生,以授玄秘。每清晨朝礼,怛有白虎驯其左右,随逐往来。后有群虎来击树以警恶人,有暴虎来,亦击树。时人号为考虎树也。
  梁谌入云,孙彻拂衣。
  梁谌字考诚,年十七,师郑法师受道。视地而行,恐伤含气。有乌兽当路,常下路避之。年七十七,忽见云气弥林,乃练身入云而去。孙彻字仲宣,年十八,师王先生。或宿空树,或坐幽房。编葛为席,时有问者,但观其颜色,即知吉凶,不叉更陈言语。年七十,忽告弟子曰:吾须暂行。乃拂衣而出,莫知所之。同道思之,乃取其葛席置静室中,每闻席边有人语声。友人闻之,又分其席也。
  王义天郎,尹通人归。
  王法师字道义,凝神白云之外,注心丹柱之下,重兴观宇,再启玄门,精诚所致,遂多洞感。曾降天恤,仓库自满,随取随盈,终无耗竭。常以施人,兼营功德,远近贫病,皆沾惠润。年六十三,忽一旦白鹿入其庭院,或隐或见,由是而蜕。尹通字灵鉴,年二十六,师马先生受道,服黄精、天门冬,饵雄黄丸。由是贤历慕其至德,车马骈阗,道俗揖其清风,冠盖相望。荷恩之辈,皆厚礼之。通悉用修诸功德,广济饥寒,一无所积。年一百一岁仙化,常有神灯照室也。
  蓬莱尼公,太白歧晖。
  《道学传》:陈尼公者,蓬莱仙人也。服磁母石、银辈通、千秋耳。有弟子十二人,皆得其方而仙度也。《楼观传》:歧法师名晖,字平定。唐高祖初取天下,法师与道士八十人有济国之功,授金紫光禄大夫,已下皆授银青。后为国设醮,感黄云覆坛,与香烟交合。又有两只白鹿呜叫而去。乃谓弟子曰:仙经云:欲为仙客入太白。遂与弟子登太白山,颇有云霞之志焉。
  仙苑编珠卷中竟
  #1『人』字疑衍。
  #2『五』后疑缺一『年』字。
  #3据《云岌七签》卷一百六《清虚真人王君内传》,『襄』应作『褒』。
  #4『左左』疑应作『左右』。
  #5『去』前疑脱一『仙』字。
  仙苑编珠卷下
  天台山道士王松年撰
  奇哉伯山,一及矣甥女。
  《神仙传》:伯山甫者,入华山精思服食,不老。比归乡里,见外甥女年老多病,乃与药。女服之,年七十返少,色如桃花。汉使见一女子.笞一老翁,翁跪受杖。使怪而问之,曰:此是妾子,昔舅氏伯山甫与药不肯服,今年老,行不如妾,故笞之。问年几,云:妾年一百四十,儿年八十七矣。
  刘纲火焚,樊妻雨止。
  刘纲者,上虞县令也,与妻樊夫人俱得道衍。二人俱坐床上,纲作火烧屋从东边起,夫人作雨从西边上,火灭。
  圣母瑜狱,孔元近水。
  东陵圣母者,杜氏妻也。学刘纲卫,坐在立亡。杜氏不信,诬以奸淫,告官付狱。圣母入狱即从窗中飞出,入云中而去。孔元者,常服松脂、灰苓、松实,年更少壮,已一百七十余岁。人或饮酒,请元作酒令,元乃以杖柱地倒立,头向下,持酒倒饮,人不能为之也。乃於水边凿岸作一穴,方丈余,止其间断谷,或一月两月而出。后入西岳得道也。
  涉正眼光,王烈石髓。
  涉正字玄真,巴东人,说秦皇时事如目前。常闭目,行亦不开。弟子数十年莫见其开目者。有一弟子固请开之,正乃为开目,有声如霹雳,光如电,弟子皆匐地。李八百呼为四百岁小儿也。王烈字长休,邓邺人,常服黄精,并炼铅。年二百三十八岁,有少容。登山如飞。少为书生,嵇叔夜与之游。烈尝入太行山,闻山裂声,往视之,山断数百丈,有青泥出如髓,取搏之,须臾成石,如热腊之状。食之,味如粳米。《仙经》云:神山五百岁辄一开,其中有髓,得服,与天地齐毕。
  焦先施薪,孙登穴处。
  焦先字孝然,河东人,常服白石,以分人,熟如煮芋也。日日伐薪,以施与人。冬常单衣。有火焚其庵,坐不动,火过庵尽,衣不焦。大雪,屋多坏,人往看之,不见庵,乃共抄起庵,乃外在雪下,气如骯中。或老或少,如此二百年,与人别,不知所往。孙登者,止山问,穴地而处。好弹琴、读《易》。冬夏单衣。天大寒,但以发自覆。发长丈余。或市中乞钱,随以与贫人。谓嵇叔夜才优於逸伦,识少於保身也。或弹一弦琴以成音曲,亦不知其终也。
  葛由绥山,王真女几。
  《列仙传》:葛由者,羌人也,周成王时,好刻木为羊卖之。一日一骑羊入蜀,上绥山,王侯贵人随之不复还,皆仙去。《神仙传》:上党王真,年七十九,学道三十年,貌少而色美,徐行追奔马。魏武与相见,似三十许人。以蒸丹法授邮元节。乡里计真已四百余岁,乃将三少妾登女几山去。
  嘤酒乐巴,施金阴氏。
  《神仙传》:乐巴,蜀人也,太守请为功曹,以师事之。请试衍,乃平坐入壁中,去壁外,人叫虎。虎还,乃巴也。迁豫章太守。有庙神,能与人言语。巴到,推社稷,问其踪由,乃走往齐为书生。太守以女妻之,生一男。巴往齐勃一道符,乃化为狸。后征巴为尚书。正旦会群臣饮酒,巴乃含酒起,望西南叹之,奏云:臣本乡成都市失火,故为雨救之。帝驰驿往问之,云正旦失火,食时有雨自束北来灭火,雨皆作酒气也。阴长生者,新野人,闻马明生有道,乃事之。执奴仆之礼十余年,乃将入青天山中,示以太清丹。药成,服半剂,与天相毕。乃以半剂煮黄土成黄金数千斤,以施天下贫病者。在人问一百七十年,色如少女。着丹经九篇,乃白日升天也。
  子训青骡,琴高赤鲤。
  剧子训,齐人也,人莫知其道。常以信让於人。二百余年不老。乡里有书生到京,诸朝贵欲一见子训,子训皆许。去京千里,同时到门,计二十三家,家家皆到,言语如一。诸朝贵欲驻子训,子训乘青骡而出郊外。奔马追之,常相去半里。《列仙传》:琴高者,赵人也,善鼓琴,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道,二百余年后,涿郡水中与弟子期,乘赤鲤而仙去。
  壶公卖药,长房缘市。
  《神仙传》:壶公者,不知其姓名也,汝南费长房为市缘,时见此公来卖药。药无二价,百病皆愈。得钱数十万,随以乞贫冻者。常悬一空壶於座前,日入之后,乃跳入壶中。人莫之见,唯长房於楼上见之,知其非常人也,乃朝朝扫洒,再拜进食。公受之而不谢。如此积久,长房不怠。忽一日谓长房曰:待日暮更来。长房如其言而往。谓长房曰:见我跳入壶,汝便随我入。长房得入壶,但见楼观五色重门,日月明朗,侍者甚众。谓长房曰:我仙人也,卿可教,故见我。长房随事,三试不过,谓曰:子不得仙道也,今以子为主者耳。乃以一竹杖与之,遣归,如飞空。到家,即投於葛陂中。自此为人除邪魅救水旱,无所不应也。
  董奉活燮,刘根见鬼。
  董奉字君异,侯官县人。时士燮为交州刺史,死经三日,奉到南中,乃以三丸药内燮口中,食顷却活,半日能坐。云死时如梦中,见数十黑衣人收入大珠门付狱,入一户中,以土从外封之,不见光明也。忽闻人语,云太一使者召士燮。乃闻掘土声,引出登车而觉。奉住一年,称.疾示死。后往庐山种杏数万株。在人问百年,乃白日升天。刘根字君安,京兆人也。少学道,入嵩山石室中,冬冻无衣,身生绿毛,长一二尺。后颖川高太守到官,人民大疫,死者太半。遣使乞除疫之卫,根令於太岁泄地上,埋朱朱。当时疫气消。后张使君到,以根为妖,遣人召来,欲大辱之。谓根曰:君有道令人见鬼乎?根曰:能。乃请笔现并奏版一枚,书符,扣案前,锵然作声,忽闻四五百人传呼避道,拥一科车至厅前,乃使君父母也。父母责使君不合犯神仙,致吾困辱。使君叩头谢罪,忽失所在。根后居洞庭山毛公坛,身生绿毛耳。
  宋伦六甲,杜冲九华。
  《楼观传》:宋伦字德玄,年二十二,以周厉王时学道,诵《五千文》,服黄精白木,积二十年,感老君降授灵飞六甲、素奏丹符。伦行之通感如神,言无不验,望岩申步,日行三千里,凌波涉崎,不由津路。年九十余,以景王时升仙,下司嵩山。杜冲字玄逸,年二十五,学道析真,静神守一。二十余载,感展真人降授九华丹方,告曰:老君与尹真人於东海八停山召太帝集群真,有地司举子之勤,故勃我付尔仙方。冲服之,身生玉光,以周穆王时年一百二十岁,授书为太极真人。
  道伶贝叶,姚坦银花。
  《道学传》:女真王道怜七岁,知道,市香油供养,甘蔬素,不衣缯彩。受三洞经,昼夜习诵。初入龙山造官宇,号日玄耀,有若神三坛。东南忽生一树,状如笼盖,周荫一坛,五叶相对。时人莫识,呼为贝叶。又有玉函降於坛上,有光。诵经满万,有云舆来迎,迅雷烈风,香气满空也。《楼观传》:姚坦字元泰,平阳人,年十九,以平王元年学道,说《五千文》。有惊风崩山,大张口,终无怖惧。服炼松脂,有神人授玄白回形之道、天关三图飞行之经,坦行之,目有神光,开如飞电。年二百一十岁,以简王时五月风雨晦冥,雷电激扬,天雨银花,缤纷满地,受书为玄洲真人。
  吕尚地髓,王柱神砂。
  《列仙传》:吕尚避纣之乱,隐於辽东,适周,钓於翻溪。常服泽芝地髓,年二百告亡,葬而无尸,唯有《玉铃》六篇。王柱者,与道士共上岩山,云此有丹砂,可得数万斤。长吏知而封之,砂飞出如火,乃听取之。与邑令章君明饵砂三年,得神砂飞雪,服之五年飞行,乃俱仙去。
  负局磨镜,服闻担#1瓜。
  《列仙传》:负局先生者,常负磨镜局。於吴市中磨镜,每一钱与磨之。又问主人有疾否,辄出紫丸药与之,莫不皆愈。数年后,得药活者计万,不取一钱矣。人乃知仙人也。后上吴山绝崖头,悬药下与人,乃语人曰:吾还蓬山,为汝下神水。一旦崖头有水自悬下,人服多愈也。服闲者,常止莒,往来海边,遇三仙人博瓜,令担#2黄白瓜数十个,教闭目,良久乃在蓬莱山南方丈山上。后还莒,常往取方丈山珍宝珠玉下卖,不知其往也。
  祝鹦聚禽,玄俗下蛇。
  祝鹑公者,洛人也,居尸乡北#3山下,养鹞百余年。鹞皆有名字,千余,暮栖昼放,每呼即至。卖鹞并子,得钱千万,皆置之而去。后升吴山,白鹤、孔雀数百,常止其傍也。玄俗者,自言河问人也。常饵石英,卖药都市,七丸一钱,治百病。河问王病痕,服之下蛇十余条而愈。或云俗无影。王乃命於日中,果无影。王以女妻之,中夜而去,不知所之。
  陆通植实,文宾菊花。
  陆通者,楚狂接舆也。好养性,食桃植实,游诸名山。蜀峨媚山上,世世见之。历数百年,不知其终。文宾者,太丘乡人也。卖履为业。常娶妇,十余年辄弃之。后逢故妪年九十余,告宾,宾乃教服菊花、地肤子、桑寄生松子,妪乃服之,复少壮也。
  紫阳登山,清灵遇道。
  《紫阳真人周君传》云:君字季通,周勃七世孙。年十六,师苏君受道,游行天下,但是名山,无不登涉。得道受书为紫阳真人,位列上清。《清灵真人裴君传》云:君字玄仁,年十二,遇道人支子元,授以真诀五首,按而行之,五年得见日月之精,五星降房,受书为清灵真人,位列上清。
  道舆得诗,杨君获枣。
  《真诰》云:羊权字道舆,降女仙萼绿华,授诗数篇,兼遗火洗布手巾、金玉条脱,云此女是九疑山中罗郁也,宿世有过,谪在人问也,九百岁矣。杨君讳羲,为晋简文相府舍人。弃官学道於茅山,降紫微夫人九华安妃,赠诗兼赠枣一枚。至太元十二年,乘云驾龙,白日升天。受书为侍帝晨、束华上佐司命君主、司吴越神民也。
  焦旷青禽,于章白乌。
  《楼观传》:嗡山道士焦旷字大度,周武钦仰,拜为帝师。於华阴造宫,岩问涌土,用足乃尽。以石瓮贮油,油尽而自满。每有外人来谒,常有青乌二头来报。山灵守护,猛兽卫门也。于法师名章,字长文,年七岁时,读《道德经》。年十一,师侯法师出家,受三洞经法,手写天文秘符一百三十六首,逆知吉凶。年八十二而蜕。临定之际,有白乌一只,腾空而书也。
  灵寿少壮,东郭光明。
  《神仙传》:灵寿光者,扶风人也。年七十得朱英丸方,合服之,转更少壮,如年二十。时至建安元年,已二百二十岁矣。束郭延年者,山阳人也,服灵飞散,能夜书。在暗室中,身生光明,照耀左右。又能见数十、里内小物,知其形。在乡里四百余岁不老。一旦有数十人乘虎豹来迎,升昆仑也。
  李意万里,王兴健行。
  李意期者,蜀人也。人有远行,欲速到者,以符与之,并书其人两腋下,则千里万里不尽日而还。王兴者,阳城人也。并不知书,亦不知学道。汉武帝登嵩高山,见一人长二丈许,耳垂至肩。帝问之,曰:吾九疑人也,闻中岳有莒蒲,一寸九节,可以长生,故探之。忽失所在。帝与群臣皆服之,不能动久。唯王兴闻而服之不怠,至魏武帝时犹在,常如五十许人,甚健行,日三百里。不知他道。
  顺兴真降,法乐云生。
  《楼观传》:李先生字顺兴,京兆人。年九岁知道,师陈先生备受道要。既得真诀,遂奉经入南山太平谷修.行。忽有云车羽盖翳天而下,见三大仙授《金真玉光经》、《七变并天经》。行之,年十七道成,年三十八升仙。张先生字法乐,南阳人,仲岁师尹法师,真文宝诀咸得付受。传受之夕,乃感神灯庆云之瑞。自此精思,凡经三十余载,以其云生梁栋,故时人号为云居观焉。
  佯死董仲,还乡倩平。
  董仲君者,临淮人也,服气炼形,二百余岁不老。曾被诬系狱,乃佯死,须臾虫出,狱吏乃升出之,忽失所在。倩平者,沛人也,汉高卫卒也。得道,至光武时不老。后托形尸假,百余年却还乡里也。
  仲都耐热,程妻致缯。
  王仲都者,汉中人也。汉元帝常以盛暑时暴之,绕以十余炉火而不热,亦无汗。凝冬之月,,令仲都单衣,无寒色,身上气蒸如炊。后不知所在。程伟妻者,能通神变化。伟当从驾,无时衣,甚忧。妻乃置缯两匹,从空而至伟前。伟好作黄白,经年不成。妻乃出囊中药少许投之,食顷,汞乃成银。
  飞散元纲,玄素容成。
  娄元纲服灵飞散得道,容成公行玄素之道延寿无极。
  张桑雄黄,巢许桂英。
  桑子林、张虚并服雄黄,巢父、许由并服石桂英,得道。
  郝容鹿角,秀眉狭苓。
  《神仙传》:郝容公服鹿角,秀眉公饵扶苓,得仙。
  商丘桃胶,青乌九精。
  商丘公服桃胶,青乌公服九精散,成仙。
  女生鹿白,君达牛青。
  鲁女生,长乐人,服胡麻,饵木八十年,日行三百里,走过麋庇。故人与女生相别五十年,於华山庙遇见女生乘白鹿,从玉女数十人也。封君达者,陇西人也,服黄精,兼服录银,百年还乡,如年三十许人。常骑青牛,人不知姓氏,故号为青牛道士也。在世二百年,乃入玄丘山得道也。
  离娄竹汁,白兔黄精。
  离娄公服竹汁,白兔公服黄菁,而俱得道。
  严达听琴,国珍振屋。
  《楼观传》:严法师名达,字道通,扶风人也。师侯法师,年十二,日诵万言。年二十,备参经法。以隋开皇初重修官宇,度道士满一百二十员。至大业五年三月七日,坐听弹琴,乃曰:音韵入神,乃有神降,可更奏一曲。曲未终,奄然而蜕。时年九十五也。巨法师名国珍,武功人。年三十拾家入道,师游法师,备受道要。自尔一味蔬养,幽居带索,饥无责味,寒不思衣,。常诵经,心怛守一。年六十,弟子侍侧,忽闻车马之声,不见人物,屋宇大振,奄然而蜕也。
  张皓云鹤,尹澄猿鹿。
  张皓字文明,汝南人。年二十,以汉安永初二年入道。乃遇封衡真人,三试皆过,遂授青腰紫书并神丹半两。入赤城山,勤修真道。道成,或变为白鹤,搏空而上。或化为飞云,浮游八外。年一百三十八,以魏明帝太和元年九月,仙官下迎,受书为太清高仙矣。又尹澄字初默,汾阴人。年二十八,怛市香灯,列於坛静。一旦香尽,灵需自生。油尽,玄光自照。曾入山,遇鹿伤足,乃为合药与封。后入山,遭滞雨,绝食。忽有群鹿相依,饥则吮其乳,寒则外其身,累日得返。又入山,过野火,飞飕满谷,欲避无路,有群猿连臂而下,携至山顶。又入山,遇石芝有光,服方寸已,乃日行六七百里。又入山,遇仙人宋君授三皇文、九丹诀。年三百四十岁,以汉昭帝时仙官下迎,受书为太清仙人。
  稷丘进谏,武帝还官。
  《列仙传》:稷丘君者,泰山道士也。汉武帝时以道衍受赏,能令发白返黑,齿落更生。还乡后,遇武帝东巡泰山,稷君乃冠章甫,拥琴出迎武帝,谏曰:勿上山,上叉伤足。帝不听,果伤足指而还。
  鹿皮阁险,钩翼棺空。
  鹿皮公者,少为府小史木工,能举手成器。岑山上有神泉,不能至,遂白府君,请木工斤斧三十人作转轮,悬阁梯道四问,遂止其巅,饵芝,饮神泉。后苜水泛涨,人得以免。钧翼夫人者,齐人,姓赵,右手常拳不展。汉武收之,其手乃展,得一玉钧。遂生昭帝。后武帝害之。昭帝更葬,棺空,唯履在焉。
  谷春却活,山图绝踪。
  谷春,砾阳人也。成帝时为郎,托病而亡。其尸不寒,家人不敢下钉。三年,却更冠情,坐县门楼上,邑人大惊。开棺,有衣无尸也。驻门上三日而去。山图者,陇西人也,因乘马蹋折脚,通道士教服地黄、当归、羌活、独活、苦参散一年而愈。乃随道士探药,云十年一归家。复去,莫知所之。
  壶丘变水,御寇驭风。
  《列子》云:壶丘子林者,列子之师也。郑有神巫,知人吉凶、存亡、寿夭如神。列子引见壶子,壶子示以波水三变,不能测而走。列子者,郑人也,名御寇#4。得风仙之道,乘风而行,旬有五日而一返,受号冲虚真人。
  冯夷河伯,文子渔钩。
  冯夷者,华阴人也,服水玉,得水仙之道,为河伯也。文子者,周平王时人,老君弟子也。着书十二篇,泛三江五湖,号渔父,受号通玄真人。
  庄周馄化,桑楚年丰。
  庄周字子休,宋人,着书三十三篇,其首云:北淇馄鱼,不知几千里,化而为鹏,翼若垂天之云。击水三千里,一举九万里,至于南淇也。受号南华真人也。庚桑子,名楚,老君弟子,居羽山三年,俗无疵疠,而仍谷熟也。受号洞灵真人。
  昌容紫草,安期赤乌。
  《列仙传》:昌容者,常山道人也。往来上下,人见者二百余年,而颜色如二十许人。能政紫草,卖与染家。得钱,以遗孤老也。安期先生者,琅琊人也,卖药于束海边,人皆言千岁翁。秦始皇束巡见之,与语三日三夜,赐金璧千万,出皆置之而去。注书并赤玉乌一量为报,曰:后年求我于蓬莱山也。
  马丹回风,修羊化石。
  马丹者,晋耿人也。父侯,时为大夫。献公灭耿,丹入赵。至宣子时,乘安车入晋。灵公欲仕之,逼不以礼,有迅风发屋,丹入回风中去也。修羊公者,魏人也,止华阴石室中,迹石塌上,石穿陷而不食,时饵黄精,以道干景帝,帝礼之数岁,道不可得。有韶问何日发,语未讫,床上化为白石羊。题其胁曰:修羊公。乃置于通陵台,复失所在。
  赤须知灾,崔文除疫。
  赤须子者,丰人也。人世世见之。数言丰界内灾害水旱,十不失一。好食松实、天门冬、石脂,齿落更生,发落更出。后往吴山下,不知所之。崔子文者,太山人也。好道,卖药都市。自三百年后,有疫气,民死者万计。长史有所请,文乃拥朱婶,系黄散药以救民。饮者即愈,所愈万计。后去蜀,卖黄药如初。
  神鱼子英,巨茧园客。
  子英者,舒乡人,善入水捕鱼。得一赤鲤,爱其异.,乃将归池中,以食馁之。口年,长丈余,生角,有翅翼。子英遂拜之,鱼言:我来迎汝。遂大雨。子英上鱼背,升腾而去。园客者,济阴人也。常种五色香草,积十数年,食其实。一旦有五色蛾止其草上。客以布荐之,生桑蚕焉。至蚕时,有女夜至。自称客妻。与客养蚕,得一百二十个茧,如鸯大。每缫一茧,六十日始尽。讫则俱去,莫知所之。故济阴人蚕时世世祠之。
  赤将花红,卯疏乳白。
  赤将子舆者,黄帝时人。不食五谷,而嗷百草花。至尧时为木工,能随风雨上下。卯疏者,周封史也。能行气练形,煮石髓而服之,谓之石锺乳。数百年,入少室山中矣。
  亲葛鲍说,佑苏幼伯。
  《道学传》:鲍观乃葛洪妻父,於罗浮山俱得道。《列仙传》:幼伯子者,苏氏客也。冬常单衣,夏常绵夸。年多益壮,时人莫知。世世来佑苏氏,子孙得其福力也。
  展公白李,姜茂五辛。
  《真语》曰:高辛时有仙人展上公者,於伏龙地植李,弥满林谷。今为九官右保司。常言云:昔在华阳食白李果美,忆之未久,忽已三千年已。巴陵侯姜叔茂者,又於山下种五果并五辛菜。叔茂以秦孝王时封侯,今名此地为姜巴者,因此也。此人今在蓬莱为左卿。
  许逊拔宅,时荷登晨。
  《十二真君传》:许君名逊,字敬之,为蜀旌阳县令。师谌母,受孝道明王法,与吴君於锺陵洞斩蛟蜃。以晋永康二年八月十五日,四十二人拔宅升天。时君名荷,字道扬,四明山道士也。许君升天时,持龙节前驱于云路。
  吴猛白鹿,甘战彩麟。
  吴君名猛,字世云,晋永嘉三年九月十五日乘白庇,与弟子四人一时升天。甘君名战,字伯武,许君弟子。长持斋戒,尤尚符衍,褊#5得许君之道。以陈天建元年正月七日乘彩麟之车,白日升天。
  持幢周广,执羽陈勋。
  周君名广,字惠常,事许君,执僮仆之礼。元康中,执麾幢前引许君归旧宅,即游帷观也。陈君名勋,字孝举,慕许君之道,托为旌阳县吏,因得师于许君,为入室弟子。许君技宅日,执羽旌导于前。
  鲁亨骨秀,吁烈药神。
  鲁君名亨,字国兴。孙登常指云:此人骨秀,可学升天。遂事许君。至许君升天日,从车驾与升。旧宅为真阳观也。吁君名烈,字道微,早孤,从母依於许君。许君上升时,吁君母子悲泣,乞得随驾。许君乃与神药,因得随驾部署,合宅四十二人焉。
  施峰委付,彭抗亲姻。
  施君名峰,字大玉,小字道乙。常从许君除灭妖魅。许君凡有经典,悉皆委付。许君升天后,忽一日见束方日中童子执素书飞下,云真人召汝。乃随童子耸身入空。彭君名抗,永康中弃官事许君。君以长女妻之。永和二年八月十五日全家二十六人白日上升。旧宅为宗华观。
  黄辅龙骑,锺嘉碧输。
  黄君名辅,字邕,晋陵人。许君知辅之异,遂以次女妻之,传付妙道。后为青州从事。每夜常乘龙归,春属伺之,乃一竹杖耳。后乃冲天,宅为析仙观。钟君名嘉,字超本,许君仲妹之子。少孤,得仙舅之要。许君上升后,以十月十五日日中乘碧霞之笔而升。宅为丹陵观。十二真君事尽于此。
  娄庆云举,韦亿龙跃。
  《灵验传》云:娄善庆常卖赤白二药,不言其价,有疾皆愈。得金帛,以施孤贫。武德中於西蜀市中足下云生,白日轻举。韦善儳亦卖药愈疾於人间。常将以黑犬相随。以则天如意年中过嵩岳少林寺,请斋饭倭犬。僧怒,善侍乃含水一叹,犬化为黑龙,乘以冲天。
  洞玄腾身,道合蜕壳。
  女真边洞玄,年八十,忽一旦发白返黑,齿落更生,以开元二十七年於冀州紫云官乘彩云,白日冲天。娄道合,尸解于并州太一官,脑后有坼,身如蝉蜕也。
  法善月宫,果老北岳。
  叶天师名法善,字太素,引唐玄宗游月官。贾嵩有赋。张果老,开元二十二年春自怛州征到,赐号通玄先生,授银青光禄大夫。秋,请入怛州,锡赐衣服杂彩,放还北岳。其神通变化,不可备陈。云九度见黄河青,饮酒数斛,而不知醉也。
  冲寂焚香,道华偷药。
  谢冲寂者,华岳道士也,志好焚香,增至三百炉,旦夕不阙。无香,多以松植子代之。以梁开平三年二月清晨,有二青童乘紫云下迎,云上帝召谢冲寂,乃乘云而去。侯道华者,中条山道静院道士也,师事邓天师。天师药成而疑不敢服,道华窃而服之,以大中五年五月上升,具在《唐记》。
  可交登舟,归真画鹊。
  王可交者,华亭县人也。眼有神光,夜行如昼。乃灸眉后小空中,而光断。以咸通十年十一月一日与邻人同出,顾会草市河次,见一艘舫子,有童子唤云:王五叔要见。乃下船中,见二三道士对棋,云:可惜一具仙骨,灸破却也。乃与栗子一个,吃一半,味如枣。云:且上岸去,更十年后与子相见。足才踏岸,乃在天台山下瀑布寺前。问时日,已是十一.月二十七日。厉归真者,天台县·人也,性嗜酒,冬夏常衣单衣。妙于水墨,见屋壁即画鹊。时人不知其得道也。以天佑三年十一月于河中府中条山白日冲天。告时人日:吾本台州唐兴县人也,有弟在彼。乃脱下破布衫,服星簪羽袂而轻举云中,寥·寥有萧管之声也。
  马真升天,冯妻降鹤。
  马真人名自然,盐官人也,有篇什在世。唯纵酒于郦市问,或眠积雪,或外深水,无所不为。咸通末于蜀梓州酒楼上白日冲天。河中少尹冯徽妻薛氏於道门修行二十余年,以中和三年三月尸解,有鹤三十六只降所居宅院内,紫气满空,玄发重生也。
  仙苑编珠卷下竟
  #1#2『担』,原文为『檐』,据文义改。
  #3『北』,原文为『比』,据文义改。
  #4『寇』,原文为『冠』,据文义改。
  #5『褊』,原文为『偏』,据文义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仙都志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爱好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健身爱好网版权所有 )

GMT+8, 2019-8-26 15:44 , Processed in 1.10922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